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從專業到創業,ikala共同創辦人、台灣松下電器董事長現身說法

Asia Gen. T

日前,Asia Gen. T 於台北晶華酒店舉辦以「Enter the world of Innovation」為題之論壇,除了各方創業者們齊聚一堂,包括曾經擔任Tribe的台灣松下電器集團董事長、IPEVO愛比科技與行競科技創辦人洪裕鈞,以及iKala 愛卡拉互動媒體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程世嘉、Bravo AI洽吧智能共同創辦人趙式隆與Flexwave飛立威光能創辦人周俊賢,分別針對智能家電、超跑、電動車應用、光能雨AI人工智慧進行深入的剖析,同時也趁此機會分享自身創業經驗與創新思維。

後篇閱讀:改變人類生活的關鍵技術!Flexwave及Bravo AI創辦人談能源與AI未來

台灣松下電器董事長洪裕鈞:「世界不缺乏美麗的產品,但需要改變世界的創新!」

「我常這麼介紹自己,我是Royce,負責三家公司,一家公司57歲、一家12歲,另一家則只有4歲。」作為第一位登場嘉賓,台灣松下電器董事長、同時也是連續創業家的洪裕鈞(Royce Hong),一開場即丟出一記大哉問:「為什麼要創新?」

台灣松下電器集團董事長、IPEVO愛比科技與行競科技創辦人洪裕鈞
Asia Gen. T

設計師出身的Royce出生於美國好萊塢,比起單純的創業家,他更傾向將自己定位為Designer & Enterpreneur,從美國求學歸國後歷經幾次創業,最後回到家族企業挑戰創新,對於他而言,創新與設計基本上都在追求相同的核心價值:「design to creat meaning」,而絕大多數具有革命性的改變,可能都只源自於一個待解決的小問題。

基於過去產業類型及人才培訓的基礎,要將「設計思維」帶入以「科技與工業思維」獨佔鰲頭的台灣絕非易事,Royce提到,他認為自己創造的最大價值,即是促進兩者溝通,並促成其融合,而打造全世界第一輛具賽道與越野的純電動超跑MISS R就是最好的例子。

從五歲那一年起,Royce便與車結下了不解之緣,即便往後數十年的求學及職業生涯中,車看似與他沒有完全直接的關係,但「愛車」這項熱情卻沒有因年齡增長而被泯滅,反而成為支持他前進的一股動力。一個人在描述自己喜愛的事物時,眼裡通常會閃爍著光芒,而說起車,Royce的眼神特別閃耀,他提到:「車子對我來講,已經不單純只是嗜好,而是一個病態的目標。我從小便有一個很大的夢想,那就是設計、打造自己的車,最好是一輛可以跑得非常快的跑車。」

Royce認為自己創造的最大價值,即是促進兩者的溝通,並促成其融合,而打造全世界第一輛具賽道與越野的純電動超跑MISS R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從小便有一個很大的夢想,那就是設計、打造自己的車。」

把「車」作為人生重要嗜好的同時,Royce經歷留學、返台;進入PChome當上創意總監;開發了美國60%的公立學小都在使用的Point 2 View,讓設計與實用性接軌、讓產品成功進入校園;創立e化諮詢公司「顛睿」(Delirium),並於在2002年收購了馬來西亞的cybertouth後轉型為代理,最後賣給了英國奧美母公司。一路走來,看似與車毫無干係的人生,就在2011年的一場TED演講後,產生了遽變。「因為那場演講,我結識了前Tesla工程師Azizi Tucker,也就是現在XING行競科技的共同創辦人。」Royce提到。

台灣松下電器集團董事長、IPEVO愛比科技與行競科技創辦人洪裕鈞
Asia Gen. T

一直以來台灣沒有完整的汽車產業鏈,因此想在台灣開發賽車難上加難,然而因技術的革新、新興能源的問世,電動車將不可能化為可能。由於公司小、資源缺乏,Royce和Azizi沒有多餘的資金去研發、生產或外包放電夠快、模組化且輕量化的電池系統以符合賽車的動力需求,因此他們採用一種不導電的液體,把電池放進去達到散熱的效果。

「當我們釋出消息,準備於2020年正式發表MISS R時,很多人問我,這車不量產,究竟對社會有何意義?」Royce答道,於他而言,打造超跑並非目的,而是手段。XING行競科技追求的是開發技術產品,測試電池技術的極限,透過打造全亞洲瞬間放電量最大的裝置將團隊能力整合,讓台灣也具有整車開發能力的平台。「你相信嗎?這輛純電動超跑有70%的零組件供應商來自台灣。」在演講最後,帶著略感驕傲的神情,Royce是這麼說的。

iKala共同創辦人暨CEO程世嘉:「從史丹佛到Google,我算是第一批投入AI領域的工程師之一。」

「我一直在學AI,2005年進了史丹佛大學後開始做無人車研究,我們算是第一批投入該領域的工程師。」iKala共同創辦人暨CEO程世嘉(Sega)的自我介紹簡短有力,說起自己與AI領域的淵源,他也分享,15年前並沒有所謂大數據的概念,在資料相對缺乏的時期,那一代的工程師想要做人工智慧,多半是以演算法為主,並非以大數據驅動機器學習。

iKala共同創辦人暨CEO程世嘉(Sega)
Asia Gen. T

多年前結束史丹佛的求學生涯,無人車專案將Sega帶進Google,期間參與了Google Map大眾運輸功能開發、參與收尋引擎優化、Android手機多媒體作業系統,成為許早一批將人工智慧用於各種消費性、數位產品的工程師團隊一員。

「離開Google後,我便創立了ikala這間公司。」從工程師到創業家,Sega始終不離AI這項命題,唯一不同的是,當龐大的資料量逐漸累積、每日有一億張照片上傳至Instagram的時代來臨後,AI科技因資料的驅動快速興起,使得行銷科技於全球蔚為風潮,而ikala才有機會快速長成兩個事業群、四個事業單位的MarTech公司。

「NO DATA, NO AI!」

AI興起、分眾化消費市場的出現是ikala切入的一大關鍵,Sega提到:「大家都在講數位轉型,但很多公司連數位化都還沒坐穩,數據驅動行銷這件事,必須再有足夠『數據』的情況下能成立。」有鑒於廣告界、行銷界都在做典範轉移,從主動的推波轉為被動回覆,Facebook也積極使用人工智慧解決社群電商問題,對於正在跨境拓展的ikala而言,「AI對話式商務」將會是前進東南亞市場的重要入口點。

想要解決東南亞電商問題,就得先了解當地消費情境。特別在電商這一塊,東南亞的購買情境便跟一般人想像不同,Sega分享:「當地消費者會在FB、IG上買賣,而很明顯的,這些平台不是交易平台、更不是電商網站,東南亞人很可愛,買東西前要先認識你,首先他會去粉絲團傳訊息,聊熟後才下單。」而結帳付款就更超乎想像了,東南亞買家會拍下門牌、存摺,請賣家幫忙填單。

想要切入市場、以至於切入每一個不同的產業別,如品牌主、廣告主、商家(客戶)、電商、出版業、金融業等領域,就須建立足以切合需求的分析能力時和邏輯。面對來自6個國家的12種產業,ikala傾向於建立分別的部門以利對接,組織數位化、雲端化、提高資料分析能力才能形成機器學習及人工智慧的正向循環。了解產業商業模式,同時針對不同地區商業模式的田野調查,是ikala深入不同市場之前,需要嚴密執行的功課之一。

延伸閱讀:站在Google肩膀上,愛卡拉3年營收成長15倍

了解產業商業模式,同時針對不同地區商業模式的田野調查,是ikala深入不同市場之前,需要嚴密執行的功課之一。
數位時代

「AI跟網紅行銷有什麼關係?」

場景從東南亞拉回台灣,目前ikala在台灣正大力推廣全台最大的網紅資料庫——KOL Radar,站內目前有超過25,000筆網紅資料,服務服務橫跨台灣、香港、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及新加坡,可即時蒐集 Facebook、YouTube、Instagram上龐大的社群資料,並結合人工智慧技術做到最佳的網紅推薦。

「這樣的技術能夠解決什麼問題呢?」Sega自問並答道:「之前遠東銀行推出金融卡,希望上百位網紅做品牌聲量,我們透過KOL資料庫去網羅與信用卡相關性高、具有消費理財特性的網紅進行推薦,以理財分享、直播等形式合作,將獲取用戶成本從原先每名1000降至200。」相對於傳統做法,KOL Radar 「以人找人」的技術,可根據客戶挑選的喜好,自動推薦類似調性以及分眾族群的網紅,達到更精準的行銷目的。

場景從東南亞拉回台灣,目前ikala在台灣正大力推廣全台最大的網紅資料庫——KOL Radar
愛卡拉互動媒體股份有限公司

「今天之所以舉網紅行銷當例子,是因為我們已經預見下一個世代的商業模式。」分享的尾端,Sega提出自己對未來AI應用的想像,他認為,廣告及行銷上的商業模式正遭逢巨變,現今的B2B、B2C等商模將會翻轉,「我認為C2B正在發生。」Sega為AI將創造的全新商業場景,留下一個可以想像得空間

後篇閱讀:改變人類生活的關鍵技術!Flexwave及Bravo AI創辦人談能源與AI未來

延伸閱讀

盧奕昕
創業小聚企劃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