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創投之神又遭殃?WeWork風波後,軟銀砸93億投資的寵物新創也出事

Wag!

繼共享辦公空間新創WeWork執行長下台、收回S-1文件推延IPO日程後,如今另一家同樣由軟銀投資的寵物新創Wag!,也傳出面臨困境。

2018年1月底時,軟銀願景基金著眼寵物領域的商機,砸3億美元(約新台幣93億元)投資Wag!,期望這間新創能邁向國際市場,將業務拓展至美國海外。

然而1年多以來,Wag!不僅沒能踏足國際,種種爭議與營運上的難題,更使這間新創的未來陷入黯淡。

Wag!是由連續創業家約書亞.凡那(Joshua Viner)、瓊.凡那(Jon Viner)兄弟與熟悉寵物業務的傑森.梅爾策(Jason Meltzer)於2015年創立,主要經營隨選遛狗,以及包含寵物護理、住宿、登機等多種服務。

約書亞.凡那曾數度有過養狗的念頭,但身為企業家的他實在無暇照料寵物,因而發現這個商機。短短幾年內,這間洛杉磯起家的新創快速建立起規模,服務美國各地的愛狗人士。

許多忙碌的現代人騰不出時間帶毛小孩散步,凡那兄弟因而發現隨選遛狗服務的商機。
Wag!

誕生於隨選服務(on demand service)浪潮的Wag!,其商業模式與Uber十分相似,透過將沒空帶愛犬出門散步的忙碌主人,與有空閒想賺點外快的人們進行配對,協助進行每日遛狗的任務。

急於拓展規模,服務品質卻跟不上

獲得軟銀挹注龐大資金後,Wag!估值一度來到6.5億美元,可是備受期待的這間寵物新創,不只沒有達到邁向世界的預期目標,反倒陷入了種種困境之中。

急於拓展規模的Wag!,與眾多共享、隨選新創面臨相同的難題,那就是合作夥伴的素質與培訓。相比其他隨選服務,遛狗服務需要與不可測的寵物打交道,這加深了過程的不確定因素。

「當公司開始擴張時,所有事情都亂成一團。」一位離職員工透露,他們並未接受妥善的培訓,面對超出處理限制的龐大客戶數,出包的次數也隨之攀升。

首先,許多毛小孩在遛狗的過程走失,甚至面臨生命危險。離職員工指出,客服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幫忙打電話尋找走失狗兒,並且還不能讓店家認出來電者是Wag!的員工,只得謊稱「我朋友養的狗走失了,我們正在尋找牠。」

且過去一年來,Wag!至少面臨5起虐待狗兒、或寵物在照料過程性命垂危的指控。2018年底時,一隻名為Winnie的小狗就在Wag!的服務過程中被汽車撞死。

創辦人悉數出走,接棒者難以帶領公司成長

在獲得軟銀投資半年後,凡那兄弟便辭去職務,成立滑板車公司Wheels,繼續開創下一番事業;而梅爾策也聲稱早已離職。如今3位創辦人已悉數離開這間公司。

創辦人相繼出走,也導致大量元老級員工離開公司,造成嚴重的人才流失,也為Wag!的發展埋下不利因子。身為Wag!早期投資者的創投公司Structure Capital,也聲稱在凡那兄弟離開後就鮮少接觸Wag!。

大約與軟銀投資同期,Wag!延攬了資深管理人希拉里.施奈德(Hilary Schneider)成為執行長。在加入Wag!以前,她曾領導2016年被賽門鐵克收購的身份防盜公司Lifelock,並擔任過美國Yahoo的執行副總裁。

施奈德於2018年1月接任成為Wag!的執行長,過去這一年多來未能帶領公司迎來預期成長,也受到部份離職員工質疑。
Wag

對於追求高速成長的新創而言,行銷是不可少的投資,然而施奈德上任沒多久便大幅刪減行銷活動。包括這件事在內,施奈德的營運能耐並不受許多員工認可,認為她不瞭解公司的成長指標。

離職員工指出,由於自2018秋季開始,Wag!的業務便不斷下滑,為找出改善方法,施奈德曾在今年4月至6月期間,舉辦一系列的檢討會議。然而耗費了大量時間的會議,卻沒有為公司找出明確的走向,員工的提案她不是不感興趣就是聽不懂,讓與會者倍感挫折。

離職員工Eric Weinmann表示,當初加入Wag!時,他曾寄予非常高的期望,認為這間公司將能航向遠方,但實際上,它正一步步走上回頭路。

從獲得軟銀投資至今,Wag!進行過多輪裁員,今年內至少解僱了多達92位員工,且為了節省成本轉而於菲律賓設立客戶中心,這種作法也觸怒了部份以為能獲得當地人服務的客戶。

獲得龐大投資,接踵而來的理應是一波高速成長,結果搞不定服務品質、人員動盪的Wag!,反而令發展陷入停滯,超過一年半以來,Wag僅僅在美國10個城市拓展業務,顯然與軟銀邁向國際的預期相去甚遠。

投資壞消息紛傳,2期願景基金恐受影響

2017年,日本軟銀集團攜手沙烏地阿拉伯等各方投資者,成立資金規模上看1,000億美元的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這些年來,其豪擲千金的大膽投資手法,頗受外界矚目。

儘管孫正義已宣布2期願景基金的計畫,但近期投資壞消息頻傳的情況下,未來的路途或許不會太平坦。
ソフトバンク(SoftBank)粉絲專頁

但從Uber、WeWork到Wag!,旗下投資的企業發展卻紛紛不如預期,孫正義及願景基金的投資眼光逐漸受到外界審視,分析師也正著手下修願景基金的資產價值。

今年6月時,孫正義曾浩浩蕩蕩地宣布,將加碼成立第2期願景基金,並預計10月展開募資,然而在近幾個月壞消息頻傳的情況下,第2期願景基金的未來恐怕不容樂觀。

大約兩週前,曾向願景基金投入450億美元的沙烏地阿拉伯表示,他們只會將願景基金投資所得投入第二期,但在絕大多數投資尚未實現營利的當下,這句話等同「我們不會投資」的禮貌性講法。

「第二期願景基金已經死了。」紐約大學行銷學教授史考特.加洛維(Scott Galloway)直言道。

責任編輯:陳映璇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陳建鈞

資料來源:CNN(1)CNN(2)Bloomberg

延伸閱讀:
估值腰斬、大股東軟銀也阻擋,一文解析WeWork爭議的上市之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