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Uber、WeWork 教訓使獨角獸跌入谷底?新創要走得長,更該成為「駱駝」!

Shutterstock

矽谷以外的新創走出了另一條創業之路。儘管新興市場的資金和生態支持更少,駱駝企業卻能在惡劣的商業環境中生存下來。它們能適應各種氣候、承受最惡劣的環境。

駱駝新創公司之所以能異軍突起,主要因為它們會調整成長速度,可以在需要時回歸可持續的業務;將多元化融入產品組合;眼光長遠,善於把握增長時機,在成本和風險之間取得平衡。在病毒大流行影響市場之前,矽谷對獨角獸的痴迷已經開始下降了。WeWork和美國「拼多多」Brandless的高開低走更是暴露了矽谷「閃電擴張」的致命缺陷。

編按:拼多多為中國第一家社交電商,以團購平台著名。

矽谷以外的新創走出了另一條創業之路。新興市場的資金和生態支持更少,卻一樣有許多企業在惡劣的商業環境中生存下來。它們更像駱駝,能適應多種氣候、幾個月不進食以及承受最惡劣的環境。不同於虛無縹緲的獨角獸,駱駝真實存在,而且以生命力頑強著稱

駱駝新創公司在無情的環境中求得生存,背後有很多因素:

1. 平衡收支,穿越死亡谷

創業初期,為了開發新產品或服務並獲取客戶,公司常常入不敷出,甚至在開始銷售後仍處於虧損狀態,因為固定成本很高,早期銷售額無法支付運營成本。更糟糕的是,吸引新客戶沒錢怎麼行?

死亡谷模型就是最佳寫照:新創企業有良好的商業模式,但現金流為負值,直到銷售額最終超過運營成本,並實現盈利。矽谷的不同之處在於增長先於盈利。企業的生存離不開風險投資,這意味著死亡谷的坑也更深。最後只能是不成功便成仁。

矽谷的新創企業籌集並花費大量的資本驅動增長,通過補貼消費者獲客。它們寄希望於收入增長的幅度大過成本,最終就能實現盈利。對於試圖借助快速獲客和規模化成功渡過死亡谷的初創企業來說,這是一條捷徑。對其他公司則是畫地為牢,為了增長籌集更多的資金,並承諾在未來盈利,直到因投資者耐心耗盡或經濟下行而崩潰。

駱駝新創公司也追求快速增長,但會平衡其他目標,比如管理成本和合理定價。雖然網絡效應下的增長表現同樣不俗,但擴張軌跡並不是矽谷新創企業所渴望的指數型曲線。相反,它們從一開始就注重可持續增長,現金流曲線的坑也就沒那麼深。

創業邦

駱駝新創公司控制成長速度,在機遇來臨時投資成長。大多數的收入曲線都有多個波段,代表一個個小型的成長衝刺期。駱駝企業並不需要面對巨大到無法逾越的死亡谷,而是只需要穿越幾條麻煩的淺溝,因為它們保留了調節成長的選擇,可以在需要時回歸可持續的業務

2. 自我平衡,分散風險

矽谷的企業家往往過於專注,將積蓄和生計完全與企業交織在一起。相比之下,有的企業家更為謹慎,選擇將多元化融入其產品組合中

以新興市場領先的二手車平台 Frontier Car Group(FCG)為例。正如其聯合創始人蘇杰·泰勒所說,他們將風險分散到世界各地,最初是墨西哥、尼日利亞、土耳其、巴基斯坦和印尼市場,這五個市場將成為區域中心。土耳其市場發展得不好,尼日利亞面臨貨幣危機,FCG根據地理位置調整了投資比重。它控制了風險,等待尼日利亞貨幣穩定,並關閉了在土耳其的業務。公司最強大的市場是墨西哥,由此輻射,現在已經進入了拉丁美洲的四個市場。

多元化戰略在新興市場就意味著生命力。《哈佛商業評論》解釋說:「多元化商業集團尤其適合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制度環境。他們可以模仿發達經濟體才有的機構職能,提升企業價值。」 在客戶擔心法律保護有限的市場,值得信賴的品牌可以緩解消費者的焦慮。企業可以利用在某市場獲得的聲譽建立其他市場對其的信任。

同樣,在資金有限的地區,多元化的參與者可以交叉投資,支持有潛力的企業。在培訓資源有限的市場,多線業務並行有助於留住最好的人才,並為他們提供跨組織的寶貴經驗。多元化代表自我進步和自我平衡。進步是在特定領域成功並從中獲得洞察,轉而支持其他業務。平衡是說企業的任何部分出現問題,可以及時調控風險,而不會威脅整個業務

William Potter via shutterstock

3. 目標放遠,把握時機

創始人需要明白,九層之台,起於累土。有些公司的重大突破可能需要很多年。軟件公司Qualtrics多年來利用其利潤助力增長,進行合理擴張,只有在發現絕佳機會時才開始籌資,那時Qualtrics已成立超過十年。它的目標從來不是通過IPO或收購撈一票走人。每一步都鞏固了創始人的控制權,避免稀釋股份,最終SAP以80億美元收購了該公司。

計算平衡成長和風險的成本,改進企業活力,在資金緊張時,權衡不同的增長戰略,避免貪多嚼不爛,將成長的重點放在未來多年可持續的業務上。駱駝新創公司不會迴避成長,成功的關鍵在於把握成長時機,在成本和風險之間取得平衡。在沒有矽谷那樣豐富的資本環境中成長,駱駝被迫在艱難時期鍛煉自己

這一戰略在矽谷也能奏效,Zoom在上市前籌集了不到1.5億美元,它抓住了現在用戶對視頻會議的需求,市值已突破400億美元。但Zoom只有一家,對大多數企業來說,前路漫漫,是時候為未知的旅程填滿駝峰了。

原文來自 Medium,作者為 Alexandre Lazarow;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業邦,作者:棧外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