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自由策展人陳小小、小廢墟創辦人洪璽開:梳理空間、解讀文化,造出理想的市集與咖啡店

創業小聚

6 月份的每個週五,創業小聚在誠品信義店陪大家一起夜讀!新 24 小時書店「誠品信義店」與「創業小聚」以「夜讀業讀」為題,訴說新創家與創業推手在日以繼夜地追尋夢想旅程中,如何從書中獲得他們想要的解答?

繼第三週「科技創業與書本的對話」後,最後一週的「夜讀業讀」以市集與咖啡為產業主題,邀請到市集策展人陳小小,以及小廢墟烘焙工作室創辦人洪璽開,分享自己在追求理想、開創生活風格的路上,「閱讀」帶來了什麼經驗,又為讀者推薦了哪些選書。

最後一週的「夜讀業讀」以市集與咖啡為題,邀請到市集策展人陳小小、以及小廢墟烘焙工作室創辦人洪璽開來分享。
創業小聚

閱讀、展覽與市集空間的魔術師:陳小小

如果說,我們都是閱讀中的參與者,那麼,陳小小的角色就是閱讀氛圍的創造者。她將自己定位在整合創意、理想與務實的專案經理人。雖然不是典型的創業者,但在她手裡的每一場企劃與活動,總是能創造出大家理想中的畫面與氛圍。

我的工作,是從平常有點瑣碎的例行事務中,找到突破與創新。
自由策展人 陳小小

陳小小是企劃領域的知名人物,人稱「市集女王」的她,對消費者來說卻是隱身幕後的工作者。回顧職涯經驗,陳小小在誠品中擔任品牌企劃的 5 年,是她文化事業企劃領域的開始,從百人面試海選中雀屏中選,展開了活動企劃人生。小至傳統的書店展示POP、大至一年上百場的活動策劃與執行,誠品書店對於陳小小來說是個開始,也是不可或缺的淬煉階段。

「我覺得企劃工作就是,怎麼在平常那些有點瑣碎、又重複的工作裡面,找出一些突破與創新。」陳小小舉例,在誠品 19 週年時,他們利用了誠品門口前的小空間,做了一個藝術櫥窗,找來莫子儀跟吳朋奉兩位專業劇場演員,讓經過的讀者,可以透過書與閱讀的經驗和裡頭的演員對話。從來沒有人注意到的畸零地,搖身一變成為閱讀交流的空間,這就是小小的魔力。

職涯轉換的升級與整合

「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這是她第二份工作-簡單生活節(Simple Life)的標語。不過,小小認為,這件事真的有「害到」一些人,因為,這些價值是很主觀的,它無法輕易的被定義。「所以我們想做的,就是盡量讓你所做的喜歡的事情,被別人看見,因而去成就你想要達成的價值感。」

在簡單生活節的職涯中,陳小小想做的,是盡量讓人們所做的喜歡的事情被別人看見,因而去達成人們想要達成的價值感。
創業小聚

這過去十多年的企劃經驗,成就了陳小小現在所做的整合性工作,例如,與三金設計師方序中發起的「小花計畫」,觸及更多人了解都市更新的議題;城南有意思的活動中,結合環保、綠色、健康,以附近酒廠最常見的啤酒籃打造市集桌椅;到高雄舉辦港都練習曲,結合音樂、餐飲、咖啡與手作創意,把文化精神從台北擴散出去。

「我覺得市集跟展演活動,都是人跟環境互相共同展演的演出,他(它)們是缺一不可的。」陳小小認為,設計的空間一定要考慮到人跟環境,它才能成展現出價值。目前,陳小小已成為獨立接案的自由策展人,她仍會持續的透過市集、透過策展,把所有好的人、事、物都聚集在一起。

活動策展與閱讀:再忙也要懂生活

1.《 創造展覽 》

「成功的合作,就是持續不斷的信任關係。」 這是一本博物館展覽工具書,陳小小將之套用在任何展覽活動中,。從中,她學習到團隊合作眉角,書中提到在團隊溝通時,對於工作夥伴都要有通透的理解,我們要清楚知道,各自任務是什麼,並且在我們工作都分配好的情況,不要多做干涉。

2.《 森本千繪 》

這是日本知名的藝術家的自傳,而這位藝術家生活與工作的理念,帶給陳小小極大的影響,像是「機會來了,就順勢而行吧!」一句話讓陳小小不害怕工作中的一切變化;「忙碌的時候更需要刻意找閒暇。」,也讓陳小小堅守著,在生活與工作中,仍要保有自己。

QA時間:

主持人:在這些商業活動中,你如何去達成商業目的?有什麼成就可以分享?

自由策展人陳小小:以簡單生活節來說,他是一個售票型的展演,包含音樂、展覽、創作者等等,某個程度還是需要獲利。我們評估獲利的方式,是先設定我們需要多少獲利,再回頭去控制我們的成本。 像是在簡單生活節中,我們會先計算我們需要從門票來回收多少獲利?再透過很多的宣傳來賣出門票,比如,我們會去找有名的品牌、歌手,做獨家的活動,讓觀眾就一定要來買票參與這些活動。

主持人:作為市集召集人,你怎麼去保證這些攤商的營收?

自由策展人陳小小:我其實從前都會期待,所有參加活動的人都可以獲得他們的東西。但後來慢慢就會想,你無法滿足所有人。我們只能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我能讓這些參與者相信,我可以達成當初承諾給他們的內容與風格,相對的,我希望你也可以在這個活動中,呈現我想要的樣子。

至於能不能有相對的報酬、回饋與收入,我現在是比較不強求。也許收入無法每次都達到理想,但在每次的活動內容跟回饋上,心理滿足的成就,可能都會大於實際的收入。

從舊物中蔓延的咖啡香,小廢墟咖啡廳創辦人:洪璽開

「會想開咖啡店,是因為我喜歡咖啡。」笑得靦腆,一個單純又直白的原因,讓洪璽開的人生與咖啡密不可分。2004 年,在等兵單的空檔,璽開進入咖啡館當PT,那是他第一次接觸咖啡製作:「我是真的非常著迷,除了咖啡,那些被咖啡圍繞著的各種感官體驗,也很吸引我。」

Let coffee pull you up.
小破爛咖啡館

小破爛,他的第一家店,開在民生社區旁的健康路,店很大。

在小破爛期間,洪璽開嘗試了許多不一樣的事情,像是在舉手搖滾音樂節擺攤、邀請髮型設計師進店義剪等等,「我希望我的咖啡聽能突破一般藝文、靜態的形象,來到小破爛,你可以有不同的想像。」

然而,開在民生社區黃金地段的小破爛,為了高租金而全年無休的營業,惡性循環之下,持續的被高人事成本追趕,五年後,房租上漲,小破爛歇業了。不過,就如同小破爛裡,最後一張明信片寫下的精神 “ Let coffee pull you up.” 接下來的日子,璽開仍沒有與咖啡分離。

文化,就是能夠創造很多好的事物與回憶,它累積了一段時間後,讓人開始回憶起它,並願意再回到那個地方。
小廢墟咖啡館創辦人 洪璽開

2015 年 8 月,大熱天,他與小廢墟的初相見。

那是一個水電跟木工留下來的倉庫,在木柵的偏僻地段上,這一次房租的壓力較輕,所以洪璽開便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方式,開啟了為期半年的「純手工」工程。從拆屋頂、砌磚牆、燒門、做水電、做木工,樣樣自己來:「因為想做做看,就做了。」沒有任何粗工經驗的他,就靠著每天晚上自己「上網查」資料,再到隔日的工程裡現學現賣。

「會想開咖啡店,是因為我喜歡咖啡。」一個單純又直白的原因,讓洪璽開的人生與咖啡密不可分。
創業小聚

這樣看似「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性格,其實也會存在著不確定的心情,洪璽開提到,初創業時,因為想要做出不一樣的東西,可能會跳出一點社會框架,當大家聽到你的想法時,一半會得到支持,但另一半可能會看你笑話。「當時朋友圈很流行一句話,每次我們質疑自己能不能做到時,旁邊的人就會說:『心難事就難』。」

一句印在軍中小便斗上的標語,意外地成為小廢墟的精神支柱。而在這個精神中成長的小廢墟,也跳脫了原本純做烘豆的目的,他們推出了「咖啡老頑童」計畫,在這段期間,小廢墟聚集了台灣17位知名咖啡師的精華,每週都有不同的咖啡師進駐,可以自己訂Menu及營業時間,並把這個空間變成他們喜歡的樣子。

「空間的改變都是因為人,因為有不同的人進駐,才會有不同的感受。」對洪璽開來說,開咖啡館最重要的兩件事情是,第一,要創造自己的品牌,給他一個故事,讓大家認識你。另一個則是「文化的深耕」,講起來生硬,但對璽開而言,文化就是能夠創造很多好的事物與回憶,它累積了一段時間後,讓人開始回憶起它,並願意再回到那個地方。

而對璽開、咖啡師以及每位常客來說,小廢墟就是這樣的存在。

閱讀與美感養成

分享尾聲,璽開推薦了幾本極具質感與美感的書本,例如 《Dirty food》 ,他一開始是被這本書精美的封面所吸引,深入去看後,發現它羅列了世界各地多風格的食材,並用各式各樣的視覺、補不同的盤子、刀具去搭配它,這對經營開啡館來說,亦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而 《Remaking Home 》 這本書對璽開在設計咖啡館時有極大啟發,書中搜集了非常多當代設計師,用不要的東西做成的新的東西,比如用一把壞掉的東西做成椅背。另外 《Vintage Modern》 則有各式各樣的品牌介紹,可見璽開的美感培養與閱讀之間有著相當的連結。

陳小小與洪璽開推薦的讀物
創業小聚

QA 時間

主持人:你如何培養撿「破爛」的眼光?

小廢墟咖啡廳創辦人洪璽開:我怎麼建立標準?其實我也不知道,當下覺得漂亮的,就會撿起來。你開始撿東西的時候,大家都會開始給你東西。培養美感的時候,也就是當我決定什麼要留、什麼要丟的時候。 而且我覺得美的東西會隨著年紀改變,當你看的東西越多,你就越容易去汰換。

主持人:從小破爛到小廢墟,你的商業目標是什麼?你達成了嗎?還是有另外的價值?

小廢墟咖啡廳創辦人洪璽開:小廢墟偏僻,開銷相對低,又沒有房租跟稅金的壓力,即便沒有在既有市場裡面,但整體獲利跟營收比例都是相對高的。我們也建立在一個很愉快的工作環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談到它的價值,最近朋友(咖啡師小高)不斷問我,「這是你要的嗎?」我也開始問自己,做喜歡的事情,就有價值嗎?我覺得, 要說到它的價值,你就要先用三年五年的時間,用你所有的力氣去做他,把它做到一個樣子,才能告訴大家,這件事情的價值。

觀眾:你在開第二間店時,會不會怕跟小破爛發生一樣的事情?

小廢墟咖啡廳創辦人洪璽開:創業這件事情,你一定會有風險評估,第一間小破爛雖然是比較大的投資,但它也運作了五年,所以其實還是有一定比重的獲利,所以它倒不至於是個悲慘的失敗,但的確給了我很多很好的經驗。而小廢墟跟小破爛是完全不同的案例,因為它房租低,所以我們可以用時間去換取我們所想要的視覺與美感呈現,也是在各方面條件都斟酌過後,我們才去做了這些事情。

我覺得,台灣是很速成的地方,走到哪都可以看到咖啡館、喝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咖啡,但業者自己就要想辦法在這片紅海中脫穎而出,並且安居樂業,因此,你必須為了咖啡館做很多事情,比如你要辦活動、出周邊、建立品牌,讓這件事情在這個小地方深耕之後,那個文化面可以帶動經濟面。

比如說,星巴克、city cafe剛在台灣萌芽時,大家都覺得很不好,覺得幹嘛去喝大眾咖啡,而不去喝精品咖啡?但我的想法是,如果有一天, 台灣的咖啡圈,能同時存在平價與高階的咖啡,那這整個咖啡文化才會是完整的,因為每一個不同價位與品牌都可以被接受,都擁有自己的客群。

延伸閱讀

李紹瑜
創業小聚社群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