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ARKit、ARCore 爭相入場,創業者們該如何吃這兩顆定心丸?

今年 6 月,蘋果 ARKit 擴增實境平臺亮相 WWDC 2017,業界為之一振:一向看好 AR 前景的蘋果終於出手了!而近日,Google 也馬上跟進,推出 Android 平臺的擴增實境 SDK——ARCore,並號稱將要安裝到一億台 Android 設備上。蘋果、Google 兩大巨頭的入場,將會對產業以及產業內的創業者們帶來什麼影響?

蘋果與 Google 都是有備而來

早在前幾年 VR 如日中天,當幾乎所有人都在佈局 VR 的時候,蘋果卻始終不為所動,相反,從一開始蘋果就更加看好 AR 而非 VR。蘋果 CEO 庫克也不止一次地在公開場合表達了蘋果對 AR 的興趣。

比如去年 9 月,庫克在 ABC 新聞刊登的一篇採訪中說道:「毫無疑問,VR 技術和 AR 技術都很有意思。但我覺得 AR 技術在目前看來更重要。」庫克表示,「VR 技術雖然能令用戶在體驗的過程中更加投入,但 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具備的商業價值會越來越低 。到那時候,人們將不再對它產生興趣。」因此,他又暢談了自己對 AR 未來的想像:「AR 讓我們雙方可以愉快地坐下來並且交談,同時也能讓我們共同看到一些畫面。我們看到的可能是我們所說的事物,也可能是一個並不處於身邊的人,而 AR 技術能將他呈現在我們面前。」

基於 ARKit 的 Demo 產品
動點科技

不僅僅是看好 AR,蘋果實際上也早已透過投資收購等方式累積 AR 技術 ,而其中跟 ARKit 最直接相關的便是 Metaio,蘋果於 2015 年 5 月收購這家新創,透過 Metaio 可以在幾分鐘之內便創造一個擴增實境場景。在被蘋果收購之前,Metaio 曾與 Vuforia 一道被稱之為 AR 引擎界的兩大支柱,當時 Metaio 就已經擁有 14 萬開發者。

而 Google 更是 AR 技術的先驅,Google 於 2014 年 6 月 5 日便已經啟動 Project Tango。而說到 Project Tango 就要說起源自於 Google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 group(ATAP),一個類似於 Google X 實驗室的技術研究部門。Google 當年向聯想出售 Motorola 時,Google 刻意從 Motorola 中保留 ATAP,而 Project Tango 便是出自 ATAP。配合 Project Tango 獨特的行動設備和 SDK,開發者們可以方便的在應用中使用 AR 技術。

然而,Tango 需要透過特殊硬體模組才能實現,需要專門的視覺計算晶片、攝影機鏡頭、深度攝影機鏡頭和感測器,模組臃腫,以至於目前使用 Tango 方案的手機也僅僅只有聯想 Phab 2 Pro 和華碩 Zenfone AR 兩款,而且後者直到本月初才發佈。

ARCore 則被譽為 Tango 簡單版,其透過軟體方式實現 AR 功能,對硬體要求不大,僅需單眼攝影機鏡頭即可。Google 方面表示 ARCore 原本是 Tango 計畫中研發的底層支援技術。今天大家看到的 ARCore,是從自 2014 年以來的 Tango 身上吸取了大量的經驗教訓後得到的產物。

動點科技

巨頭入場,將為創業者帶來什麼?

蘋果與 Google 都是有備而來,那麼 ARkit 與 ARCore 對整個 AR 產業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這可能還需要按照產業的角色分別分析:

對於以微軟、Meta、ODG 等為代表的 AR 眼鏡廠商而言,阿里巴巴天貓互動技術專家蔣佳憶曾在知乎上發文表示 ARkit 對其影響不會太大。「因為 AR 眼鏡本身就不是服務於當下的 C 端客戶,大部分都給 B 端客戶制定規格進而使用,而且短期內不會有很大的出貨量。」相反,蔣佳憶也認為這其實對 AR 眼鏡廠商是好事情,「因為手機體驗 AR 是有各種缺陷的,例如無法解放雙手,但是手機上玩 AR 可以快速教育用戶,當用戶習慣於 AR,並且想要更高品質的體驗的時候,AR 眼鏡就可以考慮轉型服務於 C 端。」

同樣的,ARCore 對 AR 眼鏡廠商的影響也應該是一樣的,而且至少到目前為止,ARkit 與 ARCore 的功能還是極為相似的:

ARCore 能實現的功能,主要有三個方面: 運動追蹤、環境理解和光線預測 。使用者拿起手機可在桌面上事先劃定好一定的區域,然後將各種虛擬的卡通人像放置在該區域中。同時,虛擬人物也可以在真實環境中來回走動,甚至走近它。另外,當燈光變暗,這些虛擬人物身上的亮度也會降低。

蘋果 ARKit 也將包括快速和穩定的運動追蹤、基本邊界的平面估算以及光線預測功能。可以說,ARKit 與 ARCore 至少在目前階段在功能上基本上是一樣。

動點科技

對於其他 AR SDK 玩家而言, 由於 ARkit 與 ARCore 直接對標的便是這些企業,這些 SDK 玩家勢必是最受煎熬的一群人。

對此,蔣佳憶表示目前除了 Vuforia (編按:由美國無線通訊大廠高通所開發的產品,Vuforia擴增實境軟體開發工具包)以外,並沒有哪家有拿出來可以服眾的單目 SLAM 演算法 SDK,而從發佈會 Demo 來看,ARkit 效果超過所有其他玩家,對大部分 SDK 都是比較致命的打擊。不過,蔣佳憶也表示 SDK 玩家也並不是完全沒空間,「ARkit 並不是完美無瑕並且功能齊全,在這個基礎上擴展功能還是可能的,所以此時的 SDK 公司應該仔細思考自己如何定位,找到自己的價值和 ARkit 共存。」

視+AR 共同創辦人塗意也在蘋果 ARkit 發佈之後告訴媒體,在 ARkit 發佈之前,「iOS 平臺上主要透過協力廠商 SDK,比如 EasyAR、Vuforia 等實現 AR 功能。」並承認 ARkit 正式發佈以後一定會有「很多遊戲公司直接使用 ARkit」,這的確對視+AR 的 EasyAR 構成了直接影響,不過塗意也強調有競爭才是好事,「(ARkit)做得挺好,能啟動市場。」。

在 Gooogle 發佈 ARCore 之後,塗意則在朋友圈內評論:「以後跑不動 SLAM 的手機都得換,AR 帶動換機潮,買買買。SLAM 只是 SDK 中的米飯,而 EasyAR 會做一手好菜。差異化和雲端化會是 SDK 下半場的主旋律。」顯然,塗意認為面對 ARkit 與 ARCore 兩座大山,協力廠商 SDK 企業依舊有機會。

太虛 AR 創辦人鐘復興也同意差異化是協力廠商 SDK 企業的機會,在之前的採訪中,鐘復興表示,當初看見 ARKit 時,第一感覺並不是外界危言聳聽的所謂天塌了、沒路了,而是高興。「很簡單,因為這至少證明了我們選擇的技術方向正確的 AR 技術是有非常多的需求存在,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做到滿足所有的 AR 技術需求,所以我們目前的策略不會調整,依然保持在底層核心技術上的探索與前進。」

亮風台共同創辦人唐榮興則在 ARCore 發佈之後將該消息第一時間轉發到了朋友圈,並表示:「AR 成為手機標準配備時代來臨,AR‘iPhone 智慧機’仍需時日,但 AR 時代已可期(待)。」

在華為研究 VR、AR 的張夢晗最近也在知乎上表示,「有實力的大廠要不自己建構 AR 能力參與競爭,要不就尋求合作和併購快速具備參戰的籌碼,如果 Vuforia 在這個時間點被高通拍賣,絕對不是當年幾千萬美金的白菜價,好的 AR SDK 廠商會成為被追捧的對象。」張夢晗認為,ARKit 和 ARCore 能淘汰一部分弱雞 SDK,但又能把其它更為優秀的 AR SDK 的價值拔高。

不過,對於 AR 內容生產者而言 ,ARKit 和 ARCore 的發佈絕對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蘋果和 Google 相繼推出基於 iOS 和 Android 的原生 AR 演算法,這意味著所有 APP 不需要集成任何 SDK 就可以具備相應的 AR 開發能力,相信所有的 AR 開發者都會在第一時間下載使用。

AR、VR 購物平臺開發者胡羅舶便是這樣的例子之一,胡羅舶 CMO 陳薈竹告訴媒體,他們使用 ARKit 已經有 1 個多月,而在 ARCore 發佈之前其甚至都已經準備好可以在 ARCore 運行的內容。「ARKit 發佈的時候我們感覺終於可以面向大眾使用 AR 了,而 ARCore 發佈時我們更興奮地感覺到多年的 R&D(研究與開發)終於可以實現了。」陳薈竹如此回答。

另外,陳薈竹也從應用方的角度表示,ARKit 和 ARCore 應該不會統一 iOS 或 Android 平臺,一方面是因為 ARKit 和 ARCore 目前的功能都還不夠完善,尚不具備圖像識別、雲端識別等基礎的 AR 功能,協力廠商 SDK 還有很大的機會。「而且協力廠商 SDK 可以同時支持 Android 和 iOS 平臺,對於開發更便捷,在這方面有很大的優勢。」

應用方也為協力廠商 SDK 企業吃了一顆定心丸。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點擊以下連結

臉書交流最新活動Line@互動訂閱電子報發表專欄、建新創資料

本文授權自《動點科技》,作者:张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