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活著到底為了什麼?柯文哲在醫療與市政之間,得出的深刻體悟

「放下世俗對成功和失敗的區別,是創業家最基本的修煉。」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 2018 年 AAMA 台北搖籃計劃暨創業小聚年會,笑稱自己是「台灣個體戶創業楷模」。因為在醫生的世界裡練就對生死的超然,換上市長身份後,面對任何挑戰也就能淡然以對。

無論是創業,還是工作,都不可能「零挫折」,但他認為,只要具備自己的人生觀和核心價值(core value),就有辦法撐下去。以下是演講摘要:

我的履歷很簡單。從台大醫學系畢業後,當了兩年兵,進到台大醫院當外科住院醫師 5 年,再到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擔任外科研究員一年,接著回到台大做了 20 年。簡單來說,我的人生有30多年的時間都在中山南路的兩邊走來走去,是個生活經驗非常狹小的人,對這個社會不太了解,但最後卻當了台北市長。

人生,許多時候都是意外。

我 35 歲就當外科加護病房主任,這個紀錄應該還沒人能突破。大家會問我,身為一個外科醫生,這樣的經驗對你的人生態度有什麼改變?

24 年前,台大醫院就有葉克膜、血漿交換的技術了,當人類沒有心臟、肺臟,可以用葉克膜代替;沒有腸胃道,可以吊點滴;沒有腎臟,可以用機器洗腎;沒有肝臟,可以靠血漿交換延續生命……。

看了這麼多延長生命的例子,我常問自己:到底怎樣才算是活著?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追求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這個問題的答案。有一次我去拜訪前總統李登輝, 他提到,「《論語》曾說『未知生,焉知死?』但這不對,應該是『未知死,焉知生?』」 當你面對死亡,才會回過頭看人生是什麼。

在生死決斷中頓悟:所有的挫折,都是過程

當你看過很多生死,你的邏輯會跟別人不一樣。因為人終究會死,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只是過程。人必須在過程中,尋找人生的意義。當有一天你想通這個道理,就會變很勇敢,所有挫折不再是挫折,也因為你再也不怕挫折,才能夠一關一關的過。

我的醫師生涯有三個階段,就如佛家所言的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終而回歸見山就是山。我清楚記得唸台大醫學系 5 年級時,我穿上白袍、為病人看病,那是「見山是山」的階段。

35 歲,我當上台大主治醫師兼外科加護病房主任,那時我有 10 幾年沒有看過病人,只要看病理報告、檢驗結果、心電圖等數據就可以下診斷,屬於「見山不是山」的階段。

可是很奇怪,過了 50 歲以後,我又看到病人了,而且還進而關注病人身旁的家屬。
 
王國維〈人間詞話〉:「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就是我 30 幾歲的寫照。那時候認知到,人沒有器官,還是可以靠機器維護。

到了 40 幾歲,才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救得回來。我曾收過一個 7 歲小男生,敗血症裝葉克膜,四肢都黑掉了,還腎衰竭。小孩意識清楚,會搖頭、轉頭,還會討水喝。那時候我只有兩個選擇:把四肢剁掉,或是關掉葉克膜讓他走。

你必須跟病人或家屬解釋,如果要活,唯一的機會就是把四肢剁掉。「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就是我 40 歲的體悟。

一般人沒有機會處理死亡,所以沒辦法體會要去決定他人生死,決定後還要跟他家屬溝通的感受。

到 50 歲,我開始有「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的感悟。園丁沒有辦法改變春夏秋冬,只能讓花朵在四季間綻放地更好看;醫師是生命花園的園丁,他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間,活得更好看一點。

自此, 我都常跟別人說,醫生是人、不是神,凡事「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但老實講,在台北政壇要心存善念不容易,每天要面對妖魔鬼怪。我有做到盡力而為,但如果沒有每天唸《金剛經》,心存善念撐不到一個禮拜。

面對打擊不難,最難的是還能不對人世失去熱情

過去,我以為自己會因為建置「器官全國登錄系統」拿到醫療奉獻獎,結果沒想到卻因為這件事被監察院彈劾。

人如果在衰,各種奇奇怪怪的事都會發生。在那之後,我又遇到台大醫院誤植愛滋器官事件、國科會案以及貪瀆案。還被抓去調查局問話:「你 4 年前買的 5 張塑膠椅在哪裡?」

我說能不能回去找,也進一步問後果。他說,「找不到,公務員貪瀆罪、10 年以上有期徒刑;找的到,公務員偽造文書。」我那天走出調查局,就決定選台北市長。

同樣地,2017 年世大運結束,我那時覺得自己為國爭光了。結果回家看電視,從 49 台轉到 56 台,所有媒體和政論節目都在攻擊我,連我都懷疑自己是共產黨。老實說,第二天還能準時上班、保持心平氣和,真的不容易。

但就像我在 TED 演講提到的:

最困難的不是面對挫折打擊,最困難的是面對各種挫折打擊,卻沒有失去對人世的熱情。

我認為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核心價值、人生觀,這樣不管面對什麼挫折或打擊,才不會崩潰。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會失去對人世的熱情,因為我有強烈的人生觀: 人一定會死。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只是過程,要在過程中尋找人生的意義。 懂了這個道理後,人生的榮華富貴,不過是一坨大便。那些世俗的成功與失敗,都只是人生的一部分。

好比創業,不可能每件事都成功,一定會遇到失敗,能夠放下世俗的成功和失敗的區別,才是創業家最基本的修煉。

別人看衰又怎樣,想做的事就去做

我在 20 歲就有3個願望:登玉山、腳踏車環島、參加大甲媽祖遶境。但是從 20 歲講到 50 歲都還沒行動,直到國科會案、台大器捐案、貪瀆案等事件爆發,那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

某天,我在報紙讀到鳳飛飛的死訊,對我打擊很大。因為我是她的歌迷,記得她最後一場演唱會是在台北國際會議廳,我那時很想去聽,但因為太忙,就想說等下次有空再去,沒想到那就是最後一次。

我突然領悟, 我們常會告訴自己:等我退休、等我升官、等小孩長大……,不用等了,就是現在!

在那之後,我立刻去爬玉山、腳踏車環島、大甲媽祖繞境。

從 2014 年的選舉、台北燈節到世大運,哪一場不是被別人看衰?我想給台灣人最大的啟示就是:Just do it. 勇敢地做下去就對了。雖然我今天是台北市長,可是回到 2014 年 2 月 17 日,真的有人認為我會贏嗎?

就跟世大運一樣,事後很成功,但中間發生很多事。我去試跑主場館,一跑就跌倒。跌倒了,再站起來、勇敢地跑到終點就好。

不怕失敗的人,才有機會成功

我幹過的事情裡面最困難的是「一日雙塔」,從台灣最北端騎到最南端,一天要騎 520 公里。很多人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騎一日雙塔,因為我想讓全台灣人相信:we can do something impossible。台灣是個小國,如果失去勇氣跟決心,請問我們還剩下什麼?

在一個混亂的社會裡, 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一路走下去,真的很難 ,但就像我騎完雙塔後,在臉書寫的一樣:

如果有完全把握才去做,那沒有幾件事可以做。

不怕失敗,才有機會成功,成功和失敗唯一的差別,就是意志力而已。

我希望在「ㄧ日雙塔」之後,臺灣任何一個人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遇到重重困難,好像怎樣都不可能完成時,總會想到曾經有一個阿伯,在全世界都不相信他的時候,堅持他的夢想不曾妥協過,他相信自己,堅持追求自己的夢想。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經理人網站》,整理、撰文:林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