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卸下30年外資高壓工作,台灣先生谷月涵62歲再拚醫療創業夢

王郁倫攝影

「台灣先生」,前花旗環球證券台灣區研究部主管谷月涵(Peter Kurz)2018年11月申請退休,結束30年在外資圈的高壓工作,退休後,他表明會鎖定醫療生技平台再創業,對於62歲時的創業優勢,他直白的說:我有一個品牌。

沒有壓力的話,我早上沒辦法起床。
谷月涵

3月13日,谷月涵出席加盟寬量國際(QIC)擔任策略長,與同是外資圈多年朋友的寬量國際執行長李鴻基攜手合作,期望協助台灣中小企業讓更多外資機構看見,他的復出受到媒體高度矚目,一方面是他享有高知名度,二方面則是他才退休4個月,才說會創業,卻又馬上重回金融圈。

谷月涵出席加盟寬量國際(QIC)擔任策略長,與同是外資圈多年朋友的寬量國際執行長李鴻基攜手合作。
王郁倫攝影

「我還在創業,所以寬量對我而言,還有彈性,可以兼顧。」谷月涵回答《數位時代》的疑問,他表示,醫療生技新創事業需要多一點時間準備,下半年可望有一些進度,顯然寬量的工作不會占據他所有時間。

62歲再創業,醫療平台下半年有進展

谷月涵與擷適科技董事長白敏善(Bruce Berkman)是多年好友,兩人一起爬山、溯溪、騎自行車,後來成為創業伙伴。創業計畫就是在運動中激盪出來的,將鎖定生技醫療資訊平台。

「我認為這個案子很有趣,對台灣很有幫助,這是國際性產業,對全世界也有幫助,所以我就很興奮去追求這個(醫療新創),」對於退休後創業的心情,谷月涵說不試一下就太可惜了!

谷月涵出席加盟寬量國際(QIC)擔任策略長。
王郁倫攝影

創業兩優勢:有品牌,有經驗

「我講的比較實際一點,我有一個品牌。其次我有多年的經驗,知道哪些事比較重要。」谷月涵對他退休後再創業的優勢,簡單的做了結論,

他舉買肥皂為例,「去商店買肥皂,有品牌跟沒品牌的價格一樣,那當然買有品牌的。有品牌表示在意品質,有問題可以找到負責人,我不會為了騙顧客的錢把品牌搞壞了。」谷月涵說。

然而新創圈風險高,有品牌並不能確保商業模式萬無一失,他怎麼看待新事業的機會?有品牌會不會反而壓力更大?

谷月涵有30年外資經驗,習慣高壓跟長時間工作。
王郁倫攝影

「人沒有壓力的話,我早上沒辦法起床。我一定要有主動的因素。」谷月涵似乎已習慣與高壓共生。

事實上,10多年前,谷月涵也曾創立月涵投顧,最後慘澹收場。「我有創業過,當然創業的經驗不那麼理想,所以我有做錯誤的學習,現在聚焦風險控制。」他說。

身為分析師,最擅長批評企業哪家做的好,買進,哪家不好,給予降評,如今搖身一變成創業者,谷月涵顯得很淡定。

帶著外資圈豐富經驗,谷月涵的創業受到矚目。
王郁倫攝影

「以前常被說金融業很可笑,這些分析師都是分析、批評別人公司,卻沒有分析自己公司,其實從2008年金融風暴例子就知道,金融圈從沒有好好研究自己公司。」谷月涵說。

現在創業,「我會用同樣眼光去分析自己產業,核心能力在哪裡,風險在哪裡,如何控管?」谷月涵說,現在的創業計畫,他一定會想清楚,下一步要先走到哪裡,計劃更完整一點,也會先跟未來合作對象溝通,瞭解對方的想法跟技術需求,把外資分析的經驗轉化為實戰。

談退休,有限時間做更有效率的事

那麼忙創業,為何還要兼任寬量策略長工作?還會如外資圈工作一般,花如此多時間嗎?谷月涵回答:退休後,希望時間花在更有效率的地方,投資花的時間會少一點,在小公司工作的彈性會多一點。

谷月涵的退休人生,期望拿回更多時間主權,對台灣有意義的事,他還是願意做。

「我們是20多年的朋友也是競爭對手。」谷月涵談李鴻基,他表示寬量也算是金融圈新的商業模式,兩人一起合作,比較能達到目標,而兩人的目標就是要幫助台灣資本市場成長,幫助個別公司,尤其是中小企業在台灣能得到國際金融機構的注意。

谷月涵不諱言,過去在花旗上班,早上開完會工作做完了,或許還是需要待在辦公室「裝忙」,不然下屬可能不會認真做事。

但退休後,他未來會把時間放在更有效率的地方,對他而言,把時間花在找辦公室、員工,都不是很有效率,這方面寬量規模已經很完整(成立六年),在專業論壇上也有經營,已占有重要角色,對他而言此時加入就是很有效率的事。

「台灣先生」前花旗環球證券台灣區研究部主管谷月涵(Peter Kurz)去年底退休
王郁倫攝影

「台灣大部分企業專注生產,拿訂單做代工較多,比較少行銷的概念。」谷月涵觀察,行銷不只是行銷產品,也要會行銷公司,對投資市場而言,一個公司有比較好的溝通能力,就有優勢。

深知如何用最小的力量,達到最大的效果,深知外資看公司一定要看哪些部分,谷月涵不僅要替中小企業做外部包裝,也要協助企業提高內部管理方式達國際標準。

谷月涵過去在大型外資券商看權值股,但加入寬量後,谷月涵認為他可以提供專注拼接單的中小企業更多國際企業治理資訊,幫助優質中小企業獲得外資投資機會,扮演具不同職能的台灣先生。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王郁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