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獨角獸之觴!從Uber到Lyft,WeWork 中止 IPO 是當前獨角獸泡沫終結的標誌

視覺中國

全球獨角獸浪潮在Uber和Lyft上市後,隨著兩者股價的跌落震盪了一下,然後又在WeWork的估值被「兩折」後,直接摔成了沙灘上的泡沫。

有業內人士表示,全球仍有413家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其中包括Airbnb和SpaceX等一些熱門的企業。雖然WeWork從470億美元的估值跌落到現在的80億美元,但這不影響更多的小獨角獸們在類似軟銀這樣的巨頭助推下,繼續向IPO的大門衝去。

而在胡潤研究院10月底發佈的《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榜》中則顯示,全球共有494家企業名列榜單。同時,中國獨角獸企業首次超過美國——達到了206家。美國上榜企業有203家,其後是印度、英國。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過去十年來的湧現的獨角獸黃金時代,已經在2019年告一段落。那麼,這一輪獨角獸光環的群體黯滅,有人找出其中的原因了嗎?下一波「造獸」浪潮又會在何時到來?

IPO的速度越快越好?

無論是四百家還是五百家,他們都是以上市為勝利的階段性目標。不過,儘管一部分獨角獸已經跳過了IPO的大門,包括Snapchat、Uber、Lyft、Spotify、Pinterest、Peloton、Beyond Meat和Slack(WORK),但是他們現在多少是有些瘸腿的(上市後股價暴跌)。

全球獨角獸浪潮在Uber和Lyft。
medium

退潮的源頭,首先來自大洋彼岸。這些公司在公開募股後的表現讓很多二級市場的投資者大吃一驚,甚至是賠掉了本金。但是仍有一部分投資者高枕無憂,他們就是矽谷的風投。

批評人士指出,獨角獸批量的產生及驟然的集體滑坡,與這這些「精英」有著莫大的關係。「他們並沒有遭受巨大的損失,如今他們依舊帶著斯坦福的光環,穿著巴塔哥尼亞(Patagonia)抓絨背心和價值10,000美元的Pinarello自行車,沿著帕洛阿爾托的沙丘路騎行或露營。」一位批評人士評論道。

當然,很多天使投資人冒著投入自有資金的風險,並且他們的許多「賭注」也沒有成功。他們是造福浪潮中的第一波「推手」。而更多具備實力的投資機構,則在審視這一波退潮的湧動,繼續關注著下一個輪回的到來。

矽谷的創造獨角獸的波谷是有跡可循的。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這樣的潮漲潮落就遵循著一定的規律而脈動。那時,類似Kleiner Perkins和Sequoia Capital這樣的早期風險投資公司就開始投資諸如Apple、Oracle、Cisco、Google等創業公司。風險投資人為這些公司提供了數輪融資,然後這些公司公開發行股票,再之後普通股民開始買進賣出獲取收益。

但是現在不同了。新創公司從天使輪到IPO的時間越來越短,他們會吸收數十億美元的投資,並且迅速成為獨角獸。

新創公司從天使輪到IPO的時間越來越短,他們會吸收數十億美元的投資,並且迅速成為獨角獸。
FLUX

問題,可能就出在這裡。

最近發生的一些例子可以看到,一些迅速IPO的獨角獸是以資本傾力催熟的,為了達到IPO之後變現的目標,在融資期這個泡沫就被不斷地吹大。

有的獨角獸看似高舉某一市場份額之首,但隨著自身發展的不均衡和管理、運營、商業模式上的硬傷,漏洞也會在IPO之後迅速曝光。他們要麼是背負著巨額虧損(而且是長期存在);要麼是治理結構堪憂(使得公眾股東沒有投票控制權或治理權)。一旦在公開內部檔的情況下,外界甚至會看到公司創辦人的眾多可疑的市場交易行為(並非特指WeWork)。

沒有盈利前景的流血上市,已經讓公眾看到了更多「虛幻」背後的真實。

正如納斯達克(NASDAQ)前CEO羅伯特.格雷菲爾德在一篇博文中所舉例的:「WeWork中止IPO是當前獨角獸泡沫終結的標誌。這種以預期為基礎的增長理念,破壞了維持一家企業所需的利潤矩陣。」格雷菲爾德強調,泡沫產生的原因,是投資者一度看重預期增長,甚至比盈利更重要。

案例:Uber背後的「資本遊戲」

回到已經成功IPO的獨角獸身上,讓我們看一看「造獸」過程中的那些資本故事。

Uber的融資歷史,的確是一部資本造就投資光環、增長預期遠勝於利潤基礎的精彩樣本。從2009年成立到今年5月首次公開募股,Ube一共進行了驚人的24輪融資(包括聯合創始人Travis Kalanick和Garrett Camp的20萬美元種子投資)。

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在此期間來自世界各地的投資機構和個人都瘋狂地參與到了吹大這個泡沫的過程中。其中,眾多矽谷知名風投公司和大人物出現在了早期的投資回合中。包括尚恩.范寧(Sean Fanning),克里斯.薩卡(Chris Sacca),米奇.卡波兒(Mitch Kapor),傑里米.斯托普爾曼(Jeremy Stoppelman),傑森.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蓋瑞.范納洽(Gary Vaynerchuck),扎克.波格(Zack Bogue),特洛伊.卡特( Troy Carter ),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等投資界和科技企業大佬,以及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基準(Benchmark),門洛投資(Menlo)等眾多風投機構。

據說,沒有人脈關係的玩家這時候是根本無法入局的,有錢也不行。

在前期風投蜂擁而至後,隨後而來的則是華爾街的投資者。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富達(Fidelity),貝萊德(BlackRock)和威靈頓(Wellington),然後才是是沙烏地阿拉伯和軟銀等國際投資者,以及微軟和豐田(Toyota)等行業巨頭。

排名最後的是PayPal,該公司在780億美元的估值情況下向Uber投資了5億美元。如今,Uber的市值為480億美元,這筆投資縮水不少。但是PayPal並不是唯一縮水投資者。有分析人士指出,在23輪投資中的最後11輪入局者,可能全部虧損,包括Tata、騰訊和Axel Springer等等。

菁英的遊戲?目前的IPO環境剝奪了普通股民的財富增長機會

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的共同創辦人本·霍羅維茲(Ben Horowitz)指出:「當前的IPO環境剝奪了普通股民的的財富增長機會,而把這一切都交給了一小部分人。吹大的泡沫在IPO之後原形畢露,這是一個可怕的問題。」

一部分精英把湯喝完了,剩下的就是渣滓,後期的投資機構和股民很可能喝到的就是殘羹。

在IPO以後,Uber和Lyft的股價先後大幅下跌。Uber的交易價格最低時低於發行價的36%;Slack(WORK)的交易價格也一度低於其發行價,而Lyft的股價更是下跌超過48%。

另外,火爆異常的非洲電子商務公司Jumia、社交媒體平臺Pinterest在IPO之後也是如此。公開資料顯示,在10月份的整個交易月中,Jumia累計下跌18.66%,Pinterest累計下跌了5%。再舉一個我們身邊的例子,“超光速”IPO的瑞星咖啡發行價為17美元,不過IPO四天後接跌破發行價,此後一度跌至13.71美元的低點。目前股價盤橫在18~19美元,也將在11月13日結束禁售期,後市情況或難以預料。

下一個黃金和泡沫期何時到來?

2019年,作為獨角獸黃金時代結束的重要一年,從某種角度來看和2000年網路泡沫破滅有一些類似。

在網路泡沫突然破滅的2000年,資本市場同樣陷入了瘋狂狀態。當時像Pets.com,Webvan和Boo.com這樣的明星企業都沒有倖免,而亞馬遜(Amazon)和英偉達(NVDA)的股價在當年也遭遇暴跌。

不過,扛住了泡沫期的煎熬,金子總會發光(儘管只是少數)。自2000年至今,AMZN和NVDA的股價分別上漲了1,838.6%和4,625%,蘋果公司的股價漲幅更是令人咋舌。

當然,目前的情況也有一些特殊之處。例如,在目前全球四百多家獨角獸企業中,一些非風險性華爾街公司的資金大量湧入風險投資市場,而這些資金直到最近才出現在公眾面前。公開資料顯示,在2018年一年內,私人投資者向初創的技術和生物技術公司共投入1,309億美元,遠遠超過通過IPO和後續發行籌集的503億美元,並且這一趨勢還將持續。

另外,超大型科技公司的併購行為,也在影響風險投資市場的風向。佛羅里達大學金融學教授傑伊‧裡特(Jay Ritter)強調,「併購行為很可能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導致創業企業IPO的數量進一步減少。許多小型成長型新創公司不是沒有機會成長、上市並保持獨立發展,但是在此之前它們可能都賣給了大公司。」

不完全統計,擁有海量現金流的科技巨頭如蘋果、Facebook和Google,在過去不到二十年年的時間裡已經收購了500家新創公司,其中大多數並購是在最近5年內發生的。

這些變化,都可能會影響下一個獨角獸崛起的時間或是波谷變化。

獨角獸背負著沉重的債務,技術征服世界難道只是「號稱」?

另一個關鍵點,是要看近十幾年來造就的這一批獨角獸能否生存並壯大起來,甚至是出現Amazon、Google和Facebook這樣的時代變革者。過去10年中,大量的風險資金、社會財富為自稱為科技變革力量的創業企業提供了資金。同時,一輪一輪新技術也在推動著這些公司顛覆現有的商業模式,無論是新零售、共用出行、外賣還是影視娛樂等等。

現實情況是,這些公司(獨角獸)背負著沉重的債務,號稱將以技術改變世界,顛覆現有的商務邏輯。不過,其中很多獨角獸是以融資和輸血支撐著實際業務,很可能大部分獨角獸最終剩下的只是債務,而不是盈利和現金流。

如果這些創業企業最終成功,可以改寫原有商務邏輯。就像Google之於微軟,蘋果之於Nokia,英偉達、ARM之於Intel。但如果它們大量的倒下,很可能會嚴重破壞現實世界中的資本市場以及企業發展環境。

未來十年內的獨角獸黃金期,要麼隨著更多獨角獸的成功而到來,要麼隨著大量的「失敗」,而繼續無限地延期。

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業邦,作者:秦軍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