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依靠微信創業嗎?小心繞不開騰訊設立的關卡

Technode

騰訊正在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話語權。

坐擁超過十億微信用戶,累計投資600多家新創公司,騰訊已然編織起一張超級大網。對於一些新創公司而言,如何規避巨頭的風險,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

號稱「微信生態最大協力廠商服務商」的微盟上市,風險提示第一條就是要警惕對騰訊的依賴。資料顯示,微盟近三成收益來自騰訊,從騰訊的採購費用占比近八成。

這並非個案。越來越多的新創公司開始將騰訊列為風險因素。美團點評、拼多多、搜狗,這些創業明星公司接受了騰訊不同比例的投資,並先後IPO,但都在招股書中提到了依賴騰訊的風險。

另一個快速崛起的新興巨頭今日頭條,則試圖在巨頭夾縫中尋找生存空間,並向騰訊發起挑戰。2018年以來,騰訊和今日頭條之間戰火不斷,並在微信封殺抖音事件中開啟「頭騰大戰」。

1月27日,位元組跳動副總裁李亮在今日頭條發表言論表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壟斷)會損害用戶權益,也會影響產業健康發展。他稱微信的壟斷地位,從認識朋友是加手機號還是微信號就可見一斑。

對於挑戰者,騰訊絕不會心慈手軟。1月15日,前快播CEO王欣、位元組跳動以及子彈短信選擇在同一天發佈社交產品,但全部被微信遮蔽。有網友評論,三人有意無意的「抱團」,卻毫不意外地未能「取暖」。

騰訊正在成為新創公司繞不過去的關卡。換言之,對新創公司而言,如何處理和騰訊的關係,不僅關乎利益,更關乎生死。

多家騰訊系企業IPO時提及騰訊的風險

騰訊曾經是他們最大的靠山,如今卻成為新創最害怕的敵人。
Sergey Nivens via Shutterstock

去年最耀眼的創業明星公司是拼多多。僅用時三年,拼多多GMV跨進千億大關,IPO首日市值最高超過300億美元。如果按成長速度來看,拼多多超越了同期的淘寶和京東。

今年的最新案例是微盟。1月15日微盟在港IPO,當日股價最高漲幅達20%,收盤上漲4.64%,而小米和美團在當日的股價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

這兩家公司背後都站著騰訊。上市前,騰訊持有拼多多18.5%的股份,是第一大機構股東;其在微盟持股占比3.43%,但這兩家公司都在IPO文件中將騰訊列為風險因素。

「我們依賴騰訊平台和服務開展我們的業務」,在微盟的IPO檔案中,騰訊被認為是最大潛在風險。微盟的產品和服務完全建立在騰訊的平台上,並透過騰訊獲取大部分收益。

在2018年前6個月,微盟27.1%的收益來自於騰訊,向騰訊購買廣告流量及雲端數據伺服器和託管服務的費用占總採購額的76.5%。騰訊不僅是微盟最大的客戶,同時還是其最大供應商。

微盟在招股書中直言:「在最壞的情況下,若我們無法獲得騰訊的平台及服務,我們的經營業績及財務狀況會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拼多多是依託微信生態快速崛起的代表,業內認為這跟騰訊的扶持有很大關係。雖然拼多多創辦人黃崢對此進行了否認,然而目前在微信的九宮格中依然有拼多多的位置,透過微信入口可以直達其商城官網。

拼多多在招股書的風險提示中表示,騰訊為其提供各方面的服務,如果這些服務無法繼續,公司業務將可能受到嚴重影響。另外,拼多多提到,「如果我們不能維持與騰訊的關係,可能會對我們的業務和營運結果產生重大而不利的影響。」

類似的案例還有美團。美團在IPO招股書中提示:公司在雲端服務和支付服務提供者的選擇上「有限」,騰訊是該項服務的提供方,為此美團每年向騰訊支付的費用占收入總額的0.1%。根據美團和騰訊在2018年9月簽訂的合作協定,服務將在2020年12月到期。

另一個典型案例是搜狗。根據招股書,搜狗38.2%的流量來自於騰訊系的QQ流覽器、網址導航、騰訊網等平台。但是搜狗作為騰訊部分產品預設搜尋引擎的協定在2018年9月已到期,搜狗在招股書中表示希望能將合作時間延長到2023年。有外媒報導,二者已延長了合作期限。

明確將騰訊視為風險因素的還有趣頭條,後者獲得了騰訊投資,但它將騰訊旗下的天天快報視為三大競爭對手之一,並表示還會和騰訊新聞展開競爭。另外,蘑菇街、同程藝龍都在招股書中提示道,可能因為和騰訊關係變差,而帶來「重大而不利的影響。」

2018年「著急」上市的三十多家新經濟公司中,騰訊投資近三成,其中有6家騰訊持股超過15%,為第一大機構股東。它們在獲得騰訊資金支持和品牌背書的同時,也在享受騰訊強大的流量紅利,從而與其形成某種意義上的深度綁定

但這種微妙的綁定關係是一把雙刃劍。因為資源和流量掌握在騰訊手中,它可以選擇自己的合作對象。正如黃崢所言:「我死了騰訊不會死,騰訊有千千萬萬個兒子。」

只要借道微信,就繞不開騰訊設立的關卡

只要借助微信生態的流量,都將逃脫不開騰訊的束縛。
eamesBot via Shutterstock

2011年3Q大戰後,騰訊確定了「資本+流量」的核心能力,為微信生態和投資業務奠定了基礎,這也為日後騰訊和眾多新創公司形成股權和業務上的深度捆綁埋下了種子。

根據騰訊第三季度財報,騰訊的微信月活躍用戶達10.8億,而中國的總人口才13.9億。基於微信龐大的社交網路,騰訊幾乎壟斷了線上社交,並衍生出了一套龐雜的生態體系。

自媒體、小程式、社群電商,越來越多的創業項目圍繞微信這一基礎設施展開。既然有依賴這一生態快速崛起的代表,也就有被其打擊管控的代表公司。

2017年8月,微信宣佈永久關停社群電商雲集微店,理由是「該帳號涉嫌違反微信連結內容管理規範違規行為」,當時雲集微店已是微信生態中用戶量僅次於拼多多的第二大電商。

2018年2月,微信發佈《微信關於打擊違規春節線上活動的公告》,明確禁止誘導等行為,點名騰訊體育、拼多多、今日頭條、京東、餓了嗎等網路平台。

2018年11月,微信開展自媒體清理整治專項行動,涉及了上千個公眾號和小程式。「一夜之間四年的心血付諸東流,很沮喪。」某帳號被封的自媒體創業者如此說。「每三人必有一個被封號」,另外一位創業者這麼形容。

2019年1月,臨近春節,微信發佈關於近期誘導違規及惡意對抗的處理公告,包括今日頭條、火山視頻、西瓜視頻、網易雲音樂、滴滴出行在內的多款應用程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處罰。誘導使用者分享、傳播外部連結內容給好友等借道微信的路徑被限制。

「騰訊有決定權,封殺誰,為什麼封,都由騰訊說了算」,一位小程式創業者向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表示,摸清微信平台的規則和底線非常重要。「然而騰訊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這也讓規則變得模糊起來。」上述創業者表示。

此外,2018年面對頭條系產品抖音的崛起,騰訊的社交大本營受到威脅。為此騰訊投資了快手,復活了自營的微視,並開發了短影片產品矩陣。隨後騰訊在微信內封殺抖音,從而引發了「頭騰大戰」。

1月15日,王欣、張一鳴以及羅永浩同時發佈了自家的最新社交產品:馬桶MT多閃聊天寶。騰訊則在三家App的分享連結發佈不久後,就在微信平台對其遮蔽。

馬桶MT尚未發佈,分享連結就已被微信遮蔽,王欣在14日晚連發三條微博質問微信封禁一事,「不知道你怕什麼?」今日頭條CEO陳林在發佈會上表示希望微信可以儘早解禁。羅永浩則公開表達了對微信的不滿。

在微信生態中,那些想要和微信互利共生的新創公司必須學會小心行事。上述三家公司和騰訊直接投資參股的新創公司不同,它們以挑戰者的形象出現。然而新創產品即使不成長於微信生態,只要寄希望於借助微信生態的流量,同樣繞不開騰訊的關卡。

巨頭陰影下,新創公司謹慎求生

美國新創也面臨到同樣的危機,Facebook會以全資收購,消滅下一個可能威脅到他的新創公司。
nevodka via shutterstock

和中國一樣,美國的新創公司也面臨著相似的處境。社交巨頭Facebook養活了一大批生態公司,同時也透過「抄襲」和收購消滅潛在的挑戰者

在Facebook 14.5億用戶基礎上,一些公司找到了創業機會。對於它們而言,Facebook不僅是個應用開發商,也是廣告、品牌消費、求職服務、電商、遊戲等新業務孵化的溫床。

這些新創公司的發展前景,跟Facebook的發展息息相關。但是對於潛在的對手,和騰訊投資參股的策略不同,Facebook更傾向於全資收購。

2012年,Facebook花10億美元收購了照片分享應用Instagram;2014年,Facebook以190億美元收購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Facebook還曾試圖以33億美元收購照片分享應用Snapchat,但遭到了拒絕。

有外媒報導,Facebook藉由一個叫做「早鳥」的內部資料系統,跟蹤那些還處在生長期、卻已具有潛在威脅的競爭對手。該資料庫源於Facebook 2013年收購的一家新創公司Onavo,後者讓Facebook瞭解用戶在手機上做什麼。

如果收購不成功,Facebook則透過推出與其類似的服務,憑藉資本和資源的優勢壓垮對方,扼殺下一個Facebook的生存空間。

這似乎是贏者通吃的網路世界江湖不變的法則。已經牢牢佔據中國線上社交市場的騰訊,也面臨著如何鞏固自身優勢地位的焦慮。和Facebook相比,雖然騰訊更為克制,但對於可能威脅其核心業務的挑戰者,騰訊依然不會手下留情。

當這種影響力藉由產業龍頭公司發揮作用,則會對產業產生影響。最典型的是美團全資收購摩拜。根據相關報導,由於騰訊同時是美團和摩拜的最大股東,在收購前的談判中,任何方案只有獲得騰訊的支持才能通過。最終騰訊拒絕了滴滴的收購,美團將摩拜收入囊中。騰訊的選擇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共享單車產業的走向。

騰訊透過強化微信的地位,加上激進的投資,拉起了一張巨大的線上網絡。每一個參與網路創業的玩家,都將或多或少感受到這股壓力,這是它們必須面對的風險。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作者:尋找中國創客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