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未來我們全都會成為 AI 的學生嗎?

Aleutie via Shutterstock

「打敗人類」的 AI 教師,離不開人類的教育

在 AI 與教育各式各樣的結合方式中,「AI 教師」絕對是最吸引眼球的一種。一方面英語流利說、乂學教育紛紛打出了 AI 教師的旗號,另一方面也有企業推出過 AI 教師和真人教師的教學能力 PK,最後得出結果是 AI 教師的教導能力真的略高於真人教師……

如此看來,好像真人教師的地位已經岌岌可危了。但如果抹去那些不切實際的科幻光環,我們會發現 AI 距離替代真人教師,還遠著呢。

「打敗人類」的AI教師,離不開人類的 AI 教育

首先我們要來看看,現在的「AI 教師」 都已經達到了什麼水平。

如果進行一個粗略的分類,AI 教師可以被分為擁有專業學科能力的「一刀流」,和擁有綜合教學方法的「內功流」。

一刀流中最典型的就是「英語流利說」這樣,利用 AI 在 NLP 方面的專業能力,訓練模型來識別用戶語音,判斷外語發音的精準程度通過單詞和發音之間的映射關係,「AI 教師」可以告訴用戶哪一個單字的發音是錯誤的。

但此前經過我們的實測也能發現,算法對於用戶發音的判斷並不是 100% 準確的。尤其在我們測試時,發現或許是因為音頻分割較為困難,算法常常不能識別出 a、the 等等短音節單字。而且即使檢視出了讀音有誤,這類軟體也只能重複播放標準讀法,不能真的像真人教師那樣通過口型來矯正我們的讀音。

英語流利說網頁介面
36氪

同時我們發現,NLP 判斷口語語音僅僅是這類產品的入門功能,大多數時候流利說們仍然會提供真人教學作為後續的增值服務。

內功流的代表,就是推出了教育界人機 PK 的事件的乂學教育。這類主打內功的產品一般會注重對學生學習流程和模式優化,比如透過前期測試確定學生水平、透過不同學生不同的學習體系去制定客製化的學習方案,在學習過程中精準捕捉學生的狀態變化,在教學內容上做出調整。這樣一來,就可以盡可能地實現為學生量身打造的學習方案,因材施教。在乂學教育組織的人機 PK 中,兩組學生都每天學習同樣的時間,所有學生在最後一次課結束後,進行了 60 分鐘的紙筆後測。通過前測和後測來比較兩組學生的學習效果。真人組學生平均分數 26.18 分、AI 組學生平均分數 36.13 分。

AI 與真人的測驗分布圖
36氪

不過即使在人機 PK 中,所謂的 AI 教師也是由一系列真人教學影片和題庫組成,並非真的是一個和用戶進行交流的人格化教師。加上測試時間短、樣本有限,並不具有十分權威的參考價值。

或許,AI 教育機構也不想消除真人教師……

從以上的案例來看,我們也能發現所謂的「AI 教師」其實噱頭大於實際意義,在他們的教學過程中,都少不了人類教師的參與。但即使在更加理想的狀態下,我們擁有了可以跟學生對答如流、可以為每一學生製定獨立學習計劃的 AI 教師,真人教師的存在依然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首先,教育需要「人治」。

回憶起記憶中的教師們,我們除了想起他們教授的知識,也會想起他們教給我們做人的道理和在低潮時對我們的激勵。宏觀來說,人類的每一種文化都推崇尊師重道,是因為一位優秀的教師在人格上形成的榜樣力量甚至可以影響幾代人。退一步來看,教師面對學生不同的學習狀態,給予不同的表揚、批評、激勵,從情感和情緒上對學生施加影響,因而提升學習效率。這一點是技術難以替代的。

其次,在教育這門生意中,人力帶來的增值能力是短時間內難以消除的。

教育是值錢的,這件事我們一直都知道。而教育差價,往往就來自教師本身,教師能力 × 教師注意力分配=教學價值。就像大學生家教通常收費一小時幾十到一百元,但有十幾二十年的名校教師做家教就能每小時收費五六百甚至上千。一對一教學也一定會比小班教學收費更高,而小班教學比大班教學收費更高。而 AI 教師沒有「名校」、「經驗」這種對於價值的判定標準,就難以形成明晰的價格區分,也讓消費者無從選擇,這種狀況在市場體系上是非常不健康的。所以在今天,很多主打 AI 教育的企業都與線下真人教師授課相結合,用真人教師拉開價差。

換個角度思考,除了取代人類原有的工作以外,AI + 人工也許才能達到更好的工作效率
maxuser via Shutterstock

真人教師還在,但是他們會變成什麼樣?

不過,未來教師的工作形式發生變化,幾乎已經是一種必然趨勢了。

1、 教師逐漸變成 AI 的「管理者」

此前 AI 企業 Soul Machines 研發的 AI 教師 Will 曾在一家紐西蘭小學「試講」過幾天,這家小學的教師們表示,這段時間自己的工作發生了很大變化,在學生利用投影幕和平板進行學習時,教師承擔的更多是管理學生學習進度、針對性解答問題的工作。智慧化地去制定個性化學習內容、圖像識別批改作業、NLP 矯正口語……未來教師很可能成為這些工具的管理者,更多地關注學生的學習狀態,而不是將時間花在學習內容本身上。

2、 教師教學品質大幅提高

結合上述這些節省時間的工具,教師可以空出更多的時間,而這些時間就可以被用在對個別學生的關懷和指導上。等於以前教師要用 50% 的精力來講一班課程、50% 的精力來指導學生個體,那麼未來很可能教師只需要用 25% 的精力來關注通用課程 AI 教學的進展、60% 的精力用來指導學生個體,剩下的精力還可以用來精進自我,透過提升教師時間分配數量和質量,而大幅提高學生學生所接受到的教學品質。

當教學這件事被 AI 所取代,教師反而有更多的餘裕去控制進度、並依照每位學生程度不同來加強教學,整體而言教學品質應是提升的。
shutterstock

3、「泛教學」崗位數量的增加

或許很多人還是認為這種情況會減少市場上對教師的需求,但在我們看來,AI 教學不光能改善當下的課堂教育,也會進一步推進遠程教育的發展,讓教育走進更多地方。在不考慮人口基數的前提下,教育市場的需求很難萎縮。同時即使前線教學崗位的需求減少,在建立教育類別知識圖譜、訓練相關 AI 模型的大後方,反而會創造出更多工作崗位。

想到這裡,我們反倒開始期待起 AI 教師和真人教師共事的畫面來。在 AI 能夠改變的無數領域中,教育一定是影響最為深遠的一項。因為它改變的不僅僅是人類物質經濟的增速,還有人類靈魂的成長速度。

本文授權自《36氪》,作者:腦極體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