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軟銀通訊一上市就破發!投資狂人孫正義昔日風光不再?

shutterstock

上市即破發(編按:意指某支股票當前的價格已經跌破了發行的價格),一直以投機眼光精準著稱的孫正義,折戟在了自己的企業下,旗下的電信公司上市當天收盤跌幅達15%,這場全球僅次於阿里上市的IPO盛宴,孫正義的千億夢,或將隨著這場破發,變得遙不可及。

從開始就不被看好的IPO

作為軟銀的創辦人,孫正義的眼光一直非常毒辣,1981年,孫正義創立軟銀集團,之後的幾十年裡,他投資了雅虎、阿里巴巴、ARM、Sprint、Supercell、滴滴、波斯頓動力等企業,取得了超過1750億美元的回報。2017年,軟銀成為日本歷史上最快突破一兆日元的企業,創立36年稅前利潤達到1.026兆日元

幸運女神似乎一直都十分眷顧孫正義,無往不利的投資歷史,讓孫正義成為風險投資領域一個足以載入教科書的例子。

雖然孫正義在投資界頻頻得利,但內憂外患的軟銀,卻挑在了最為敏感的時期IPO,在日本通訊行業大打價格戰的同時,孫正義選擇這個時候上市「避險」,大家對未來通訊行業都抱有遲疑態度的同時,孫正義將軟銀通訊推向了市場,或許他低估了投資者們對市場風向的敏感性,大量的投資者紛紛對未來的日本通訊市場持有悲觀心態,而這種態度又映射到了股票市場

「資本逐利」,這本該是作為投資人的孫正義該證明的事,卻印證到了軟銀通訊的身上。新股便被拋售,發行價出手,投資者們對軟銀的觀望,大於參與的興趣,於是便有了破發的一幕。

作為日本排名前三的電信公司,在龐大的體積下,有著諸多足以影響其未來發展的未知存在。美國《華爾街日報》稱,該公司對華為設備的依賴引發投資者擔憂。也有不少分析認為軟銀通訊的發行價過高,多種原因共同讓軟銀首日收盤就下跌。

而路透社則表示,軟銀通訊的糟糕開場,在日本十分罕見,近年來,日本有82家企業IPO,算上軟銀只有7家公司上市首日就跌破招股價。在最近的大型IPO中,只有日本顯示器公司在2014年上市首日下跌。

這一切無不表明著,軟銀子公司上市其實並不想孫正義所想的那麼美好,包括時機的選擇,以及當下軟銀總公司所遇到的各種問題,都足以說明,軟銀通訊上市需要的各種時機並不成熟,倉促的準備活動,並沒有給這家傾注了孫正義心血的公司起個好頭。

對於軟銀通訊的上市,孫正義或許有著自己的打算,將軟銀通訊獨立出去,與通訊業務與科技投資業務分隔開來。在此前,孫正義也曾表露,希望利用這次公開募集的資金用來支持包括人工智慧在內的科技投資,助力新興科技等成長領域的發展。

以通訊起家的軟銀,想要加速甩開「電信公司」的名號,近年來,軟銀正不斷的涉足創新型技術科技市場,孫正義的夢想中還有一個「科技帝國」的版圖。

投資狂人孫正義

快速的融資節奏,再加上闊綽的投資手法,讓孫正義打破了傳統的投資方式。10分鐘就能敲定投資與否,在動輒千萬的投資中,這個「任性的老頭」把本該十分嚴肅的投資弄成了「兒戲」,但是這更顯孫正義毒辣的眼光,不論是在阿里巴巴還是在雅虎的投資中,孫正義的投資都得到了極為豐厚的回報。

孫正義被視為風投界足以記載入教科書的狂人。
Who is Danny via Shutterstock

2017年5月,孫正義宣布成立10萬億日元規模的「軟銀願景基金」,據他稱這一資金規模是全球其他風險投資總額的1.6倍。充足的資金,讓孫正義在任何投資中都顯得「財大氣粗」,曾有創業者描述孫正義的投資,在簡單的介紹後,孫正義往往便需要對方報出需求資金數額,而孫正義會給出超出的4到5倍價格,這種做法,經常會令創業者目瞪口呆,而這時只要創業者表露出猶豫不決,那麼這個古怪的老頭則會稍稍顯露一下自己的「霸道」。

面對這位投資狂人,多數創業者可能都會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維跳躍幅度,在上一秒還在對創業者項目表示肯定的他,下一秒就會開始威脅稱如果不答應,就會去投資創業者的行業競爭對手。

此前,滴滴的程維試圖抵制孫正義的投資,據知情人士透露,程維明確告訴這位軟銀集團負責人,他不需要現金,因為公司已經籌集到了100億美元。孫正義這樣告訴程維,「好吧,如果這樣我就會投資滴滴出行的競爭對手。」程維不得不讓步接受孫正義的50億美元投資,這也是有史以來科技創業公司所獲得的最大一筆融資。

當年11月份,孫正義再次採取了類似的策略。他公開警告Uber,如果沒有達成他想要的交易,他會轉而支持其競爭對手Lyft。而上週,Uber宣布接受軟銀的90億美元投資。這種頗顯「無賴」的投資方式,讓孫正義在投資圈中的名聲亦正亦邪

而誇張的投資方式,在投資行業同行的眼中,是非常不理智的。孫正義這個名字往往意味著機會,希望,因為很多的創業者在多次碰壁後,大都會選擇在孫正義處做最後的嘗試。

一位矽谷投資人曾在接受採訪時說道,「孫很有野心,但是他並沒有一個清晰的投資邏輯,吹高估值也破壞了矽谷的投資環境,這樣的無邏輯資本闖進來,是有毒的。」原有的投資方式被打破,沒有了長久的投資遠景,投資完全憑個人喜好,據了解,孫正義更喜歡投資的,是為了夢想而瘋狂的人

常勝將軍輸在何處

1983年,醫生給這個個子不高的男人下了「最後通牒」,活不過五年,或許這個診斷對誰來說,都會非常絕望。所有人都會對未來抱有極大的幻想,然而,對孫正義來說,餘生掐指可數。第一次,命運判定孫正義「輸了」,可是他沒有認輸,沒有絕境反擊的精彩劇情,孫正義用事實打破了醫生的診斷。

龐大的體積下,是軟銀難掩的外強中乾。在2013年,軟銀以216億美元收購美國移動營運商Sprint,沒想到卻成為軟銀債務的重要來源。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Sprint陷入了與AT&T以及Verizon兩大巨頭的持久戰,軟銀在4年之間投入巨額資金,但仍無法挽回Sprint的巨額虧損,Sprint的糟糕表現累計給軟銀帶來330億美元左右的債務負擔,再加上當時美國總統的抵制,讓軟銀的這筆投資成為一個燒錢的無底洞。

根據日本權威媒體《日經新聞》報導,截至今(2018)年3月底,軟銀集團的有息債務總計為16萬億日元,其中半數為債券。其未償債券總共為5.41萬億日元,較三年前增長了80%。16萬億雖然是日元,但折合為人民幣,也高達9270億元,逼近萬億元大關。這近萬億的債務包袱,也正是軟銀通訊倉促上市的主要原因

複雜的債務規模及組成,讓美國評級機構穆迪已把軟銀的長期聲譽評級降至垃圾級。這意味著,在美國投資者眼中,軟銀的口碑,並不那麼好,甚至還有些聲名狼藉的意味在其中。

向來無往不利的投資狂人孫正義,近來逐漸將自己逼入困局。
Monster Ztudio via shutterstock

隨著軟銀在美國電信的投入石沉大海,孫正義個人在願景基金中也不如從前般有著100%的話語權。在12月20日,軟銀願景基金的重要投資者們對於以160億美元收購WeWork的計劃均持迴避態度。據知情人士透露,沙烏地阿拉伯和杜拜內由政府支持的基金已經告知軟銀高管,他們對於軟銀要收購虧損眾創空間WeWork多數股權的談判交易表示擔憂。

這位61歲的投資者一直以個人喜好做事,憑藉直覺,他有著自己獨特的投資方式,但是這次收購受阻,也正說明了從前那種「任性」投資在當下軟銀願景基金資金組合複雜的時刻,變得不復存在。

從收購美國電信失敗,到收購WeWork受阻,孫正義的投資並沒有如想像般一帆風順,巨大的債務危機也曾將其打回原形,如果沒有阿里的強勢崛起,投資界或許便沒了孫正義,超3000倍的回報收益讓孫正義有了捲土重來的資本。但是近幾年軟銀的表現沒有像以前般盡如人意,也成為軟銀通信在IPO中表現不良的原因所在。

至於孫正義,作為一個瘋狂的投資人,這個喜歡偏執的老頭正慢慢被自己不斷加速的步伐所束縛,千億美元的願景基金,給了孫正義強大的資金後援的同時,也為他帶來了極為沈重的思想枷鎖。

對於資本而言,投資並不能隨心所欲,逐利的性質讓每一位投資人對待夢想有著慎之又慎的抉擇,人們對報酬的看法,要遠遠大於創業者對夢想的渴求,孫正義作為一個風險投資者,雖然他的直覺給他帶回來的是數以千、萬計的報酬,可是當他自己需要別人認可時,又會有多少人會因為他的執著而買單?

軟銀通訊的破發正是例子,孫正義的千億夢想與現實相悖,市場會給與其最好的回答。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作者:歪道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