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投資臉書一夜致富!矽谷教父安德森提出創辦人必備特質:勇於嘗試、進取、創新!

創新拿鐵

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是 Netscape 的共同創辦人。他的創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曾投資過 Facebook、Foursquare 和 Instagram。這位因軟體而致富的矽谷教父,更在 2011 年時說過「軟體將吞食世界」這句名言;這位軟體教父,卻在 2020 年 4 月 18 日,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時,發表一篇文章,強調硬體的價值,呼籲美國重返製造業!

安德森認為,新創公司如果想要走的長遠,創辦人必須具備三大特質:勇於嘗試、進取、創新。以下舉出三位成功人士作為案例,分別是:曾經和安德森一起創辦公司的吉姆.克拉克(James Henry Clark;也被成為 Jim Clark);獲得安德森投資的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還有,同樣也受到安德森青睞的 Foursquare 創辦人丹尼斯.克羅利(Dennis Crowley)!

勇於嘗試、尋找出路

克拉克出身貧窮,藉著後天的努力,最後取得了美國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電腦科學的博士學位。1980 年代,克拉克和幾位使丹佛大學的學生創辦了視算科技(Silicon Graphics, Inc.),不久後,公司成為好萊塢視覺特效和 3D 圖像的供應商。當視算科技的發展越趨穩固後,克拉克為了嘗試新東西,他選擇離開公司。

吉姆.克拉克
創新拿鐵

1990 年,美國社會剛經歷過網際網路泡沫的重創,然而,克拉克卻找來安德森合作,共同創辦了網景通訊(Netscape Communications),因為克拉克看到了網際網路瀏覽器的潛力。網景是第一家嘗試使用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的公司,要為所有作業系統(例如:Windows、macOS等)的使用者提供跨平台且一致的網際網路使用體驗,這在當時是一項創舉!

克拉克動用了所有人脈,招募了公司需要的人才,組成了能夠一起合作的團隊。克拉克扮演了創新者的角色,他會先提供初步的構想,並在與團隊討論的過程中,一步步仔細檢視計畫的每個環節,力求計畫的全面性。

安德森相當敬佩克拉克看待工作的態度,高度推崇克拉克的貢獻!同樣地,克拉克也很感謝安德森!在一次與史丹佛大學的訪談中,他謙虛地說,若沒有安德森的相助,即便他看見網際網路的快速進步,他也無法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行。克拉克勉勵未來的科技人,說道:「回顧我過去的人生,因為我不斷嘗試新東西,所以看到了很多事情不同的角度,因此達成了很多事!」

克拉克除了有遠見、認真對待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勇於嘗試新東西,才能將大膽的想法付諸實行!一位害怕改變的領導人,絕對無法帶領團隊持續創新,也可能無法取得領域內的成功!

積極進取、永不自滿 臉書創辦人成功之道

只有改變不夠,領導人還必須不斷學習才能進步。就拿臉書創辦人祖克柏為例。2004 年,他和另外四位朋友一起創辦臉書,之後祖克柏更兼任公司執行長。

安德森時,令不少人詫異,他們覺得社群網站這個想法,不可能會成功,更別說,剛創立的臉書只有 5、6 名員工,規模並不大。但是,祖克柏的學習能力很強,做事情也很有條理,他極力想要了解人們的需求,透過蒐集到的客戶資訊,來決策臉書該提供哪些服務,漸漸地,臉書遍及全美,到了現在,更遍及全球。

馬克.祖克柏
創新拿鐵

如今的祖克柏雖然名利雙收,不過,他仍持續學習,學習的對象不侷限於美國,還有向世界各地的前輩。而且,每一年他都會訂下一個新目標,並在年終時,檢視自己有沒有達成該目標。例如,在 2015 年初,他許下每兩週就要讀至少一本書的願望,並希望透過閱讀將世界上的人群聯結起來!因此,他建立了臉書專頁「A Year of Books」,以此專頁串連各地民眾,成為一個讀書會。祖克柏在臉書上不定期分享他的讀書心得。他選書的標準是:「任何探討不同文化、信仰、歷史和科技的書。」最後,他的書單成了「每個人都該讀的23本書。」

在 2017 年,他訂下的目標是來一場橫跨全美的旅程!他要與不同的社群對話,了解這些社群中的人們如何生活、如何看待未來。一位成功人士,不會感到自滿,反而會繼續豐富自己的眼見。即使身價不凡,祖克柏仍不忘學習,藉由每年訂下的目標,他不僅提升自我的見識、積極進取,同時,也能為了臉書的不斷創新提供點子。

失敗為成功之母 改進再創新才能貼近用戶需求

失敗也是一種學習。2003 年,Foursquare 創辦人克羅利還在紐約大學讀研究所時,與同學Alex Rainert 一同創立了社群軟體 Foursquare 的前身躲避球(Dodgeball)。由於當時行動裝置尚不普及,Dodgeball 提供的城市導覽服務並不受使用者歡迎。

丹尼斯.克羅利
創新拿鐵

雖然產品不受市場青睞,但克羅利沒有因此放棄。經過一年的努力,他重新推出躲避球 2.0(Dodgeball 2.0),並新增了定位功能,還吸引了數千名用戶使用該服務,而且用戶更是持續增加,這項創新的服務吸引了 Google 的注意,更在 2005 年買下了 Dodgeball。

Google 收購了躲避球後,克羅利並沒有停止創新,他開始著手新的社群軟體 Foursquare 的開發,在 2009 年 3 月,正式推出 Foursquare 這項應用程式!

Foursquare 參考了躲避球最初的失敗經驗,並予以改進產品服務,它除了能夠打卡定位外,還添加了遊戲元素,使用者去過越多地點,就能累積越多「經驗值」,從而「升級」。而且,Foursquare 會根據搜集的大量用戶資訊,推薦使用者會有興趣的地點,並讓使用者看到其他用戶對該地點的評價。到了 2010 年 4 月,Foursquare 的用戶迅速竄升到 100 萬人,時至今日(2017年),Foursquare 的用戶已經超過 5 千萬人!

克羅利的目標是打造一個世界級的產品,結合手機、社群和地方等三個面向,能帶給使用者驚艷,更能幫助在地商家推廣自家的商品!

2010 年,安德森投資了 Foursquare 的開發,他看中了 Foursquare 的成長潛力,並且稱讚克羅利的領導能力,還有他勇於創新的勇氣。他說:「克羅利不只是公司的創辦人,他更是整個產品的開發人。除此之外,近十年來,他持續不斷的改進自己的產品、服務,這讓他在開法產品的過程中,能夠更深入地思考每個創意,所以,這讓他成為了 Foursqure 所處市場的思想領袖(Thought Leader),因為他真的了解他的產品,更了解整個市場。」

克羅利沒有因為取得了階段性的成功,而放棄了對產品服務的追求。他持續開發 Foursquare,也記取前次失敗的教訓,持續用創新的方法為消費者提供更好的服務,使他獲得了今日的成就!

面對疫情 軟實力之外還要「硬」實力

安德森闖蕩矽谷二十多年,看過不少成功人士,也看過不少人失敗。從克拉克、祖克柏和克羅利的案例中,安德森所提出的創辦人特質:勇於嘗試、進取、創新。然而,2020 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確認安德森體會到,光靠這些並不夠。美國的創業環境雖然無敵,但經濟結構本身有個基本的弱點,在疫情暴露無遺,那就是已經失去了製造(”Build”)的能力

安德森在 4 月 18 日,美國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時,發表一篇文章,標題是〈這是創造和製造的時代〉(”It’s Time to Build”)。

文章中,他談到新冠肺炎在美國大流行,而美國嚴重缺乏口罩、護目鏡、醫師袍、測試器材、呼吸器、負壓病房,甚至棉花棒等基本醫療設備,原因是美國人過度自滿,一味仰賴其他國家替美國製造這些產品

他進一步分析美國缺的不只是醫療設備,還缺其他「打造」實體和抽象系統的能力。實體方面,包括高鐵、送貨機器人等。抽象方面,包括救濟老百姓的匯款機制、更多大學教育的名額等。安德森說:「問題出在意願,或缺乏意願。我們必須真正要這些東西,才會重新學習這種能力!」

他的結論是:「我們的祖先開路、製造火車、農地、工廠、電腦、晶片、智慧型省機,以及無數其他帶來美好生活,如今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發揚這光榮傳統的唯一方法,是重回製造。」

安德森一輩子在軟體業打滾,並因此致富。他曾在 2011 年說過「軟體將吞食世界」這句名言,被無數人奉為圭臬。一場全球疫情,讓他看到硬體的價值,強調「Build」的能力。這種轉折,令人玩味。

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新拿鐵,作者:Chloe Hou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