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不只追求商業利益!天使投資人:你還需要一點情懷

經理人

有人說,創業者與投資人之間像是一場戀愛關係,雙方必須於各方面建立良好的默契、維持正面形象,同時,將彼此間對於未來的想望建立在共同信任的基礎上。

但現實卻並非如此,比起國際多數創業重鎮,如美國矽谷、新加坡,甚至是中國,台灣的投資氛圍相對保守,機構投資人普遍對早期創業項目缺乏信心,多需仰賴 DD(Due Diligence Investigation,又稱盡職調查)來確認合作意向,才有後續協商的可能;然而,絕大多數出早期創業者在 PMF(Product-Market Fit,稱為產品市場媒合度)尚未驗證、商業模式仍未健全之時,根本無法提供具有參考性的財務報表,這對創業早期募資產生根本性的影響。

既然風險難以估量,那麼究竟有誰會願意將資金投入深不見底的井裡,期待比揮棒打擊率還更低的投資報酬?識富天使會創辦人黃冠華(Sunny)特別強調:「比起以創投作為本業的機構投資人,我們這些專注初早期項目的天使投資人,需要的不是穩賺不賠的財務數字,而是多一點情懷。」

右一:台灣識富天使會創辦人黃冠華(Sunny)
黃冠華

在整個投資供應鏈中,識富天使作為大型投資機構的上游,承接創投覺得仍不夠成熟的案子,待其成熟至超越天使輪規模,再由機構投資人接手;另一方面,若碰到產品已經上線、即將進入市場,需要超過天使輪規模資金的創業者,天使會也會將其推薦給相關創投機構或投資人。

天使投資不只是金錢遊戲,你還需要做點事!

來到黃冠華本業旭榮集團位於忠孝東路的辦公室,迎面而來的是這位天使投資人燦爛的笑臉與招呼聲;參與對談的還有同為識富天使會成員、亦是Invos發票存摺共同創辦人陳碧勳(Vince)。

Q:想先了解識富天使會的會員組成,還有投資人們是以什麼為基礎決定投資?

黃冠華:首先,我認為我應該先釐清天使輪和一般創投有何不同。天使輪屬於很早期的投資,我們沒有辦法藉由盡職調查、財務報表、公司營運現狀來進行整體評估,而擴張速度、可預期的規模化機會、創業願景也是難以量化的問題,這構成了天使投資人接觸案子時最大的考驗。

為了協助加入識富天使會的成員有一套可依循的評判機制,我們會透過天使投資訓練營,整合投資共通語言、資訊交流的基本概念,並建立會員間的信任基礎;為確保投資人素質、整合會內所擁有的資源,在正式進入天使會之前,會對每一位天使投資人會經過相關背景調查,包括你是偏好深口袋型投資、小量多樣型投資、過去熟悉的產業類別、關注的創業領域等,以便後續參與媒合的團隊可對接到精準資源。此外,天使投資訓練營亦是凝聚共識、加深成員信任的極最佳場合,而之所以需要建立互信基礎,是因為早期投資與一般性投資不同,它乘載相當高的風險。

為了協助加入識富天使會的成員有一套可依循的評判機制,我們會透過天使投資訓練營,整合投資共通語言、資訊交流的基本概念,並建立會員間的信任基礎。
識富天使會

我時常說,真的想要賺錢不要來做天使,外面有很多套利模式很多,你可以炒股票、搞基金,但在天使投資領域,賺錢絕不會、也不能是主要目的,因為它並不只是金錢遊戲,你需要做一點事情,而不是坐等錢自己進口袋。在這樣的投資模式裡頭,有很多價值來自於「自我超越」與「自我肯定」,我們盼天使在提供資源、幫助創業者的過程中也能回饋到自身。

加入天使會、成為天使的理由很多,但對我而言,面對互聯網時代的來臨與轉型,與其停滯下來等待改變,我不如一起參與改變。當然,也希望透過早期創業投資,為台灣、甚至是兩岸的下一代創造更多價值。

天使投資人怎麼看早期創業團隊?

識富天使會投資十字訣:賽道、剛需、閉環、人劍合一

Q:識富天使主要投資的項目有哪些,為什麼會著重在這些創業題目?如何檢視這個創業題目是否符合市場的需求、商業模式的可行性又有多高?

黃冠華:投資訓練營除了凝聚共識外,也希望可以提供起投資人看案子的基本框架。我們天使會一個月至少會舉辦一場Pitch Day,就我所知目前沒有一個團體辦得比我們勤。

大家都知道,早期團隊沒有數據輔助、甚至尚未見建立起一套可信的商業模式,想要了解一個創業團隊是否具有前景,可透過投資框架十字訣去判斷,也就是「賽道」、「剛需」、「閉環」以及「人劍合一」。

看一間新創公司,首先確定領域是否切和時機,再者,思考此項創業所針對的「需求」是否真實存在,有沒有經過封閉式驗證,最後,進行人格特質的賞析,看這個案子是否能與創辦人完美結合,達到武俠最高境界——「人劍合一」。

識富天使會 Pitch Day
識富天使會

導師制 V.S. 教練制

黃冠華:相較於其他育成中心、加速器單位,識富天使會不鼓勵也不建立導師制度。所謂的「導師」一般由一群過去20年來戰功顯赫、具有一定聲望的企業家或成功人士擔任,他們會以過去的經驗告訴你未來可能遭遇哪些阻礙,而你應該做些什麼。但這時常衍生出另一個根本性問題:假如創業者照著做後失敗了怎麼辦

天使投資人願意與創業者一同面對未來不可測的風險,用自身資源協助其突破難關,但我們不稱自己為「創業導師」,而稱作「陪跑教練」。

過去我們熟悉的「導師」不但能讓你問問題,還會教導你該怎麼做;反之,「教練」一樣帶著你思考、提問,但卻不告訴你正確解答

我們認為創業者應掌握決策主導權,「陪跑教練」只是協助他們釐清問題,相應的解方應由創業者自行發想。除了教練之外,我們從教練延伸出一個概念稱為「導盲犬」,其原因在於,領路的導盲犬事實上並不知道你想要去哪裡,他只能帶著你避開危險、坑洞及人潮,帶著你停下腳步、等待、渡過紅路燈,而真正曉得目的地的人只有創業者自己。

在天使會中,所有參與陪跑的成員都是「導盲犬」及「陪跑教練」,我們會陪著創業者前進、給你資源與資金,但成功與否、擬定公司走向只能回到創業者;當然,我並非否定「導師制」的存在,有時江湖一點絕,導師點撥一下行事方法固然有理,但我們認為長期下來對於創業者及導師本身雙方皆不健康,因此我們決定避開導師制度。

發票存摺創辦人陳碧勳:站在創業者角度,天使會最大的優勢在於「各行各業的人都有」,即便我們身為被投資方,並不曉得天使會背後擁有哪些資源和人脈,但由於天使會成員之間的關係緊密、信任感強烈,因此很容易產生連袂效應。當你需要資源的時候,你不只能擁有來自投資人的助力,也很有機會獲得天使會其他成員的幫助。

初早期創業者不只需要金錢的投資,資源及人脈在草創階段也十分缺乏。如果你是一般草根型創業者很難尋獲相關資源,因此透過天使投資人之間緊密的信任和連結,很容易便能建立關係。以創業者角度來看天使會,他們並不想主導你的事業、告訴你該怎麼做,而是你提出需求,他們會盡其所能幫你找到相應資源。

發票存摺團隊
發票存摺

早期創業投資看得不是絕對商業利益,而是互信基礎

天使投資人需要的不是穩賺不賠的財務數字,而是多一點情懷。
台灣識富天使會創辦人黃冠華

黃冠華:信任的概念雖然無形,但卻強大。多數商業互動模式中,買賣雙方最在乎的是資源與資金的交換,那反而是很實質的利益關係,然而天使輪投資太虛幻了,一個創業初期的人他什麼都沒有,主賣的產品是「未來」,而想要對「未來」進行訂價與估值都是困難的。

因為這種虛無、不確定感,所以在天使輪中「信任」才是關鍵,投資人之間因為互相了解,方能產生認同,認同後彼此才願意投入資源和一起承擔風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