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訂單被剝三「成」皮,餐飲業還搶合作?從外送平台兩大趨勢,看台灣金母雞產業養成中

賀大新/攝影

你的身邊開始有人不出門,光靠外送買東西吃嗎?

根據德勤(Deloitte)調查,亞洲有1/3的消費者會使用外送服務,其中7%的「常客」,平均每週會叫一次外送;14%餐廳願意在外送平台提供餐點。

台灣更是外送的一級戰區,財政部統計,去年餐飲業家數達14.1萬,是六年來新高。除了本土業者有無快送、foodomo,還有Uber Eats、foodpanda、deliveroo三大國際外送平台搶客。Uber Eats台灣總經理李佳穎表示,今年第一季的用戶數和外送趟數比去年同期成長三倍,「速度比所有人想得都更快。」foodpanda業績同樣進入「瘋狂成長期」,看好後續發展。(員工第一手告白誠實蜜蜂的困境

數位時代整理

這場正要開打的2019外送大賽,還會有哪些看頭?

趨勢一:從搶名店,到決戰百貨美食街

合作餐廳多寡,向來是外送平台命脈之一。但除了數量之外,有多少「名店」願意投懷送抱,對平台聲量、談業務都有影響。

知情人士私下表示,鼎泰豐對於外送是否影響食物品質相當在意,平台甚至出動團隊多次前往測試,鼎泰豐才願意放行。
Uber Eats

Uber Eats為了談成與鼎泰豐的合作,花三個月時間和他們討論外送流程。鼎泰豐表示,「希望讓服務不方便到門市的顧客也能享用到餐點,考量門市產能負荷,在不影響現行門市營運的前提下,開放板橋店、新竹店、台中店與平台合作。」

餐廳業者私下表示,外送平台向來對小店家抽高比例訂單佣金,現在除非是跟新平台合作,要把佣金降到3成以下,難度很高。「除非像是跟鼎泰豐合作,抽成比例一定很低。因為之後跟其他餐廳談業務,只要秀出他們名字,大家就知道你的外送流程通過考驗,賺少一點就當成行銷費。」

foodpanda董事總經理方俊強直言,名店確實人人愛,不過在數量有限情況下,誰能說服店家,就是各憑本事了。另一方面,連鎖餐廳業者,擁品牌知名度與大量分店,話語權自然夠高,要想簽獨家約並不容易。

他表示,平台業者除了讓利,店家更在乎外送品質與穩定度,不能有訂單卻沒人運送,而這也是他們能與鬍鬚張滷肉飯合作的主因。

此外,百貨公司美食街、購物中心餐廳,則是下一個兵家必爭之地。

誠品敦南店與foodpanda獨家合作,雙方選出10家餐廳,用團體名義作戰;京站去年5月和honestbee聯手提供「跨店購買」,餐廳數多達50家。

一名百貨資深公關表示,目前正在考慮提供美食街外送,期望拉高百貨餐飲收入。只要抽成費用降到一定比例,讓餐廳店家接受;外送流程設計妥當,成功經驗很快就能複製到集團裡的各家分店。她強調:「百貨公司品牌力很驚人,任何一間外送平台和我們合作,絕對都是加分。」

趨勢二:求訂單不成,餐廳求曝光

過去,消費者常在各家外送平台裡,看見同一家餐廳出現,不過店家逐漸發現,即便他們透過選擇不同平台降低了「抽成成本」,實際轉換出來的訂單量卻有限。

如同Google掌握了網路關鍵字排序,能影響網站曝光度。外送平台的「版位」競逐戰,對小型餐廳衝擊日益劇烈。

以麵點小酒館名店「鴻鵠軒」為例,原本和兩間外送業者都有合作,最後僅和一家簽約,原因在於「獨家約和新業者的版位排序最好,每天真的會吸引不少訂單上門。」業者郝先生表示,像是上線率、出單量都對平台排序有影響,他知道有些同業因為忙不過來,常常會關掉外送選項,結果就發現自己的排序不斷往後掉。

即便有好口碑、平均4.5顆星的google評價,鴻鵠軒仍須仰賴外送平台曝光知名度。
鴻鵠軒

鴻鵠軒表示,他們每筆訂單被抽超過3成以上,要想靠外送賺大錢完全不可能。與其如此,不如把外送平台當成行銷工具,因為自家餐廳懂得選精釀啤酒,若有機會接觸到更多潛在顧客,讓他們願意親自上門,反而可以帶來更多收入。

另一間嘉義第一名火雞肉飯也有類似看法。老闆留先生表示,他曾經試過一次加入好幾間外送平台,帶來的訂單量卻不如預期,直到固定與一家平台業者合作後,每天才會有50至100筆的外送訂單,占整體業績的四分之一。

截至目前為止,APP推播、平台優先排序、搜尋引擎關鍵字投放等「行銷廣告」業務,仍不是外送平台的重要收入來源,隨著加入平台的餐廳數增加,情況可能會有所改變。像是7月初,Uber Eats就宣佈將「行銷工具」功能引進台灣,店家可自訂促銷折扣、優惠組合,並從後台檢視行銷成效。

外送平台對更遠的餐飲業未來,闢劃了虛擬餐廳、無人機送餐、個人化推薦等藍圖。不過在現階段的市場貼身肉搏戰中,誰能挾帶最多餐廳、特色餐點,甚至祭出優惠,還是比較容易佔上風。「外送平台只要免運費,消費者還有多少忠誠度就很難說了。」一名早午餐店家苦笑表示。

責任編輯: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吳元熙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