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汲取矽谷經驗!北醫加速器鏈結海外,助台灣醫療新創對接國際市場

unsplash

矽谷為什麼」第 10 集邀請到臺北醫學大學生醫加速器執行長陳兆煒醫師,與大家分享台美兩地迥異的醫療體系、保險制度與資本市場,如何造就不一樣的生態系。

陳醫師三年內兩次前去矽谷,在柏克萊與史丹佛分別接受培訓的經歷,讓他決心在北醫體系推動內部創業、建立台灣第一個由醫療體系設立的生醫加速器,並且期許台灣醫療人才可以與世界接軌。

創業前要先確認市場需求,兩大名校各有方法論提供輔佐

陳兆煒就自己在台灣與矽谷的經驗觀察,無論是在哪裡創業、無論是什麼領域創業,創業之初就要先選定主題,然後籌組團隊、打造原型與商業模式等等,中間會遇到需要不斷地與同事、與投資人甚至是與校方的協商過程,這些都不容易;其中籌組目標契合的團隊是很重要的

「如果是跟新隊友合作,建議把新創專案切成好幾個小的里程碑的形式,先完成小幅度合作,如果可以齊心協力完成的話,再進行長期合作是比較好的。」陳兆煒建議。

另一方面,創業家們很常忽略一個重要的問題——市場需求。陳兆煒提到矽谷其實提供很多方法論,讓團隊可以確認市場需求,例如柏克萊教授 Steve Blank 提出的精實創業(Lean Startup)概念,或是史丹佛大學 d.School 設計學院也提供了設計思考的技術。

兩個名校的資源差異在於,柏克萊是以工學為主,核心在於技術創新,如何在不同領域進行多方驗證,並且找到最有利潤的領域,例如機器手臂應用在鎖螺絲與進行手術的價值就不同。至於史丹佛則是更注重商業層面,核心是需求創新,也就是先找到市場需求,把問題定義出來後再尋找適當的技術解決。

台美醫療新創環境差異大,連結國際資源才有機會

Image by Darko Stojanovic from Pixabay
Pixabay

就醫療產業而言,陳兆煒表示台灣與美國最大的差異,就在於市場大小,而這與健保政策不無關係。在美國,民眾對醫療最低標準的要求較高,所以國家進行管制時都會要求,在這樣自由競爭的社會,醫療產業創造的價值就變得很高,就比較有新創的空間存在;台灣則是單一支付者的市場,醫療健保佔了絕大多數的醫療支付,所以台灣可以創造的剩餘價值幾乎已經被榨乾了,醫療創新產業變成「風險高利潤低」,醫師沒有時間與精力投入醫療創業,也就難以形成風氣。

有鑑於此,陳兆煒醫師深感於加速器對醫材新創的助益,故決定回台後創立北醫加速器,希望幫助台灣的醫材創新者減少困難、降低風險,「籌辦過程中我發現,加速器需要更多國際連結、國際資金。」陳兆煒說,在台灣由於醫療創新誘因較少,創新比較困難,所以一定要往歐美市場走,才會有更多機會。

目前北醫加速器注重數位健康、人工智慧、醫療器材三個領域,發展方向除了連結歐美市場,也包含日本東南亞。

另外,科技部目前開辦了 Leap 計畫(博士創新之星計畫),分別有產業組跟學員組,產業組有機會在矽谷學到新創公司或大公司的方法論,學園組則可以在世界幾大名校進行創意層面的學習,「這些都是很好的資源,那時候我們拿到柏克萊訪問學者的身份,幫助我們敲開矽谷的大門,才有接觸各產業高端的機會。」陳兆煒說。

想了解更多關於矽谷創業圈的消息,歡迎每週固定收聽「矽谷為什麼」Podcast 節目!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