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OYO、Paytm、Ola,印度新創也開始全球擴張

https://www.flickr.c

在國內蓬勃發展了近十年後,印度的新創企業在2018年開始走向全球。

在今年1月份進軍澳洲伯斯時,印度最大的本土打車公司Ola就揭開了全球化的序幕。不久,連鎖酒店OYO也緊隨其後大舉擴張。印度最新的獨角獸,線上教育公司Byju's也宣布了2019年早期的國際計劃。

OYO首席戰略長ManinderGulati表示:「我們堅信印度是最難突破的市場之一,因為這裡特別強調優質低價,不同的城市之間又富有細微差別。目前,OYO已經在印度市場上發展了業務基礎,一旦你投資建立競爭力,進入新市場就容易多了。」

或許出於同樣的想法,印度其他幾家年輕的科技公司也都在進行全球擴張。

印度幾家年輕的科技公司都在為了全球擴張做準備。
鈦媒體

為何要跳出印度?

憑藉13億人口,印度擁有巨大的潛力。印度的互聯網和智慧手機用戶數量正在迅速增長,個人購買力也在不斷提高。對於那些在印度尋求增長的國外互聯網公司來說,這個市場如同一杯芳香四溢的雞尾酒。垂涎三尺的逐「香」之徒,包括電子商務巨頭亞馬遜、叫車軟體Uber,以及Tinder和Bumble等約會交友軟體。

這種趨勢加劇了印度公司的競爭(例如Ola和Uber、Flipkart和亞馬遜之間的大戰),或許也促使了印度的新創公司走出國門,去海外一爭雄長。

這些年輕的印度互聯網公司已經滲透到印度國內大部分熟悉互聯網的地區,但也面臨著市場飽和的問題。其他人則進入購買力更高的市場,希望增加收入。

追蹤印度新創企業的獨立顧問Harish HV表示:「商業理念的生命週期變得比以前更短了,佔領市場的窗口期也比以前短得多。不可能在一個市場建立業務,然後就地成長,等到市場飽和再去其他地方開拓。」

除此之外,投資人尋求投資回報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資訊與決策教授Kartik Hosanagar認為,「這些新創公司已經以極高的估值籌措了大量資金,它們需要快速增長來證明這些估值是合理的。」

然而,盲目追求海外增長可能沒有好處。專家認為,對於一家年輕的公司來說,選擇合適的市場進行擴張才是關鍵

「就單位經濟基礎而言,全球市場擁有更大的額度規模和絕對利潤率。如果只是追逐人口數量的話,那麼巴基斯坦、孟加拉、衣索比亞、奈及利亞等國將是首選市場。」顧問公司畢馬威的前合夥人Ankur Nigam說。「大家都在尋找成熟市場,在這些市場中,服務質量和客戶體驗是差異化所在。」

分析師表示,新創企業一旦找到了合適的擴張市場,一個印度團隊就有足夠的能力站穩腳跟。

全球擴張的可行性

鑑於其多樣性,印度通常被認為是一個多國聯合體。專家稱,這意味著一家在印度做出過成功產品的公司,更有能力同時處理多樣化的市場

例如,Ola在印度的110個城市提供服務。為了適應來自印度不同地區的司機,Ola司機端的應用程式提供了超過12種不同的語言。所以,對Ola而言,將外語包括在內或許並不難。

此外,海外擴張也讓創辦人與新的人才合作,開發出真正全球化的產品

Byju's就是走這條路線的公司之一,這個K12線上教育平台正在開發一款針對國際市場的產品。本週早些時候,Byju's從南非的Naspers和加拿大養老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那裡籌集了5.4億美元。

Byju's的首席執行長MrinalMohit說:「我們正在讓YouTube的一些網紅教師來印度錄製課程,幫助我們開發產品,這些人是所在領域的專家。一開始,我們的目標市場是英語國家和英聯邦國家。」

前車之鑑

毋庸置疑,這種全球擴張的夢想也存在巨大風險。

華頓商學院的Hosanagar表示:「在印度行之有效的戰略和產品,可能無法在所有的國際市場運作。」

印度外賣巨頭Zomato是「過大過快」現象的最佳例子。早在2012年,Zomato就在杜拜推出,接下來的幾年裡,公司迅速擴張,進行了一系列收購。此後不久,擴張開始給公司的財務帶來沉重的負擔。

「互聯網是他們的業務基礎,但和其他公司一樣,他們同時也是線下的。一些業務必須和司機聯盟,有些業務必須與當地賣家合作,有些業務要和教育機構、餐館等建立聯繫,」德克薩斯州的諮詢公司Everest集團的副總裁Yugal Joshi說,「雖然他們可以將技術平台移植到這些市場,卻無法在一夜之間就建立起這些聯盟。它們不是Netflix,Netflix只需要傳輸現有內容,並且能在新的市場輕鬆完成。Zomato等公司需要強大的線下營運模式才能運作。」

援手

印度新創公司的一大優勢是,它們的投資者往往是外國企業,可以幫助引導它們進行國際擴張

比如,華住酒店集團對OYO在中國的迅猛增長就發揮了重要作用。Ola和OYO都得到日本投資巨頭軟銀集團願景基金的支持。Byju's的投資者包括陳-祖克伯計劃(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和世界銀行的投資部門——國際金融公司。

「國際投資者的參與,意味著印度公司能夠更好地處理外國市場的合規和監管事務,」顧問公司Greyhound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師Sanchit VirGogia說,「在戰術層面上,他們提供了辦公空間、人才和其他實現運行所必需的支持。」

除了投資者,本地人才也是這個難題的關鍵部分。畢竟,落地團隊必須了解當地市場的細微差別

KPMG的Nigam表示,「一般的做法是選擇一位優秀的執行者,將其空降到新開拓的市場。但沒有那麼簡單,需要考慮地方風格、接觸感受、文化審美,以及與客戶、供應商、銀行、員工等利益相關者的融洽關係。因此,領導者和管理層的選擇,可以說奠定了成敗的基調。」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作者:志象網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