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初聞共享樂開懷、再聞共享剩感慨—看共享經濟在中國的亂象

2016 年,共享經濟在中國的創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在 Uber、Airbnb 等企業的啟發下,創業者們發明共享單車。橙黃藍紅綠各色的單車宛如彩虹一般從天而降,擠滿中國許多城市,更遍地開花到世界各國。

延伸閱讀敲響死亡鐘聲!中國共享單車產業開始清場,第二家共享單車宣布倒閉

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共享單車在解決使用者出行最後一公里這件事上,做出一些有效創新。但野蠻生長過後,共享單車們帶來的麻煩也有目共睹。其中最為突出的現象是一停一大片、一壞一大堆。

共享單車們還在不斷尋找與城市和諧相處的法則,但它的模仿者們已經等不及了。

共享單車
ifanr愛范兒

單筆最高融資 5 億,共享充電寶是最優秀學徒

如今在中國商場或者車站等公共場所,經常會發現共享充電寶裝置。與共享單車邏輯一樣,使用者只需要掃描二維碼,就可以拿到一個共享的充電寶。儘管這個產業才僅僅發展大半年的時間,共享充電寶們已經分出三大門派:桌面充電、小機櫃、大機櫃。

  1. 桌面充電:代表企業北京小電科技,有 3 個插口。
  2. 小機櫃:代表企業是街電科技,可以放 6-12 個充電寶。
  3. 大機櫃,代表企業是來電科技,可以放置 30-40 個充電寶。

共享充電寶
ifanr愛范兒

共享單車的野蠻生長讓它與城市的矛盾越來越突出,前不久上海已經開始要求共享單車企業暫停新增投放共享單車,同時各地的共享單車墳墓也越來越多。

在共享單車的負面影響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也有不少媒體對共享充電寶這位學徒發出質疑的聲音。

但似乎已經沒有什麼能阻止共享充電寶的進擊。一筆又一筆的融資接踵而來。有人統計過共享充電寶融資頻率最高的那段時間,也就是今年 4、5 月份,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就有 11 筆融資達成,近 35 家機構入局,融資額約為 12 億元。

這還不是最誇張的,就在前幾天,共享充電寶充充宣佈獲得超過 5 億元人民幣 A 輪融資,由唯獵資本、龍帆傳媒集團和分眾傳媒集團高管等銀行信託機構及中國政府引導基金聯合投資。

這筆交易,讓共享充電寶領域最大的融資金額(單筆)被刷新到 5 億。不論你看好不看好,共享充電寶就在那裡,融一筆又一筆的錢。

風口之下,世間萬物還有什麼是不能共享?

儘管共享經濟這幾個字已經越來越充滿荒誕的色彩,但共享經濟征服世間萬物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來。最近這半年,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共享經濟項目接踵而來,不斷刷新人們對這個領域的認知。

充電寶製造商可以推出共享充電寶,雨傘製造商可以推出共享雨傘,緊接著,共享籃球、共用享汽車、共享馬紮、共享健身房、共享冰箱、共享空調、共享洗衣機、共享購物車都來了,大有世間萬物皆可共享之勢。

共享洗衣機
ifanr愛范兒

智慧終端機的普及和行動支付的高滲透率,給共享經濟的生長提供肥沃的土地。只要開發一個 App,再給商品貼上支付二維碼,就搭上了共享經濟這趟車。

不過,如果說大家對共享充電寶的商業模式還存有一點正經分析的話,到了共享馬紮、共享雨傘、共享紙巾這一波,劇本就開始跑偏了....

前不久,北京東三環長虹橋北公交站共享馬紮(簡易小凳子)現身,它外觀與普通馬紮無異,僅多一個二維條碼。對此網友的評論是:

哈哈哈哈承包了我所有的笑點,不掃碼會紮屁股?

所謂的共享馬紮長這樣:

共享小椅凳
ifanr愛范兒

至於共享雨傘的玩法就稍微高端些了:

3 萬把共享雨傘押金 19 元,半小時收費 0.5 元,雖然投放沒幾天,就全部被人拿回家,但這應該是一段經典的行銷案例,必將載入中國銷售史冊。關鍵還是無人銷售......

共享經濟的風還在吹,但它能給人留下什麼?

最開始人們對共享經濟的期望是: 提高暫時不用的閒置資源的使用效率。

比如最開始代表共享經濟的兩家企業 Uber 和 Airbnb,在這些企業的帶動下,不少人將自己閒置的車子和房子共享出來。

共享單車改變了遊戲規則。你會發現共享出行的 Uber 沒有造車,共享房屋的 Airbnb 也未進軍房地產,但共享單車們的每一輛自行車都是企業所擁有的。因此共享單車面世界之初就有不少人質疑,它們到底是共享經濟還是分時租賃?

是不是真正的共享經濟已經不重要了。正如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的觀點:

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商業模式到底應該叫什麼,到底是叫共享經濟還是租賃生意,這根本不是問題的核心。我只關心這是不是普通用戶的高頻剛需痛點、商業模式到底成不成立、是不是能夠賺錢、能否快速地佔領市場。

此話不無道理,資本們向來的追求都是回報率,對咬文嚼字沒有興趣。而對於普通用戶來說,我們也可以不關心所謂的共享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共享。

但無法忽視的是,很多所謂的共享經濟正在將經營成本強加給社會,分攤給每一個社會大眾。比如占道經營、妨礙原有的道路安排、或佔據其他公共資源等。

一位用戶在評價共享經濟亂象叢生時,無奈地說到:

我不關心什麼又可以共享了,不過他們玩歸玩,別傷害壞境和用戶就好了。
作為一個普通用戶,或許我們也只能對「共享 XX」們提出這點要求了。畢竟說到底,共享經濟只是那些億萬富翁、華爾街大鱷和投資人的狩獵遊戲。但滿大街占道停放的共享單車們似乎也表明,這點要求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提供您第一手最豐富的創業資訊!加入「創業小聚 Line@
你就是媒體!「 創業社群交流平台 MeetHub 」強力徵文,開你自己的專欄

本文授權自《ifanr愛范兒》,作者:陈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