創業新聞

帶台灣醫療新創走國際 M&A 之路!橡子園創投:我們想投身池子裡,培養下一代創業者

侯俊偉攝影

矽谷的創業生態圈是這樣的:有一群 80 至 90 年代的成功創業者,經歷過網路初崛起時的蓬勃、挺過了泡沫化的低谷,最終成為所謂「成功企業家」,這些憑藉時勢、團隊合作以及創業者品格的企業家,看準創業公司大幅成長的可能性,多半會將資金再度投入創業圈中,形成資金的閉環;然而,台灣過去的企業家多半基業長青,華人文化圈的老闆大多為自己的事業注入非常多感情與心血,將公司想成可大、可久之事業,因此資金缺少流動,頂尖的人才更容易朝大公司擠去,使得創業的池水始終難以活絡。

2015 年,一群從矽谷回台的企業家基於想協助台灣初早期新創的信念,開啟了橡子園顧問(Acorn Campus Taiwan)在台的投資,合夥人瞿志豪(Michel Chu)提到,台灣一線的企業家多半在股票上市後持續經營,不像是美國很多創辦人將事業經營到一定程度便交棒給專業經理人,讓上層的人才得以流動,且具有創業家特質的人也能持續創新,甚至展開第二次、第三次創業。

「0 到 1 的人格特質與 1 到 100 甚至 10000 的人格特質不同,公司經營到一定規模其實更需要專業經理人,」瞿志豪解釋,許多創辦人懂得創造與創新,卻時常沒有辦法有效維持組織的正常運作,因此矽谷許多創辦人在離開創立公司的管理職後,會轉而投入天使投資,或是開始找尋其他的創業靈感。「如此一來,人才和資金才有輪替,形成『閉環』。」他說。

有鑒於台灣在天使、種子到 A 輪投資的不足,橡子園創投董事長陳五福號召多名成功創業家,出錢出力補足這段缺口,「成功創業者在投身池子裡,培養下一代創業者起來,是台灣很少見的情形。」瞿志豪說道。

橡子園顧問(Acorn Campus Taiwan)合夥人瞿志豪(Michel Chu)
侯俊偉攝影

經歷創業的大起大落:成為「成功創業家」之前,他曾落入網路泡沫陷阱?

回到 1998 年四月,仍在攻讀台大電機博士班的瞿志豪與同伴合力創辦網路公司 GigaMedia,並擔任技術長角色,適逢網路業最蓬勃的時期,GigaMedia 乘風而上,兩年不到的時間便前往那斯達克上市。「當時我們是除了美國本土公司之外,最大的網路公司 IPO 的案例,」瞿志豪憶起過往,眉宇之間仍顯露當年的英姿。

但好景不常,GigaMedia 在赴美上市後不久便逢 2001 年的網路泡沫化,股價從盤中最高的 92 塊一路跌落至最低 3 毛美元;然而,三百分之一的價格差距並沒有擊潰瞿志豪與其共同創辦人,一路投資了遊戲橘子,也於上海、新加波、波士頓買進公司,期間也歷經轉型的成功,苦撐至 2008 年,股價終於又從盤中最低點漲回了 28、29 美元,「雖然離最高點還有一段距離,但與最低點相比也漲了三十餘倍,因此我決定在當年將持股全數賣出並且辭職。」瞿志豪說。

2008 年,年僅 39 歲的瞿志豪退休,爾後有約莫三到四年的時間,帶著老婆及孩子環遊世界,過者愜意自適的生活,「人越玩你就會覺得越空虛,」瞿志豪笑著說道:「退休過了幾年,我開始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存了一身武藝,荒廢在那邊豈不可惜,因此在 2011 年我回到台大當志工,遇到湯明哲、陳良基兩位老師。」

當年,兩位老師同是台灣大學副校長,在創新創業議題尚未被廣泛討論且重視之時,陳、湯兩位老師是少數致力推廣的人之一。

「我自己是創業出生的,恰好當時有機會協助相關創業課程與團隊,在那之後,我也協助台灣成立天使基金的事務,因此找上了橡子園的陳五福先生。」瞿志豪說,陳五福一開始是台大天使基金的募資對象,但因為學研單位的體系複雜,以至於行政流程卡關,最終不了了之;然而長年關注台灣新創生態的陳五福認為台灣勢必要有專注早期投資的天使基金,因此決定自籌基金,2015 年,橡子園顧問有限公司(Acorn Campus Taiwan)正式成立,辦公室落腳於台大位於思源街的大樓。

從陪跑到投資:相比其他創投機構,Acorn Campus 擁有更高自主性

Acorn Campus 的基金組成較其他組織略有不同,主要的基金管理人都已退休企業家為主,除了台灣辦公室之外,亦有美國辦公室專沒投資矽谷及波士頓等地新創,主要參與人除了陳五福、瞿志豪等人之外,還有從事癌症研究超過四十年的科學家龔行建。

「我們創立基金的目的並非為了賺錢,主要是幫助初早期新創;另外,和其他仰賴外部 LP 注資的創投不同,我們都是內部參與者投資的錢。」瞿志豪解釋,因為沒有向外部 LP 進行募資,因此 Acorn Campus 投資無需承擔 LP 給予的壓力,也不會有金控公司追問投資績效,因此相較其他基金,是個有足夠餘裕、耐心且自主性更高的投資機構。

Acorn Campus 將陪跑與輔導的制度深入每一個前來接觸的團隊,更進一步說明,也就是決定投資與否的關鍵不全然僅是「審案子」這麼簡單,瞿志豪說明,他們習慣在投資前便與團隊建立互動、展開輔導,過一段時間後仍情投意合,確定雙方對未來策略和方向皆屬一致才會展開投資,「從認識到投資多半會花九個月到一年以上,這段時間我們做的就是協助、一起討論未來的發展方向。」他補充說道。

瞿志豪認為,先輔導再投資的好處在於,投資人與創業者之間能提早建立互信基礎,且從基金經營的角度來看,深度經營也是另一種盡職調查(DD)的方式,對於投資人來說也不至於落入「因為理解而分開」的窘況。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早期團隊不可能完美,」瞿志豪提到,無論是 IP 尚未補足、團隊人員、產品規格定義尚有需調整之處,對於 Acorn Campus 而言都不是致命傷,只要團隊願意接受持續調整,那麼便仍有持續接觸對談的可能。

看好台灣智慧醫療產業!瞿志豪強調台美新創的交流,創造人才的閉環

Acorn Campus 主要以生物醫療、材料科學、農業領域、醫療器材等為投資目標,且既然全世界 97% 以上的新創出場都是 M&A,那麼 Acorn Campus 在輔導以及投資新創時會更在意這是否會是垂直產業中領先企業可能感興趣的題目,「除了了解同領域有哪些大廠,更要看他們有哪些產品線,以及大廠的競爭對手有哪些、生態如何?也須理解:新創的產品是否剛好補足其產品線的缺口、跟既有產品是否有整併的可能性?」瞿志豪談及投資哲學,認為台灣醫療相關新創應該熟知國際大廠的併購模式並設定目標。

事實上,美國醫療新創通常在概念階段便與潛在併購者接觸,一但產品拿到 FDA 便會參與投資,對醫療大廠而言,他們最強的是品牌以及行銷通路,因此若有一新創已經獲得一到兩家醫院證明其臨床價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買進來,轉手將產品佈局到全球各個通路、業務手中,這是幾乎除去風險的通路套利模式,相比於自行開發、量產、承擔法律風險,併購事實上是更為簡單的做法,而這些都是台灣團隊較不熟悉的。

瞿志豪認為,台灣醫療、醫材新創剛好可跟台灣 ICT 和製造業整合,同時他也深信,醫療商品在台灣具有獨特優勢,包括產品研發的速度很快、開發成本較低等。相比於美國,台灣開發一項數位醫療產品所需花費的時間、金錢為十分之一,「美國根本不可能找到足夠的資金去投資一個五千萬美金的醫療題目,同樣在日本、義大利、法國都不可能,只有台灣能以新創的模式進行醫療器材的研發,這是我們獨特的地方。」瞿志豪分享,醫療器材沒有像是藥品有那麼明顯的劃分,研發到 FDA 的過程中要募資十分困難,但由於台灣醫療新創僅需募得約 300 萬美金就有可能一路發展至取得 FDA 認證,門檻相對較低。

「但執行層面上的優勢永遠沒辦法抵銷選錯題目所創造的問題。」瞿志豪補充,台灣團隊即便技術一流,卻往往缺乏可行的市場經驗,以致於商業模式的設定錯誤,瞿志豪進一步說明:「台灣講生醫產業講了二十幾年,但卻沒有一個由台灣原始開發的產品做到國際認證,醫療器材也沒有被國際大廠併購的機會,我們希望改變現狀,提供不同的切入方法,協助台灣生醫團隊走上國際遊戲規的路。」對於 Acorn Campus 而言,調整商業模式比調整技術來得簡單得多了,透過挖掘技術具有潛力的台灣新創,並將其帶往國際發展、以至於最終達到被併購的目的。

「我們希望可以創造出幾個成功案例,這樣一來,台灣的公司就比較有可能與國際接軌。」Acorn Campus 期待輔導一兩家成功與國際市場接軌,使團隊獲得第一手經驗。「一般國際大廠併購後,會希望團隊中幾個人進到企業營運一到兩年,如此就能培養幾個具有國際大廠評估思維的人,將原先管理職的人才提升到 CEO 等級,回過頭來投入創業或是參與創業,國際人才的循環才能產生。」瞿志豪描繪 Acorn Campus 所期待的藍圖。

「我們希望可以創造出幾個成功案例,這樣一來,台灣的公司就比較有可能與國際接軌。」Acorn Campus 期待輔導一兩家成功與國際市場接軌,使團隊獲得第一手經驗。
侯俊偉攝影

除了看好台灣智慧醫療產業的發展之外,Acorn Campus 亦有投資美國新創,但主要以醫療器材為投資標的,瞿志豪解釋佈局用意,提到:「我們在台灣專注在種子輪到A輪的早期團隊,佔股的比例落於 20% 到 40% 之間,通常會佔有一席董事;在美國不同,單筆投資區間落在 200 萬到 500 萬左右,是美國天使投資人覺得太大、創投嫌太小的金額。」

Acorn Campus 在美國投資不領投,但會協助美國團隊將產品線拉往台灣來做,對於當地團隊而言,將產線佈建在亞洲除了節省成本外也能提高效率,同時,透過雙邊交流也能協助台灣團隊了解國外的做事方法,「投資其實是建立關係最好的手段,這樣一來也能幫助台灣團隊建立連結。」瞿志豪舉例,Acorn Campus 前陣子有協助一家波士頓公司將臨床實驗移往台灣,因台灣受新冠肺炎影響較低,使台灣醫院可跟美國較新的技術有合作機會。

目前,Acorn Campus 的第一檔基金進行至今已邁入第四年,資金規模約 2000 多萬美元,單筆金額在 50 萬到 150 萬美金之間不等。

台灣 M&A 生態不完善?橡子園合夥人:台灣企業沒有併購的動機

瞿志豪認為,雖然許多人在討論「台灣缺少早期投資人」議題,但事實上不只台灣,就連美國也比較少人關注早期團隊,原因在於美國創投有基本的營運門檻,也就是必須符合一定程度的經濟規模機構才跑得起來。

「一個 fund size 如果不到一億美金,這個基金可能連自己的房租、薪水都付不出來,因此才會有最基本的門檻。」他提到,美國創投為了符合經濟規模以達到最高的效益,資金規模通常落在一億美金,這也代表著機構不能進行太小額度的投資,因為每投一個案子需要耗費的人力、時間成本差不多,因此創投寧可將一億美元分投給 10 組團隊,也不會選擇更分散的投資

有鑑於此,無論在矽谷或台灣,缺早期投資人對於新創而言都造成很大的問題。站在新創的角度,想要成長必定要找到資源,「但站在投資人角度,我們有一句話是『未看進、先看出』,在還沒做詳細的 DD 之前,就得開始這家公司如何成功,我要如何退場才能落袋為安。」瞿志豪提到。

通常 VC 期待的出場不是上市就是被併購,但遺憾的是,在台灣被併購這件事情非常少見,即便常理而言,高階經理人為求失敗風險低的創新模式,常透過收購小公司的方法達到外部創新的目的,但台灣產業特性多為做 OEM 代工為主,產業的規格和技術都為客戶指定,大公司沒有靠技術創新來創造價值的動機,因此台灣公司較難併購新創,在這樣的條件下,新創更要往國際化發展,尋求被國際大廠併購的機會。

在瞿志豪創業的年代,創業團隊較難主導股權,然而現今台灣創業環境與行情已愈來愈接近矽谷,因科技的進展,跟數位科技相關的創業可使用 AWS、微軟等雲端架設服務,因此過去創業門檻高、需要的資金也多。「以前創業沒有 500 萬美金是不可能的,現在可能連 500 萬台幣都不需要,」瞿志豪提到,相較之下如今創業資源多,從政府、民間機構到創投單位都提供相當多的資源以及輔導計畫,創業這不再需要矇眼摸著石子渡河,已然增添了許多不同的機會。

延伸閱讀

盧奕昕
創業小聚企劃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