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如果創業團隊有人自殺,剩下的人該怎麼辦?

現代社會的壓力越來越大,尤其是在網路新創公司,很多人為此得抑鬱症,甚至自殺。細數這些年,新創企業裡面自殺的人並不在少數,只是目前經濟需要創業潮這麼一個東西來維繫,因此也沒有人去管、沒有人想管。既然無法透過社會環境的改變和法制的健全來解決,自殺無法避免,那只能是希望剩下的人能夠儘快從悲痛中走出來吧。

Reboot 公司的吉姆馬斯登建議,當團隊裡有人自殺時,尋求他人的幫助來消解隨之而來的各種情緒非常關鍵。

幾個月前,一位來自 Reboot 公司的朋友給我們發了封郵件,標題是「團隊有人自殺了,該怎麼辦?」這封電郵是他在得知他的一位同事,同時也是他所在團隊的一員自殺後寫給我們的。沒有人能提前為這種情況做好準備。

公司同事自殺,誰能提前做好這種準備呢?

但是,他在郵件中提出的問題卻一直縈繞在我們心中,久久不能忘懷。團隊有人自殺後,要如何領導團隊走出陰影呢?以下是我們的回復,希望當你們面臨相似處境時,能為你們提供一些指導意見。

當團隊有人自殺後,要消解隨之而來的各種複雜的情緒,關鍵是尋求支持。

首先,如果你是負責帶領大家走出陰霾的人,那麼首先你要確保自己能夠獲得支持。一定要有能談論這件事的人。要積極參與諮詢、尋求專業指導或理療師的幫助。千萬不要猶豫。

其次,整個團隊都需要消解對於這件事的恐懼、悲傷以及其他一切可能出現的夾雜交錯的情緒。可以考慮尋求諮詢師的幫助。此外,人力資源部門和管理者都需要確保團隊的每一名成員都能獲得諮詢師、理療師或專業人士的幫助。消解悲傷情緒和自殺事件一樣都需要嚴肅認真對待。

要如何帶領團隊走出自殺事件的陰影並進入新的狀態,每個公司的情況都不一樣。在面臨相似情況時,每個人和各團隊尋求支持的方法各有不同。這裡,我們為大家提出一些適用性較為寬泛的方法,可能可以説明團隊走出陰影繼續前進。下面,我們以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為大家介紹。

短期

短期時間內,主要精力應放在事件發生後,如何處理隨時可能出現的悲傷、缺失和其他一系列複雜情緒。要注意以下幾點:

1、人們需要自由地表達他們所正在經歷的一切,為此他們需要安全的環境,並且要保證在這樣的環境中他們的任何言辭都不會受到任何評論。
2、要在這個階段,讓人們說出或者以其他任何方式表達出他們內心的情緒。
3、表達出的情緒可以是非理性的。任何情緒都可以,包括慚愧、內疚、失敗感;不停地問為什麼會這樣;憤怒、怨恨;甚至可能是自我貶低和隔離或者想要把自己從周圍人群中抽離出來的一種恥辱感(覺得別人會對自己的評價和判斷是負面的)。
4、與他人分享經歷會有所幫助,有時可能有人不停重複分享同樣的經歷。這是正常的,這也是我們的人性使然。
5、通常在此期間,最好的傾聽方式是只聽不說,也就是陪伴在別人身邊,只是聽他/她說,不需要做出回應或幫他/她調整等等。
6、悲傷沒有時間結點。
7、在此期間,團隊內的溝通必不可少。這個時期的交流從人性角度把大家聯結起來。如果過分強調表現,很可能會出現團隊內的自我隔離和分裂。
8、這個時期的主題是「結束」,包括對已逝之人的緬懷以及和逝去之人的共同經歷的結束。

作為團隊領導,在帶領團隊經歷這一切的過程中,你很可能會一直處於忙碌狀態,確保團隊成員都能得到他們所需要的支援,此時你很可能忽略自身的情況。這樣的狀況經常發生,所做都是出於最好的動機,但對於你自己來說卻可能是痛苦的,並且可能導致自身的封閉隔離,這會削減你支持團隊其他成員的能力。在此期間你需要應付任何可能出現的狀況,因此獲得足夠的支持和幫助才能保證你給團隊展現的是最好的自己。

過渡期

在痛失同事之後,事件完全過去之前,還有一個過渡期,它存在於 失落感和明確的自殺事件後狀態 這兩個階段之間。這個過渡期可能是因同事的逝去而悲傷和緬懷的壓抑感和新常態來臨之前的階段。也可以把這段時期看作結束之後,新開始之前的階段。在這個階段,團隊處於這兩種狀態之間。

在這一階段,團隊部分成員仍會繼續哀悼。其他大部分人將會開始尋求日常工作的意義和目的。此時,重點最好放在短期目標和結果上,弱化對長遠抱負的追求。在此期間,部分人會感到不確定和沒有依附感。團隊此時作為整體應清晰地瞭解什麼是最重要的,要經常一起喊出一個特定的口號(如最簡單的紅黃綠),並且繼續發掘共同點。這將為最後一個階段積蓄力量。

新常態

自殺事件結束後,團隊將迎來新常態。該階段開始的標誌是團隊或組織基本上已完全走出悲傷的陰霾,並對新常態達到了一個比較統一的認識。

此時,明確團隊目標、意義和任務不失為一種有效手段,可以以團隊的共同經歷重新建立新的團隊穩定性。這可以幫助團隊認清過去和現在的不同。靠想團隊無法進入這個幾段,經歷了前兩個階段,團隊進入這個階段是水到渠成的。

給自己留點空間,讓自己能夠盡情抒發該有的悲傷和失落感吧。許多情況下,過渡階段不順利都是因為太急於匆忙結束這一關鍵階段,而忽略了經歷悲傷和緬懷逝去的重要性。

本文授權自《36氪》,作者: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