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AR不一定是下個「Big Thing」,但它將改變你的生活

蔡仁譯 攝影

「每天早上7點,你吞下一顆藥丸,所有Google的資訊、YouTube的影像就在你的身體裡了⋯⋯我不知道這是5年後、還是10年後的場景,但我想這可能真的會發生。」

談及對未來的想像,YouTube創始人之一陳士駿描述了一幕彷彿在科技寓言劇《黑鏡》中才會出現的場景。乍聽之下或許有點瘋狂、太過科幻,但是身處在一支iPhone就能顛覆世界的時代,陳士駿笑說,「5年後的事情,真的很難說。」

「不是人要順應科技,而是科技要適應人。YouTube、Google搜尋、電子書、Maps的出現,沒有產生新的問題,人類面臨的問題都還是一樣,只是解決方法愈來愈簡單。」

數位內容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陳士駿從他最熟悉的「影片」說起。

YouTube在全球用戶已經超過10億人,幾乎占了三分之一的網路人口。它改變的並不是人們長年來對內容的需求,只是讓觀看方式變得隨時隨地、更簡單。對創作者而言也是一樣,他們要解決的問題也沒變,還是「一個有才華的人,要怎麼被看見?」而YouTube走過近15年,無疑優化了內容的供需模式。

「它讓競爭機制更公平,任何人都能上傳影片,都有機會被世界看見。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也是在YouTube上翻唱歌曲,在加拿大被挖掘。不過,要成為一個『巨星』也愈來愈難,因為你要競爭的對象,是全世界。」

循著用簡單方式解決問題的思路,陳士駿看待被稱為「下一個世代的內容」的XR(虛擬實境VR、擴增實境AR、混合實境MR的統稱)時,還是以觀看的介面是否自然、直覺、不費力,為評判其未來走向的標準之一。

但即便裝置愈來愈輕薄,5G也大幅加強了雲端運算的能力,關於熱議許久的VR,陳士駿還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我家也有VR眼鏡,但無論是在自己家裡,還是在VR電影院,這項技術都需要一個特別的情境、特別的裝置才能使用。」這將成為VR無法像其他消費性電子產品般「爆炸性成長」的關鍵原因。

即使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0年全球消費者為AR、VR頭戴式裝置支出的金額將達106億美元,相較2019年成長48%,但要邁向普及,還有很長一段路。

若Facebook、Twitter成功的條件是智慧型手機普及和4G,缺一不可;照搬到VR身上,就算有了5G,如果承載VR內容的裝置不到位,也難以形成「社群」。

「當我在VR眼鏡上看到很棒的內容,不能像Facebook一樣爆炸式傳播,一次分享給20個朋友或一天累積幾百萬觀看次數。」在陳士駿眼裡,VR實在「太寂寞」,我們離《一級玩家》的世界,真的還很遙遠。

像《黑鏡》的情節,才是AR的未來?

相反地,談起AR,卻讓陳士駿雀躍不已。

從寶可夢問世,消費者開始熟悉AR技術,到現在一打開Google Maps,就算看著路線圖,還是搞不清楚東南西北,但是只要打開AR功能,就能用實景更直覺地幫你指路。「我要開一間公司前都會問自己:我有什麼問題?哪一項科技可以解決它?AR未來的可能性真的很大,不只是娛樂,對生活是真的有幫助。」

陳士駿接著說,「我不知道下一個『Big Things』是什麼,但AR就是給你一個理由,可以跟外界接觸,不是只是待在房間裡滑手機,擴增(Augmented)增加了你跟現實接觸的動力。」

當矽谷「鋼鐵人」馬斯克(Elon Musk),已經發明了可以植入大腦的晶片,未來還想真正開發出一款「人類電腦」,陳士駿的想像是:AR不見得需要手機、眼鏡,或許根本不需要任何「特意」的裝置,說不定只要一副隱形眼鏡、一顆植入腦中的晶片,就能毫不費力地,進入另一個虛實整合的世界。

VR眼鏡上看到很棒的內容,不能像Facebook一樣爆炸式傳播,我們離《一級玩家》的世界,還很遙遠。
蔡仁譯 攝影

陳士駿小檔案

  • 現職:矽谷幫有限公司創始人、個人天使投資人

  • 特殊事蹟:YouTube創辦人之一,2006年被Google以16.5億美元收購

延伸閱讀

唐子晴
《數位時代》採訪編輯

《數位時代》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