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Zuckerberg的創新反叛哲學:打破常規,永遠像駭客一樣思考!

Facebook

矽谷有兩條路很特別,蘋果公司附近的那條主幹道被稱作「通向無邊無際的路」,Facebook旁邊那條則是「駭客之路」。從迪士尼顧問設計的門洛帕克園區空中俯瞰,可以看到路面上寫著一個巨大的單詞-HACK。

Facebook總部旁的「駭客之路」,位於門洛帕克園區。
flicker

Mark Zuckerberg可能是世界上最不同尋常的管理者之一,他19歲從哈佛大學輟學創業,15年後Facebook擁有超過23.2億月活用戶,市值5071.12億美元。如同那部著名小說《Facebook:性愛與金錢、天才與背叛交織的祕辛》一樣,人們喜歡把他的成功解讀為天才的頭腦+舉世無雙的好時代。但事實上,一開始,他既不是一個天才的創業者、一個優秀的管理者,也不是一個有戰略眼光的CEO。

在矽谷,許多創始人在完成公司從0到1的歷程之後,由於缺乏對大公司的管理能力和戰略視野,就會被動或主動地失去公司控制權。Facebook逆轉了這一局面-Zuckerberg不僅至今擔任公司CEO,還一手塑造了這家公司的獨特文化。

如果問他如何讓自己飛速成長起來?他也許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永遠像駭客一樣思考

「永遠像駭客一樣思考」,意思是向駭客一樣追求自由、不受框架侷限。
Flickr

像駭客一樣思考,成為年輕的億萬富翁

「如果你沒犯錯,一定因為你行動還不夠快。」在公眾眼裡,駭客就是入侵電腦的人,等同於「電腦犯罪」。但是,這至少不是它真正的含義-否則,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和其他著名「極客」不會都奉這個詞為自己的標籤。如果溯源到最初,20世紀60年代初,世界上第一台電腦出現不久,麻省理工學院有一個叫鐵路模型技術俱樂部的學生團體,把解決電腦難題的辦法叫hack。

那時候,駭客是正面意義上的稱呼,如果要完成一個hack,就必然包含著高度的創新、獨樹一幟的風格、精湛的技藝。所以,最能幹的人會自豪地稱自己為駭客。按照早期黑客們的價值觀,駭客行為必須包含三個特點:好玩、高智商、探索精神。

原始的「駭客精神」在於勇於探索,哪怕這意味著對規則的反叛,以及挑戰難題。
ra2studio via shutterstock

直到20世紀80年代初,拜一些青少年駭客們入侵電腦系統的行為所賜,非法入侵成為了駭客最著名的標籤。不論從正面還是反面意義上理解,Zuckerberg都是一名真正的駭客-他在哈佛大學一年級,就曾黑進學校宿舍樓下載了整棟樓的照片。

從正面意義上,他的整個創業經歷也遵循駭客之道。在上市時的招股書中,Zuckerberg這樣寫道:「媒體把那些入侵電腦的人稱做駭客,因此駭客被不公平地貼上了負面含義的標籤。實際上,駭客的意思只是快速開發某樣東西,或測試我們所能做的事情的界限。駭客們試圖從長遠角度構建最佳的服務,並且通過不斷進行小規模創新,而非奢望一勞永逸。」

如何像一個駭客一樣創業?Zuckerberg是這樣做的:

1. 快速行動

在諸多可以導致成功的因素中,最不重要的就是完美主義,這是Facebook的第一條發展準則。為了完美而拒絕開始行動,是Zuckerberg所崇尚的黑客精神裡最不可容忍的事情。人人都知道Zuckerberg的那句口頭禪:“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快速行動,打破常規。在他看來,如果你沒有犯錯,那說明你的行動還不夠快。

Facebook的成長完美的印證了這句話。「如果我必須在開始創業之前就搞清楚『如何把人們連接起來』,那我將永遠不可能啟動Facebook。」一開始,除了一個模糊的想法,Zuckerberg甚麼都不知道,但他依然憑藉興趣寫出了這個網站的第一版。而隨之而來的大量用戶和他們的反饋,則幫助他建立了繼續下去的信心和方向。

Zuckerberg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大膽推出不成熟的產品,傾聽用戶的意見,進而不斷改進。
愛范兒

2. 大量實驗

當然,快速行動並不意味著盲目前行,在Zuckerberg的駭客之道裡,實驗是最重要的路徑。「我最為自豪的事情之一是我們的測試框架...在任何時候,都不只有一個Facebook版本正在運行,而是一萬個左右。」科學方法的核心是實驗:先提出一個假設,通過測試驗證假設正確與否,再分析結果,並基於所得提出新的假設。

面對莫測的市場環境,作為一個19歲就開始創業、沒多少經驗的CEO,他選擇用實驗替代戰略:「我們就可以憑直覺去決定該用什麼方法解決問題,並依據這些假設進行實驗,得到更多的數據和反饋,不斷修正直到知道該如何去做。」

Mark Zuckerberg曾說過:「好的想法不會一開始就是完整的,它是在邊做邊修正才逐漸清晰的,偉大的事情就是在不斷實踐的過程中成就的。」
G-Stock Studio via shutterstock

3. 保持專注

大量的實驗必然意味著大量的失敗,所以很長一段時間裡,Zuckerberg的駭客理論被批評為投機取巧、輕率行事、不需要計劃冒然前進。因此,要像一個真正的駭客一樣,追求和堅持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不是被質疑左右自己的情緒

在一次採訪中,Zuckerberg被問到:「是否覺得人們對他缺乏同理心的質疑感到侮辱?」

「侮辱?」他停了幾秒鐘考慮。

「我覺得這不是侮辱。我的意思是,我當然很關心。關心和讓情緒驅使下做出衝動的決定之間存在差異。」他繼續說道,「最後,我認為我們在不停的解決問題,通常你這樣做的時候不能靠情緒化的決策。」

現在的Facebook,人們常聽到一個抱怨聲說,儘管允許進行大量的實驗和探索,但如果員工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和「連接用戶」沒什麼關係,那就會被扎克伯格徹底否定,這也是年輕的Zuckerberg後來獲得市場認可的最重要的品質之一。另一個關於堅持的小例子是——他常年穿著一件灰色的T-shirt,不願為了做太多決定而費神。

保持專注,不需被外界質疑的聲音輕易左右自己的情緒。
Shutterstock

打造社群帝國的關鍵

美國科技公司的創始人通常都年輕,且不善於社會交往。所以,許多公司的大致發展方式是:在從0-1的階段,創始人擔任CEO;發展到一定規模後,會從外部引入富有企業管理經驗的職業CEO。eBay、Yahoo、Cisco等公司都曾走過這樣的發展道路。

Zuckerberg面臨過同樣的指責。一位同事評價他:「在20多歲的時候,Zuckerberg做了兩件事情:一是創建了一家全球性公司,他必須成長起來。二是將第一件事變成現實。」然而,他沒有選擇放棄公司的控制權,而是迅速投入到了成為一個優秀管理者的道路上。作為一個性格內向的程序員,當其他公司的CEO靠高情商和好口才博得人心時,Zuckerberg學會了用駭客的方式面對棘手的管理問題:

編程無非歸結於兩步,編程思維就是先把每個問題看做一個系統,然後逐步拆分,從最籠統的階段過渡到每個細小分支的具體實現。經營一家公司也是如此,要把公司這個複雜的系統分割到一個個管理高效的人才手中,「你管理的不應該是個人,而是團隊,團隊管理好了,經營一家公司也就跟碼代碼沒什麼兩樣了。」

作為一家把「駭客之道」寫進公司基因的公司,創新是這樣發生的:

1. 不要畏懼推出讓你「尷尬」的產品

19歲就開始創業的Zuckerberg自然算不上一個沉穩的領導,諳熟激勵員工的方法和擁有前瞻的戰略眼光。他對團隊唯一的要求就是像黑客一樣快速前進。

事實上,當你推出第一款產品時如果追求完美,可能會錯過時間點。因為你會假設用戶的需求是怎樣的,而你的假設又是不精準的。你需要以盡可能快的速度用真正的客戶測試真正的產品,用這種方法開發出用戶無法拒絕的產品是最快的

LinkedIn聯合創始人Reid Hoffman和Zuckerberg曾經有一場關於Facebook產品創新精神的討論。Hoffman認為,Zuckerberg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大膽推出不成熟的產品,傾聽用戶的意見,不斷改進。

對「尷尬」的產品感到舒適,霍夫曼後來將這個看法總結為了「尷尬」理論:「如果推出的第一版產品無法讓你感到『尷尬』,說明你推出的時間太遲了。到了第二個版本或者第三個版本,尷尬的感覺不會消失。即使你的產品擁有10億以上的用戶,這種感覺仍然不會消失」

最創新的產品應該是持續不斷的尷尬造成的。
Janos Levente via shutterstock

2. 允許失敗

與其他擁有商學院背景的精英們不同的是,Zuckerberg習慣於用駭客精神去管理公司。為了鼓勵反叛精神,這也意味著容忍實驗所可能帶來的失敗。在Facebook有一個非常有名的故事。Ben是一名年輕的夏季實習生,在一次測試中,他觸發了漏洞,導致網站停止服務整整30分鐘。然而,他並沒有被當做「背鍋實習生」開除,而是成為了全職員工,類似的事情也被稱為「Ben測試」-對於那些想法很好、執行不好的測試,公司允許員工繼續下去。

這就是駭客公司的第二個原則:讓團隊探索他們認為值得探索的領域,而不是用高壓手段控制。當公司按駭客模式運營,員工們不需要搞清楚哪些指示是CEO下達的高層指令。對於日常事務而言,大多的決策是這樣制定的:「好吧,它會毀了公司嗎?」不會,那就讓他們自己測試吧。如果測試的成本不是很高,我們會通過實驗學到更多的東西。

允許團隊失敗的可能,才有機會創新。
REDPIXEL.PL via shutterstock

盡情釋放靈感的「程式設計馬拉松」

人們塑造組織文化,而組織文化成型後就換為組織塑造員工。對新員工而言,駭客文化也通過各類活動融入基因中。

Facebook有一項著名的傳統節日-程式設計馬拉松(Hackathon)。在活動期間,自願參賽者們,不論是高管還是普通程序員都會聚集在一起,通宵達旦趴在屏幕面前寫代碼,專注開發那些極具創意的產品。在程式設計馬拉松進行中的每一刻,每個人只對自己的興趣負責。在特立獨行的駭客文化中,這樣的活動能讓參與者獲得藐視權威的力量,在顛覆性的代碼裡找到改變世界的靈感。

儘管只以釋放想像力為目的,但實際上,Facebook的很多重要產品,比如Chat,Messenger都是在這樣的狂歡中產生的。

Facebook定期舉辦程式設計馬拉松(駭客松)。
CNN

駭客精神:執行、創造、探索

比起每個決定都需要經過審批,授權給員工去進行大量的實驗,效率會更高。所以,如果把Zuckerberg和他所領導的Facebook的成功理解為「幸運的天才」,我們將無法解釋他們大量的失敗和匱乏的經驗。

Facebook追求的駭客精神的真正關鍵是-建立一個專注於快速學習的公司。在寫給投資人的信中,Zuckerberg描述最多的也是這一戰略。類似的行動力和精神,也被他用在自己的個人成長軌跡身上。2009年開始,他開始在互聯網上公佈自己的每年個人挑戰計劃。當年,為了展示他在嚴肅地對待Facebook的未來,他宣布每天都打領帶上班。

2010年,他開始學習中文,如今已經能在清華大學進行長達30分鐘的中文演講和專訪。2012年,已經很少去一線寫代碼的他開始恢復了編程的習慣;此後的挑戰還包括每個月讀2本書、一年跑完365英里、每天認識一個陌生人等。無一例外,在整個世界對這個看上去玩世不恭又不善言辭的CEO的監視中,他都做到了。

比起眾所周知的反叛精神和灰色連帽衫,扎克伯格的與眾不同之處更在於,他不否認自己一開始就擁有巨大的缺陷,並且拒絕信奉完美主義,願意以每一天的進步和快速的迭代,換取對夢想的堅持。儘管如今,在龐大的工業時代慣性中,我們仍然生活在一種迷戀生產力的文化中,追求以更少時間完成更多任務,甚至通過標準化流程將任務外包出去。但在高速變換的時代中,人們將意識到駭客精神的重要性。

「駭客精神」充滿創意和探索意味。
Shutterstock

被稱作矽谷創業教父的Y Combinator投資公司聯合創始人Paul Graham說,他挑選有潛力的公司的方式非常簡單——關注那些駭客。在《黑客與畫家》這本書中,他進一步解釋到,與畫家這個職業一樣,駭客是一種充滿創意和探索精神的職業。

Zuckerberg無疑是這一代駭客精神的商業化成功代表。據說,他隨身帶著一個他稱為「改變之書」(The Book of Change)的皮質小日記本,筆記本的扉頁寫著印度革命家甘地的一句話:"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本文授權轉載自創業邦,作者:無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