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創投難找? IVP 合夥人黃立安:問題不在誰找不到誰,在於我為什麼沒辦法投

賀大新攝影

走進 Infinity Ventures(簡稱 IVP)位於復興北路上的辦公室,嚴謹的辦公室格局與過往造訪新創辦公室的感覺截然不同,比鄰的座位以隔板作為個人空間的防護,每個人都安靜的在位置上辦公。前來招呼的是擔任 IVP Marketing & Community Manager 的 Roxanne,她將一行人領進約莫可容納 20 人的會議室,木質顏色的裝潢透著一股剛翻新的油漆味,帶著輕鬆又不失嚴謹的氛圍。

沒過多久,Infinity Ventures 投資合夥人黃立安(Joseph Huang)迎面而來,笑著伸出手並說道:「Hi, I’m Joe!」

創投看什麼? Team, product and market!

國際知名創投 Infinity Ventures 成立於 2009 年,目前於台灣、日本、中國等地設有辦公室,是一專注亞洲地區早期網路科技新創的投資機構。直至目前,IVP 旗下共有四檔基金,主要來自於日本、台灣及大中華地區(中國、港澳,亦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自 2011 年起擴大投資台灣新創,並於 2014 年獲國發基金 2000 萬台幣投資,其總管基金規模達 3 億美金,投資表現與美國同期成立的創投基金相比,實屬名列前茅。

雖說 IVP 投資領域多以網路科技為主,包含娛樂/媒體、人工智慧、金融科技、電商物流科技和其他新興科技,但事實上,比起鎖定特定產業作為投資標的,他們更看好的是透過網路吸引用戶、且能變現的商業模式,產業類別相對不是第一考量。

「作為 VC(Venture Capital,創業投資),我們主要看 Team、product and market 三樣來決定是否投資。」提到過往投資案例,身為 IVP 四位投資合夥人的黃立安分享,當初(2015 年)選擇投資 17 Media 時,其並未發展出穩定的獲利模式,但端看日漸成長的使用者人數、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躍用戶),就不難推測直播產業未來發展的可能性與商業價值。

Infinity Ventures 合夥人黃立安(Joseph Huang)。
賀大新攝影

黃立安解釋:「我們不會依據一間公司賺了多少錢來決定是否投資,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 Why。」網路科技業在台灣募資相對不易,多年來台灣創投仍傾向透過財報數字、獲利狀況作為投資準則,對於硬體產業的信任更甚於科技新創,這使黃立安過去於能率創投(Abico VC) 擔任投資經理(Assosiate)時,踢到不少鐵板。「由於能率主要關注硬體項目以及成長期新創,因此過去我提了十幾、二十個案子,他們時常只接受一個。」黃立安回憶初入創投行業所遇窘境,他表示,在找案子四處碰壁時,恰好結識於台灣尋找投資機會的 IVP 創始合夥人田中章雄,展開為期三年共同尋案的合作,這也是日後黃立安加入 IVP、成為台灣地區投資合夥人的重要契機。

時至今日,黃立安仍與能率創投(Abico VC)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過去於該機構服務的經歷也為現階段雙方合作奠下基礎。「IVP 全心專注於早期網路新創的 A 輪投資,因此與 Abico VC 攜手,可協助新創對接後續投資者。」黃立安提到,新創公司自 A 輪募資後持續壯大,成長期募資的需求則必須由專注 later stage 的創投機構接手,而能率創投便能在後續擔任關鍵性的角色。

無論在矽谷或台灣,創業找錢一樣難!

「很多人會抱怨:台灣投資環境不好、錢很難找;但我認為即便你在矽谷,錢也不會比較好找。」想當然爾,中國與美國由於市場大、案子多、流動的金額大,因此在投資速度更加密集且快速,但這不代表創業家更好尋獲資金,相反的,海量創業項目在快速翻攪的市場中不斷湧現,導致更多的競爭者於募資市場上想分一杯羹,因此能獲得快速且大量資金的團隊仍是少數,除非該團隊足夠出色。

「在台灣也是一樣的,新創的 criteria 不到我們就不會投他,不會因為我們在台灣,就降低投資標準。」黃立安認為,新創募資沒有「好找」與「難找」的區別,這個行業本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前期資金,透過計畫性募資策略來維持創業公司的營運,他以過去於西雅圖創業的經歷為例:「當初我與共同創辦人,分別花了六個月在美國、韓國、台灣尋找創投,最後才因緣際會於德州的教會認識當時的投資人。」

黃立安認為,新創募資沒有「好找」與「難找」的區別,這個行業本就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前期資金,透過計畫性募資策略來維持創業公司的營運。
賀大新攝影

錢難找、創投難尋是台灣普遍創業者的心聲,從天使、種子輪一直到 A、B、C 輪等不同募資階段,都有相對應的投資單位層層把關、將創業公司向前推進,促使新創增長速度加快、鑿深。然而,台灣新創發展相對緩慢,其原因常常指向台灣創投生態系的不完善,無法透過資金的注入協力將新創推往更高的輪次。

對此,黃立安持不同的看法:「The responsibility is on entrepreneurs。」他話鋒一轉,補充說道:「當然,你可以抱怨所有人都有問題,但如果我真的看到一家好的公司在種子輪,我還是會投,前提是這家公司夠好。」對於 VC 而言,投資與否必須回到評比標準來看,以 IVP 為例,他們每個投資單位落在 100 萬到 500 萬美金不等,主要針對已開發國家的投資項目做 A 輪的財務性投資,但其投資標的仍會因為產業領域、商業模式等而有區別,在日本甚至會做種子輪的投資。

「新創要知道,創投機構的錢很貴。我拿到很多基金,則代表我必須賺 4 倍數、5 倍數回去。因此,若我不覺得你可以幫助我達到這樣的比例,那麼我便沒辦法投你。」黃立安解釋,身為創業機構的 GP(General Partners,稱為一般合夥人),即便有權進行投資決策,他們仍得回頭對資金來源、也就是 LP (Limited Partners,有限合夥人)負責,以 IVP 來說即是包括國發基金、日本大和證券、Recruit 集團內在等資金來源。

想要說服一個創投,別光講技術!

「撇開技術面不談,一個新創公司必須說服我,為什麼他夠好?是市場夠大嗎?還是應用層面更廣?有新商業模式產生?你要說服我這點才有可能繼續談下去。」黃立安說,創投主要看一間新創公司的增長指數(Exponential growth),但決不是唯一判斷的標準,重點還是在於理解創投的投資標準,而非將找不到資金的責任歸咎於找不到、遇不到等外部因素。

「Actually, we’re working everyday,我們有這麼大的團隊在台灣,所以關鍵不在『你找不到我』或『我找不到你』,而是為什麼我沒辦法投。」回歸自身經驗,黃立安提到, IVP 三位創始投資人過去皆曾創業,也經歷過產品/服務從零開始、成功、獲利甚至死亡,因此更能理解創業者所需,同時也更容易發掘問題。

回歸自身經驗,黃立安提到, IVP 三位創始投資人過去皆有創業經驗,也曾經歷產品/服務從零開始、成功、獲利甚至死亡的經驗,因此更能理解創業者所需,同時也更容易發掘問題。
賀大新攝影

乍看之下,IVP 的投資領域集中在社群媒體、FinTech、電子商務、區塊鏈、5G及人工智慧等科技領域,但事實上在挑選團隊上仍主要聚焦於「是否有可行、帶來高流量的新商業模式」,比起專注探究技術深度,更重要的是如何將技術應用在特定場域,或運用既有工具改變原有行業的樣貌,譬如 Netfilx 利用串流(Streaming)技術取代 DVD 出租行業便是極佳的案例。

「I’m not sure it’s a good idea to use blockchain or AI or IoT or 5G as a main point for a conference!」黃立安提出幾個情境輔助說明:「如果有個新創跟我說『嘿,Joe! 我有一個區塊鏈新創你要不要聽一聽。』我會說請他再跟我重新 Pitch 一次,說明你到底有什麼東西用了區塊鏈,而不要重複跟我描述技術、有多少節點,這跟你告訴我『嘿,Joe!我有一個網路(Internet)新創』是一樣的。」

時常,新創的盲點在於太專注於技術強度、研發的深度,以及使用哪些高科技去產出新的產品或服務,然而對於創投而言,更重要的反而是如何透過技術實踐創新,而結果是否反映在用戶數、流量,以及新創何以讓使用者信任你的系統或機制、進而帶來更多流量。

看好未來物流趨勢,尋找以新模式取代舊方法的新創公司

談及未來可能關注的領域及商業模式,黃立安不吝嗇地分享看法,他認為,從人們的生活習慣來看,購物行為已非常大幅度的由線下轉往線上,但是線上下單到商品到貨的過程,物流的解決方案至今沒有出現革命性轉折,物流的革新是目前當務之急,直得深究的一大趨勢。

淘寶、Amazon 將持續存在,線上行為也將從單純的買物、取物,延長到日常生活所需包括餐飲以及任何形式的外送。「我們近期投了一間機器人送餐的公司 kiwi bot,三個創辦人發跡於美國柏克萊,他們都是軟體工程師,在深圳找到機器人之後自行組裝,在當地營運至今,接單次數已經超過十萬,這非常驚人。」黃立安說,由於中國方有防火牆的因素,三位創業家沒有辦法在深圳做軟硬體測試,因此建議他們移師台灣。

即便送餐要做到全自動化尚有一段距離,黃立安仍相信,這塊缺漏應有人填補,期待看到更多解決方案打造更加自動化的物流情境。

賀大新攝影

創投資料庫

1. 投資機構共有幾檔基金?受訪合夥人背景為何?

A:總共4個fund。總管理基金規模為 US$300M,投資表現與美國同期間成立的 VC fund 比名列前茅(但不能透露數字)。台裔美籍的 Joe(黃立安)在加入 Infinity Ventures 前,曾擔任 Abico VC 投資經理(Assosiate)、Gamesamba 聯合創始人。

2. 相關投資記錄有哪些(投資組合公司)?

A:M17, Mixerbox, GliaCloud, MaiCoin, BlueX, Pinkoi, Juksy, KKVideo, TMYTEK, Buyandship, freee, WealthNavi, Jimoty, 36Kr, AppAnnie, Yeahka.

3. 多以財務性投資亦或是策略型投資為主?主要考量點在於??

A:財務性。已開發亞洲國家的投資項目為主,且為網路科技相關的領域。

4. 總投資大小為何、單一投資單位大小為多少?

A:每個投資單位在 US$1M 到 US$5M 之間,但也會因為 industry 或者是不同的投資輪而有區別,在日本我們甚至會做種子期的投資。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