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關於那些被驅逐的創辦人? 賈伯斯捲土重來、安德森開啟第二人生!

36氪

美國網約車巨頭Uber聯合創辦人、長期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拋售了他的剩餘股票後在週二退出了董事會,與Uber這家他一手帶向成功的公司切斷了最後一絲聯繫。

卡蘭尼克在2009年與其他人一同創立Uber,並在次年接任CEO。2017年,在卡蘭尼克出現一系列過失後,他遭到投資者的逼宮,被迫辭去CEO。他的過失包括:縱容霸淩和騷擾女性的職場文化,公司因竊取自動駕駛技術機密被Google母公司Alphabet告上法庭。卡蘭尼克在Uber董事會留了足夠長的時間以協助尋找接班人,然後從今年稍早時候開始拋售他的股票。

那麼,接下來卡蘭尼克將何去何從呢?科技公司創辦人被驅逐的故事此前已在矽谷上演多次,一般會有四種結局:

捲土重來型:蘋果創辦人賈伯斯、Twitter創辦人多西

蘋果創辦人Steve Jobs。
創業邦

對於其他所有被驅逐的科技公司創辦人來說,蘋果公司聯合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的經歷很難複製。1997年,當賈伯斯回歸蘋果時,蘋果距離破產僅有幾周時間。他叫停了一些錯誤決定,毫不留情地關閉了表現不好的產品線,然後締造了一系列熱門產品:iMac、iPad、iPhone以及iPad,最終把蘋果變成了世界上最具價值的公司。在賈伯斯回歸蘋果的十年前,他買入了多數皮克斯動畫公司的股權,這為他日後取得的巨大經濟收入奠定了基礎。

Twitter聯合創辦人傑克.多西(Jack Dorsey)完成了類似的壯舉。在2008年被解除CEO職務後,多西在2015年重新執掌公司,先是擔任臨時CEO,隨後成為正式CEO。在他接管公司後,儘管Twitter月平均活躍用戶停滯在3.25億左右(現在已把指標修改為可獲利的日活躍用戶),但核心業務稍微得到改善,2015年至2018年的營收只增長了37%,同時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下的淨利潤增長了兩倍以上。

一路走來,賈伯斯和多西都投入了大量精力建立新公司,收購新興技術。和他們一樣,卡蘭尼克也計畫花時間建立一家新的創業公司CloudKitchens,打造和管理中央廚房為外賣應用燒飯。如果Uber繼續表現不佳(股價自IPO後已下跌逾30%),而卡蘭尼克學會了如何在不重蹈Uber覆轍的情況下建立了一項盈利的業務,那麼他可能會成為少有的幾位捲土重來的創辦人。

開啟人生第二幕型:網景(Netscape Communications)創辦人安德森

網景創辦人Marc Andreessen。
創業邦

很少有創辦人能夠接連打造兩個成功的企業,儘管多西可以說在此行列中,他在回歸Twitter前創辦了第二家公司Square。一些成功的創辦人在同一家公司還扮演著創業者的角色,例如亞馬遜公司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利用他的電商主導地位打造了世界上最大企業軟體公司之一:亞馬遜雲計算服務(AWS)。

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是這樣一位真正開啟人生第二幕的創辦人。作為首個熱門網路流覽器網景領航員的開發者,安德森與他人聯合創立了互聯網泡沫時代最成功的公司之一:網景。然而,微軟公司藉由在Windows系統中捆綁流覽器的方式摧毀網景。隨後,網景也被AOL收購。

十年後,安德森與他人聯合創立了安德森霍洛維茨基金。在這裡,安德森利用他作為創業者的難得經驗打造了矽谷最成功的風投公司之一。其他進軍風投領域的知名創業者還包括職業社交網站領英聯合創辦人裡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現在是Greylock Partners合夥人)、AOL前CEO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聯合創立Revolution Partners)。

就這一點而言,CloudKitchens也可能會成功。卡蘭尼克或許也能把他的經驗和資金轉變成另外一家完全不相關的公司。

億萬富翁型:微軟聯合創辦人艾倫

微軟聯合創辦人Paul Allen。
創業邦

微軟聯合創辦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在1982年因為健康原因離開了公司,距離微軟創立只過去了7年時間。不過,他保留了自己的多數微軟股票,多次讓自己成為了億萬富翁。一路走來,艾倫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多個興趣中,包括收購NBA球隊波特蘭開拓者隊和NFL球隊西雅圖海鷹隊,並在西雅圖大力佈局地產生意,創辦了一家研究人腦的研究所。他還買下了全球最大的遊艇之一,上面還配備了一個小型潛艇,成為搖滾樂隊主唱兼吉他手,並為他的音樂偶像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修建了一個博物館。2018年10月,艾倫因為癌症去世。

從多個方面來說,卡蘭尼克的心思都放在了Uber上,似乎沒有艾倫那樣的廣泛興趣。而且,艾倫的淨資產在1999年達到頂峰時在300億美元左右,去世時仍有200億美元。相比之下,卡蘭尼克只出售不到30億美元的Uber股票,很難在如今的時代買下一支NBA球隊。

銷聲匿跡型:特斯拉、思科聯合創辦人

特斯拉、思科聯合創辦人Marc Tarpenning。
創業邦

儘管捲土重來和開啟人生第二幕都令人鼓舞,但是他們只是特例。和多數人一樣,大多數公司創辦人只能成功一次。在他們離開公司後,可能也會繼續精彩和成功的人生,但是很少能夠像他們創立的公司那樣重新進入公眾的視野。

例如,可能只有最精通科技行業歷史的學生才會知道倫納德.博薩卡(Leonard Bosack)和桑迪.雷納(Sandy Lerner)的名字。他們是思科公司的聯合創辦人,在思科1990年上市後被驅逐。直到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在1995年成為思科CEO後,思科才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並短暫成為世界上最具價值的科技公司。

同樣默默無聞的還有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和馬克.塔彭寧(Marc Tarpenning)。他們在2003年聯合創辦了特斯拉公司,並獲得了前PayPal高管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早期投資。在馬斯克的古怪領導下,特斯拉在掙扎多年後終於成為了一家重要汽車製造商和標誌性品牌。

和這些前輩相比,卡蘭尼克建立了一個不同的行業形象,比其中一些人更有名,但聲譽也比所有人更差。和其他創辦人離開時的公司相比,Uber是一家體量遠遠更大,市值更高的公司。即便如此,如果Uber繼續沉淪下去─依舊在巨虧,投資者無法相信Uber的最終盈利計畫,那麼卡蘭尼克可能最終只會是矽谷歷史上一個特別平庸時期的一個很好的「註腳」。

Uber是一家體量遠遠更大,市值更高的公司。即便如此,如果Uber繼續沉淪下去─依舊在巨虧,投資者無法相信Uber的最終盈利計畫。
TechStart

參考資料:

  1. Travis Kalanick and the four paths of ousted tech founders

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業邦,作者:簫雨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