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與 Facebook 鬧不合?Instagram創辦人與 FB 難分難捨的因緣

2012年4月,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經過6年時間,Instagram的創辦人凱文.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和聯合創辦人邁克.克裡格(Mike Krieger)終於決定離開Facebook,最可能的原因是與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在用戶隱私權和廣告置入力度方面有了嚴重分歧。

Instagram當年以10億美元被Facebook收購時,還沒有獲得1美元的收入,團隊也只有13人,但是到今天,它的全球月活躍用戶數已經超過10億,並成為了Facebook在傳統業務成長停滯時新的成長動力。

阿爾法公社今天並不詳談Instagram對Facebook有何意義,凱文.斯特羅姆和邁克.克裡格(Mike Krieger)的離開對於公司有何影響,而想把時間往前撥,回顧凱文.斯特羅姆以及他早期創立Instagram的歷程。

從史丹佛大學開始累積創業基礎

凱文.斯特羅姆,1983年12月30日出生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的一個富裕家庭,他的父親Douglas Systrom 是一位人力資源總裁,母親Diane Pels Systrom是一位市場行銷主管,良好的家庭教育,讓他一路名校,高中就讀于米德爾塞克斯,2006年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管理科學與工程系。

在史丹佛大學就讀期間,他加入了史丹佛大學的梅菲爾德研究員專案,這是一項與梅菲爾德風險投資公司合作的專案,讓專案成員可以獲得在風險投資業的經驗。在這個專案中斯特羅姆學會了融資和交易方面的知識和經驗,為他後來創業奠定了基礎。而在這個專案中,他也結識了Twitter的創辦人Jack Dorsey,他們共同研究怎樣開發應用程式,這些應用程式中,可能就有Twitter的雛形。而與Jack Dorsey的相識,對於之後Instagram的誕生應該也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除了梅菲爾德研究員專案之外,斯特羅姆還加入了Sigma Nu兄弟會,在這裡,他獲得了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的青睞。祖克柏發現了他的天賦,想請他加入Facebook,説明開發圖片類服務,並給出了現在價值數千萬美元的期權。

斯特羅姆在學生時期就結識了Facebook創辦人馬克•祖克柏。
Shutterstock

當時還是學生的斯特羅姆沒有像很多科技公司創辦人那樣放棄學業,而是選擇繼續學業,拒絕這種誘惑很不容易,要知道當時Facebook的估值已經到5億美元。那時候斯特羅姆和祖克柏都沒有想到Instagram的出現,也沒有想到Facebook會收購Instagram,這個應用還會成長為用戶10億的超級App。

Instagram之前的創業路

在史丹佛時期,斯特羅姆通過梅菲爾德研究專案獲得了播客公司Odeo的實習職位,這家公司的創辦人Evan Williams也是Twitter的創辦人之一。在這家公司斯特羅姆首次接觸到令人興奮的創業環境,讓他瞭解到快速、具有彈性的思考對公司生存的重要性。

從史丹佛畢業之後,斯特羅姆放棄了學校推薦的微軟高薪職位,而選擇在Google度過了兩年的職業生涯。第一年他在行銷部門,為Gmail和 Google 日曆服務撰寫行銷文案,第二年,轉投了企業發展部門,他在那裡為 Google 構建收購公司的折扣現金流模型,並獲得企業併購的一手資訊。在此期間,斯特羅姆已經萌生了創業的想法,他想做一家基於位置並把照片分享和社交相結合的網站,類似於Foursquare和Zynga。他為這個創意起名為Burbn。這個創意引起了Baseline Ventures合夥人Steve Andersen的興趣,他為斯特羅姆提供了25萬美元的啟動資金,但是要求他找到一位聯合創辦人。

斯特羅姆經常在當地的咖啡館為完善Burbn做準備,在那裡他遇到了邁克.克裡格(後來成為Instagram的聯合創辦人與CTO)。邁克.克裡格也來自史丹佛的梅菲爾德研究專案,他比斯特羅姆小兩屆,當時任職於聊天服務Meebo。克裡格並不喜歡位置類服務的概念,但對於Burbn的用戶體驗很欣賞。斯特羅姆花了一個月時間勸說克裡格離開Meebo,最後他成功了,克裡格加入Burbn,最初的團隊搭建完成。

就在克裡格加入的第一天,斯特羅姆就表示團隊要轉變方向,因為Burbn的模式無法壯大,競爭對手Foursquare已經獲得了太大的先發優勢。他想把產品重新定位成專注於照片分享的移動端應用,代號Codename。兩位創辦人花了幾周的時間重構產品原型,斯特羅姆負責後端代碼,而克裡格則專注iOS前端。這款應用具有拍照功能,還可以應用於社交,不過兩位創辦人始終不滿意,尤其是斯特羅姆。

為了擺脫沮喪感,斯特羅姆去了墨西哥Baja California的一處藝術家莊園休息並尋找靈感,在那裡他的女友Nicole Schuetz問他,應該如何通過手機拍到漂亮的照片,他回答了兩個字:濾鏡。

從「濾鏡」作為開發Instagram的第一步。
Shutterstock

突然之間,他回想起自己在史丹佛時期去佛羅倫斯交換時學習的攝影課程,以及使用廉價膠片相機拍出具有藝術感照片的經歷。於是在剩下的休假時間裡,他設計出了Instagram的第一款濾鏡,也就是X-Pro II。回到美國後,斯特羅姆為自己的產品開發出了更多的濾鏡,並把它重命名為Instagram,公司的創業正式進入了正軌。

用戶數持續飆升的潛力

有了好的產品,下一步就是推廣。幸運的是斯特羅姆在矽谷擁有廣泛的人脈,他們都成為了Instagram的種子用戶,並在社交網站上發佈使用了Instagram濾鏡的圖片。這些用戶中就包括Twitter的創辦人Jack Dorsey,在2010年,Twitter的用戶已經達到1.75億。

很快,Instagram的名氣就在科技圈中傳開了,這固然得益於名人們的推廣,卻也與它優秀的用戶體驗有關,用它拍攝和處理的照片雖然不如相機那麼清晰精美,但是帶有懷舊的藝術氣息,更能打動人心;而且用它往其他社交媒體分享照片,不需要複雜的流程,很便利。

優秀的用戶體驗讓Instagram在剛發佈時就得到廣大的回響。
Instagram官網

在累積了一定口碑後,2010年10月6日,Instagram移動應用程式在蘋果App Store發佈,蜂擁而至的用戶差點擠爆它們的伺服器,兩位創辦人連夜做了緊急處理。在24小時內,Instagram的用戶量突破2.5萬,一個月內突破100萬,9個月後達到700萬。

越來越多的用戶讓Instagram原有的伺服器無力支撐,它們把伺服器轉移到了亞馬遜的AWS上。而使用者量的增大也讓公司需要更多的資金,2011年2月,Instagram進行了700萬美元的A輪融資,投資者除了風險投資人外,還包括Jack Dorsey和Quora聯合創辦人Adam D'Angelo。

儘管在蘋果平台獲得了大量的用戶,但是Instagram仍然不能放棄其他平台,它先後發佈了安卓、黑莓和針對Windows移動端的產品。現在來看黑莓和Windows在移動端作業系統裡占的份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安卓版本的推出才是日後它成長為擁有10億使用者的產品的關鍵。

2011年9月,Instagram的用戶數達到1000萬,2012年4月,用戶數超過了3000萬。這個月對於Instagram來說也是多事之秋,影響了公司的命運。一件是他們獲得了5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由紅杉、Benchmark Capital等機構投資,估值達到5億美元。另一件事就是Facebook以10億美元的現金和股票對Instagram進行了收購,兩位創辦人中斯特羅姆獲得了40%的份額,克裡格獲得10%的份額。在被收購時,Instagram距離創立僅551天,只是一個單純的圖片拍攝和分享應用,沒有1美元收入,也沒找到收入模式,團隊規模也僅有十幾人。這一收購在當時頗具爭議,但現在來看Facebook顯然大賺。馬克祖克柏在2006年就找斯特羅姆幫他構建圖片服務,在6年後,他收購了Instagram,這一舉動頗有命運的味道。

在被收購的6年中,Instagram的用戶量持續成長,從3000萬達到了10億。產品的功能也更加豐富,它們2013年6月推出了短影片,在2018年推出了長影片;從圖片分享平台轉型成了多種類視覺社交平台。這些都能看出斯特羅姆為首的團隊在產品和成長上的強大。在2017年,Instagram為Facebook帶來了41億美元的營收,2018年的收入預計將超過100億美元,但這顯然還不能滿足祖克柏。

在Facebook本身用戶成長放緩的狀況下,他想從Instagram榨出更多的潛力。而專注於產品,卻不太會掙錢的斯特羅姆離開公司,也就不是太難理解的事了。

延伸閱讀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鈦媒體》,作者:阿爾法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