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Tesla、WeWork到Facebook,科技巨人當年的創業故事

flickr

2008年,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海嘯席捲全球。作為海嘯中心的紐約人去樓空,一片狼藉。

混亂中有幾位年輕人把整棟辦公樓包下來再分租給那些剛剛失業的金融從業者——也許這些曾經高傲的金融才俊需要一個像樣的辦公地點挽留一點自尊。

2008——巨頭的窮途與新生

馬斯克還不是鋼鐵人,特斯拉和SpaceX也瀕臨破產。

美國西海岸的矽谷也不太平,各大科技公司頻頻裁員,工程師們的日子不好過,大佬們也過的跌跌撞撞。

2008年,馬斯克還不是鋼鐵人,特斯拉和 SpaceX也瀕臨破產。
SpaceX

這一年過得最難受的當屬鋼鐵人馬斯克了。 賣掉PayPal,順利套現1.8億美金的馬斯克把全部資產投入到兩家看起來非常不穩定的新創公司——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以及航空科技公司 SpaceX

編按:「套現」指賣出證券、貨物或不動產等以收回現金。

改變世界不僅需要決心和勇氣,還需要足夠的銀子和運氣

2008年的馬斯克還不是鋼鐵人,他也缺錢。在兩家公司完成數億美金的融資後,經濟危機導致投資機構退縮,再也找不到願意繼續支持的投資方了。

瀕臨破產的特斯拉和SpaceX開始了大規模裁員,然而開源節流,減少成本仍無法解決兩家公司的根本問題:對巨額研發資金的需求。只有源源不斷的注入風險資本,才能維持兩家還未商業化公司的運轉。

2008年底,絕望的馬斯克意外接到一個電話,NASA願意採購SpaceX的一系列產品,並預付一筆訂金。兩天後,特斯拉的老股東決定貸款給公司。「Merry Christmas!」鬱悶了一整年的馬斯克怎麼也不敢相信問題竟在聖誕節前迎刃而解。

以48億美元賣身的雅虎,曾拒絕微軟450億美元收購

跟馬斯克差多不郁悶的還有Yahoo雅虎創辦人楊致遠。

shutterstock

這一年,雅虎裁員超過2000人,作為第一代網路創業明星企業,雅虎在2008年迷失了方向。在國際化與本土化的戰略上猶豫不決,主要業務增長乏力,新開業務面對強烈競爭。

這時,科技巨頭微軟提出450億美金並購雅虎的方案。外界普遍認為,這對於彼時的雅虎是個非常好的選擇。然而,楊致遠最終還是拒絕了這個收購。楊致遠不像馬斯克運氣那麼好,吃了閉門羹的微軟隨後開發了一系列雅虎的競品。

2008年底雅虎股票一瀉千里,楊致遠被迫卸任CEO

Facebook乘著的社群春風,勢如破竹。

Facebook乘著的社交春風,勢如破竹。
shutterstock

雅虎拒絕了被別人收購,也有人拒絕了雅虎的收購。

早在2006年夏天,雅虎就出價10億美金欲並購剛滿兩歲的Facebook。22 歲的哈佛輟學生初來矽谷,雖然對矽谷資本和網路巨頭們的大手筆早有耳聞,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成立僅僅兩年的Facebook已經成為多個巨頭的收購目標,雅虎更是給出了10億美金的報價。

10億美金對於當時的祖克柏來說是個天文數字,更確切的說,這對於任何一個22歲的年輕人來說都是天文數字。糾結了半年的祖克柏最終放棄了這個併購邀約,所有人認為他瘋了。

兩年後,2008 年,Facebook 完成了來自微軟、李嘉誠等投資方超過3億美金的融資,獨立訪問量首次超過MySpace,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社群網路公司。

同年,以Facebook為原型的電影《社群網站》開拍,由著名導演大衛·芬奇執導。Facebook估值超過100億美金。

100億美金的Facebook吸引了各路好手,包括Google的高層主管,祖克柏的哈佛學姐雪柔·桑德伯格。她於2008年加入Facebook,擔任COO,並開始大刀闊斧的商業模式改革。

靠著德州撲克小遊戲,Zynga光速上市

如日中天的Facebook想到的第一個商業化嘗試就是開放平台,讓更多的開發者在平台上開發應用軟體,用戶付費給這些應用軟體,Facebook抽走一部分利潤。

這種模式在沒有熱門軟體的情況下一直不溫不火,直到由幾個年輕Geek組成的小開發商Presidio Media在Facebook上開發了一款簡單的德州撲克遊戲,幾周後,這款遊戲引起了巨大反響。

Facebook看出了這款遊戲的價值,主動聯繫這個開發商,並持續為用戶推薦他們的德州撲克遊戲。2008年,Presidio Media的德州撲克遊戲讓他們變成在Facebook上最受歡迎的開發商。

日進斗金的Presidio Media後來改名Zynga,他們在2008年底開發的另外一款遊戲《Farmville》(開心農場)讓這個曾經的小作坊變成了Web 2.0時代的遊戲霸主,短短3年後Zynga在NASDAQ上市。

曾被嘲諷「手機怪胎」 App Store成為行動網路奇點

「讓第三方開發軟體內容」,不僅Facebook發現了這個巧妙的商業模式,2008年的蘋果也嫻熟地運用起來。這一年蘋果發布第二代手機產品 iPhone 3G——在經受了整整一年的非議、吐槽、謠言之後發布。

Shutterstock

前一年,賈伯斯的第一代蘋果手機並不被認可。用戶吐槽iPhone沒法刪短訊,營運商嫌iPhone貴的離譜,友商更嫌iPhone屏幕過大,容易碎。

2008年的手機霸主是Nokia,Motorola。掀蓋、滑蓋、全鍵盤,那時候手機的外形五花八門,唯獨大螢幕的蘋果被上百家媒體嘲諷為手機中的怪胎,蘋果手機的銷量甚至趕不上Nokia的隨便一個型號的手機銷量。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使飽受嘲諷,2008年iPhone 3G的外形基本沒有變化。

面對質疑,賈伯斯霸氣回覆「用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隨後用戶在iPhone裡驚奇的發現了一個新的玩意——App Store,帶有552款第三方軟體的蘋果商店。

2008年蘋果商店的誕生不僅刺激了蘋果的軟體內容生態,更是行動網路的奇點,人們在用了多款應用後慢慢明白了自己要什麼。

3年之後,蘋果超過Nokia變成手機之王;又過了3年,Nokia宣布手機業務破產。歐洲的傳統手機巨頭被矽谷的非專業戶打敗,外人一定看不明白,Nokia明白時也晚了,只有矽谷的公司明白的恰到好處。

Google與蘋果的抗衡:廉價收購Android

2008年的Google是當之無愧的網路巨頭,搜尋業務全球第一,廣告收入網路公司第一,市值超過1000億美金,此前又花了16億美金並購了影音平台公司Youtube。成立短短幾年的Youtube被天價收購,變成矽谷創投的佳話。

那時候Youtube還能看色情影音、那時候Youtube大部分內容來自用戶、那時候還能看到小賈斯汀青澀的彈唱、那時候排名第一的影音是一位大叔模仿不同年代的熱門舞蹈、那時候還沒有網紅。

當Youtube被預裝在第一代iPhone裡時,Google發現拿著手機看Youtube影音的用戶激增,行動裝置的用戶黏著性更好,產生的內容品質更高。Google自然明白了同樣在矽谷的老大哥蘋果公司的深謀遠慮,搶占行動市場,刻不容緩。

2008年,當外界普遍認為Google要出行動終端產品與蘋果正面交鋒時,Google搬出了幾年前廉價收購的一個小工作室的產品Android——一個手機系統。

2008年,Google搬出了幾年前廉價收購的一個小工作室的產品Android——一個手機系統。
shutterstock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Google選擇了從另一個角度與蘋果競爭。開源、免費、多元化,Android迅速吸引了一批垂涎智慧系統的手機廠商,hTC、三星、先後加入到Android陣營。至此,智慧型手機時代大幕拉起。

2008年,危機中誕生的超級獨角獸

經濟不好的時代,Groupon靠團購發家致富。

2008年的時候,矽谷還沒有「獨角獸」(指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的初創公司)一詞, 矽谷的創投們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募資不順,對美國本土投資消極。

常年混跡於各個國家的項目評審席以及LP宴會廳的大佬心想,有這麼多的演講應酬,總得創立點新詞,簡單易懂,聽起來高大上,又能唬住LP和創業小白;靈光一閃,「SOLOMO」一詞橫空出世。

SOLOMO,即social,local,mobile三個單詞的縮寫拼在一起。後人給這個單詞各種各樣的釋義。簡單的說,就是社群、本地、行動,這是當年的創業風口

來自芝加哥的安德魯·梅森不懂什麼叫風口,更沒聽說過矽谷,但是學音樂的他更喜歡程式語言。

2008年,他所在的新創公司The Point瀕臨破產,他提出公司需要轉型。怎麼轉呢?他心想,既然經濟不好,大家都缺錢,那我就建個網站專賣比市面上便宜的東西,但是前提是買的人要足夠多,讓網站上的商家薄利多銷。

沒想到這個簡單的點子一下就在芝加哥地區紅了起來,用戶成幾何數成長,老闆直接關掉了老業務,讓梅森當CEO來運營這個新業務。

老闆艾瑞克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混過矽谷。嗅覺敏銳的他隨後自掏腰包注資了這個公司,並將之介紹給矽谷知名創投公司NEA

梅森是創業新手,不怎麼會融資,他求助老闆。老闆告訴他,在做融資演講前,先給公司想個好名字,就叫 Groupon(團購鼻祖)。

團購鼻祖Groupon
shutterstock

Groupon 順利融到了來自創投風投NEA的400萬美金投資,在那個人心惶惶的金融危機裏,賣便宜貨的團購公司Groupon迅速在美國站穩腳跟,並開始瘋狂的國際化擴張,只用了16個月就做到了估值10億美金

2011年,Groupon上市,市值接近200億美金。早年沒去過矽谷的芝加哥小夥梅森用矽谷的錢花3年多的時間完成了逆襲,成了創富神話。

在法國旅遊打車難,Uber應運而生

不是每一位用矽谷創投錢的小夥都這麼幸運。

20歲出頭的卡拉尼克從加州大學輟學,開始了漫長的創業之旅。矽谷的創投看他聰明伶俐,能說會道,最重要的是寫的一手好Code。便在網路創業最紅的1998年給了他一筆錢讓他開始折騰。

哪知他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他曾長時間靠家人救濟度日。直到2007年,他創立的軟體公司才被同行廉價收購,收購價格剛夠還投資人的錢。

不管怎麼樣,如釋重負的卡拉尼克開啟了半退休狀態,憑借對矽谷和創業了解,他一邊休假一邊給一些創業公司做顧問,賺些顧問費。

2008年,在法國與朋友遊玩的他因為經常打不到出租車而郁悶,朋友說:怎麼沒有一個軟體公司開發一個打計程車的軟體

天生的創業者總是嗅覺敏銳。卡拉尼克回到舊金山,開始了新的創業之旅,他與那位朋友一起開發了一款叫車軟體,這款軟體不僅能調度計程車,還能讓閑暇的私家車接客。這款軟體叫UberCab,後來改名叫Uber。

2008年的矽谷有各種大會,開發者大會,產品發布會,高科技展會,設計師大會。

Uber在舊金山灣區走紅與這些大會有緊密的關系,每次各種大會舉辦的時候,通勤都變成了一大難題。當地政府沒法解決,只能借助外力,Uber變成了各方的首選。

跟著年輕人奔波的「氣墊床和早餐」成就了Airbnb

兩位剛從羅德島設計學院畢業的大學生布萊恩和喬來到舊金山參加設計師大會。初來乍到,他們用Uber叫車穿梭在城市裏,發現其他參會者跟他們有著同樣的訴求。

年輕、好奇、仿徨,在2008年的那場經濟危機裡,許多像布萊恩和喬這樣的大學生一畢業就要面臨失業,剛畢業的年輕人穿梭在各大會場裡尋找機會,互相傾訴,抱團取暖。年輕人變得更低調務實,更願意敞開心扉,接受各種之前不願嘗試的機會。

這些到處尋找機會的大學生負擔不起舊金山高昂的飯店,有時候甚至因為住在郊區而顧不上吃早飯。

年輕的布萊恩和喬看到這些,租了一間地理位置方便的民宅,並在客廳裏安上了舒服的氣墊床,不僅為參會者提供一個容身之處,還為他們提供可口的早餐。

小民宅的生意越來越好,他們幹脆拉更多的房主來做這個生意,並成立了一個公司,叫Airbed and Breakfast,公司名簡單直白,「氣墊床和早餐」。幾個月後,他們簡化公司名為Airbnb

Airbed and Breakfast,公司名簡單直白,「氣墊床和早餐」。幾個月後,他們簡化公司名為Airbnb。
ifanr愛范兒

2008年,黑暗中的破繭成蝶

2008年,次貸危機。多國股市攔腰斬,華爾街多家投行破產,美國失業率接近10%,歐洲國家冰島宣布破產

人們說這是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寒冬中的寒冬,超過了1929年那次,也超過了2000年的那次,人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嚇破了膽,仿佛世界末日要來臨。

2018年,當我們再回頭看這些公司時,他們有的市值超過萬億美金,有的成了新創公司裡的超級獨角獸,有的風光一時,瀕臨破產。

其實,在那場貌似天昏地暗,世界末日的經濟危機裏更多的公司得以洗禮、進化。

「十年很短,一天很長」。2008年紐約某個漫長的一天,那兩個包下整棟樓的年輕人註冊了公司,取名 GreenDesk。他們以「便宜」「環保」為賣點,再分租給那些失業的金融精英。

這個公司就是WeWork的前身。

WeWork Labs全球負責人洛伊.亞德勒(Roee Adler)。
WeWork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愛范兒,作者:矽兔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