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創業小聚NO.99] 更效率、更經濟、更智慧!新世代農夫如何運用科技收成?

創業小聚

科技不斷進步,許多以往被認為八竿子打不著的產業亦正被快速改變。創業小聚第99場邀請五間農業科技新創:甫田科技、善農科技、蜂巢數據、通潤、畢士大生技,分享現代農夫如何用更創新的方式,讓農業更效率、更經濟、更智慧。

取代水與土壤,產量翻倍的氣耕農法

甫田科技技術長賴元泰

甫田科技技術長賴元泰
侯俊偉拍攝

「這是我過年出去玩拍的照片。」賴元泰秀出一張照片。

那是一幅水碧天藍的悠閒梯田風光,是農民利用地形研究出的耕種方式,亦是前人的智慧心血。然而在人類工業發展下氣候變異嚴重,現在農民須尋求更設施化、工程化、科學化的耕作方式,才能得到更高價值的收穫。賴元泰指出,當今台灣農業困境很多,最嚴重的一項便是可用農地減少。「研究指出,台灣糧食生產用地大幅減少,加之農地價格不斷飆高,如何善用有限土地創造高產能成為當今農業一大痛點。為此,甫田科技研發出「氣耕種植農法」。

氣耕種植最早屬於太空科技,甫田運用 IoT 智能農業技術,用調配過的營養液取代水與土壤,培養出符合歐盟硝酸鹽標準的蔬菜。「傳統的水耕或土耕都有共同介質,若某株菜染上蟲害又未被即時處理,災情將透過介質迅速擴散。」賴元泰指出,氣耕利用管線噴灑出的霧狀營養液給予植物所需養分,不只免去病蟲害更省水,且由於採垂直耕法,可利用空間增加,在相同面積下氣耕作物的產量是土耕的5~10倍,是適合在土地空間不足或土壤環境不佳之地的耕種方式。

賴元泰表示,雖然公司成立時間不算長,但團隊成員技術背景從軟硬體涵蓋到化學肥料、金屬檢測,在各自領域耕耘的時間夠久,結合推展的速度才快。目前,甫田氣耕蔬菜已通過SGS無毒、無農藥、無重金屬檢測,位於桃園的展示中心也將於近期開幕。「我們已和桃園農業局談成合作,也希望能得到媒體廣宣的幫助。」賴泰元補充,甫田目前的商業模式採B2B2C,希望能以遍地開花的模式,讓有志從農的加盟者亦能以氣耕方式改變農業現況,往精緻農業邁進,並教導農民如何提升產品價值。

最後,賴元泰將話題拉回「創業」本身:「創新是很多國家競爭力的最根本,其實不論成敗,只要有勇氣跨出第一步做某件事,某方面來講都是英雄。

來賓點評

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建議再去思考:有沒有哪個點可以拉大你們跟別人的差異?舉例來說,美國之前通過大麻合法化的法案,假如甫田做的是一個封閉系統,建議在作物選擇上要做出差異化,畢竟高單價作物的價值很高。

永齡慈善暨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

做專業的人通常都專注在技術上,但公司能撐多久才是關鍵,一般來說得替產品找一個發展方向。既然一開始提到精緻農業,那就不能單純往農業發展,可以去思考產品到底面向哪類型的消費者,這是短期策略問題。產品要到成熟甚至大量生產,還要很長一段路,非關技術,唯有擬好策略性布局,才知道多短的時間要跑到哪。

精準農業的普及化:農業 AIoT 系統

善農科技創辦人李厚寬

善農科技創辦人李厚寬
侯俊偉拍攝

科學家與全職有機農夫,這兩個背景經歷看似扯不上邊,卻讓善農科技創辦人李厚寬因此親身感受有機農夫在精緻種植上面臨的困難。為此,善農針對精緻栽培提出技術解決方案,透過硬體傳感器所得數據與軟體雲端資料庫相互配合,在農地或溫室布建硬體後,能精準監測及控制作物環境及生長情形,有效降低水、肥料等物料成本和人力成本,希望在幫助小農種得更好的同時,也能對環境盡一份心力。

「在倚靠你生產的商品生存前,你得先弄清楚遊戲規則。」觀察世界各地智慧農業市場生態,李厚寬指出,目前全球農業科技耕作方式主要分成三種:小農形式為主,像雜貨店的台灣;單位面積產量居全球之冠,像精品超市的荷蘭;以及以量制勝,像Walmart零售企業的美國。「台灣農夫常常會有『我種的最厲害』的思維,此時推行智慧農業,他們會擔心技術外流問題。」相較之下,在靠思維作農業的荷蘭,農作資料數據是可以買賣的,由於資料互通而產業壯盛是可預期的;至於美國能利用大面積種植低價農作物,以量制價,美國大豆售價是台灣的三分之一。

根據知名市場統計公司 Statista 預測,農業物聯網的市場規模將以每年25%增加,並於2022年到達 210 億美金。李厚寬指出,由於台灣市場推廣相對困難,因此在教育市場同時,善農將重心擺在海外市場,與大型溫室、海外廠商等業者合作,等待亞洲市場成熟;同時他也推測,2022年將是數據農業開始起步的一年,屆時將開始發展自有品牌。

預測產業未來走向、整合國際資源、快速轉動尋找燃點,這是善農未來努力方向,也是給予台灣新創的建議。」李厚寬總結。

來賓點評

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其實無論商業模式是2B2C,關鍵都是數據──資料怎麼進你的系統。建議試試看以免費角度切入,畢竟對使用者(農夫)而言,設備裝設或實際運轉也有成本問題。若能跳脫跟農夫/使用者收費的思維, 讓用戶免費使用但有人為該技術設備付錢,智慧農業才能真正普及。也許從政府角度,會有農業環境監控的需求,可以往這方面去思考。

另外,目前全球糧食供應不均問題嚴重,建議往另一個方向去想:有沒有可能作到區域性管理? 舉例來說,同一塊土地適合種五種作物,但市場上有三種已飽和,此時就能讓農夫知道應該種剩下兩種。這是一個機會,但要先想想第一桶金的問題,建議從GIS或大面積耕植的角度去思考。

右為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侯俊偉拍攝

永齡慈善暨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

AI與數據分析是一條一定要走上的道路,只是這是一個紅海,前面有太多人已經在作相關服務。問題關鍵是,團隊如何快速推進到下個階段?無論是自動化控制或其他農業技術,這些都是為了讓農作物種得更好,沒有人是為了科技而科技。建議要找到一個垂直領域生根,專注在某些特定作物上研究、得到有價數據,得到加值型服務。

看天、看地、看作物,用資料科學創造農業革命

蜂巢數據科技執行長吳君孝

蜂巢數據科技執行長吳君孝
侯俊偉拍攝

很多人對於「數據科技」、「人工智慧」的想像是坐在辦公室專業地對著電腦做資料分析,西裝鼻挺、一塵不染,但蜂巢數據就是那個例外。「我們要求團隊無論如何都要下過田。唯有真實了解產地狀況,才會知道使用者需求何在。」蜂巢數據執行長吳君孝說。

比起「蜂巢數據」,「阿龜微氣候」這個品牌名也許更廣為人知。三年時間,吳君孝帶領團隊從一個人擴展到十幾人,成員來自不同專業背景,共同之處是皆與農業有關聯。「科技農業之所以開始成為風口,主要原因就是氣候變遷。」吳君孝指出,農產品產銷的關鍵要素不外乎就是穩定的品質與產量,在氣候異常、科技日漸發達的情況下,如果能找到一條新的道路,用科技帶領農業轉型,也許就能提升高品質作物產出率。

一直以來,廠商與農夫簽訂採購/契作合約,都是靠雙方經驗去「預期」作物產量、收成日期、品質規格等項目,也就是說,風險高變因多的狀態下,廠商與農民的合約能否兌現都還是個未知數。阿龜微氣候提供作物預測、分析、演算等軟硬體服務,希望用透明資訊建立信任關係,期望透過其服務幫助契作/採購商和農民更全面地了解作物種植狀況,以此降低契作合約過程中的風險。

當科技遇上農業,世人眼中的「先進」遇上「原始」,這樣的結合是矛盾而有趣的。「從科技角度來看,科學家很常希望整體進程能更快速,但遇上農業就得耐心慢慢等。」吳君孝也表示,比起賣出硬體設備在田間裝感測器,深度田間交流以及資料分析探討是團隊認為更重要的事。

談及台灣農地現況,吳君孝指出,台灣雖因耕地小無法規模化種植,然而若能將精緻農業的精髓──「質」做到極致,仍有一定優勢存在。目前,阿龜微氣候的服務已覆蓋全台,目前正專注於國外市場,針對採購商及大型農業生產者做銷售,期待未來阿龜微氣候能讓農業回歸產業本質,用商業、科技等力量,建立台灣農業數據生態圈。

來賓點評

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如果能獲得長期穩定的數據資料,也許能往「第三方認證」的方向發展看看,日後可能會變成一種購買標準。只要資料公正,就有機會長遠調整成別的模式,要帶領產業出去國外的機會就大很多。

永齡慈善暨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

農業真正的核心就是期貨,因為農業的所有作物都是有期限的。其實許多時候我們對農業並沒有期貨的概念,由於許多事都是當天來當天處理,因此不會把農作當成期貨管理。反過來說,全球很多重要產物的總量,反而是交易所最清楚,無論外銷或內銷皆然。提供給團隊參考,也期待他們找到更多數據科學家一起工作。

永齡慈善暨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
侯俊偉拍攝

養殖漁業更多產!多參數水質監測服務

通潤公司創辦人葛士豪

通潤公司創辦人葛士豪
侯俊偉拍攝

從生醫跨足水產養殖,現在專注於提供IoT水質監測解決方案的通潤,十年前的研究項目其實是血糖檢測。「當時某個同仁養的魚死掉了,為了找出原因,同事才問我們的實驗器材能否作水質檢測。」葛士豪回憶,為此團隊真的去作實驗,意外發現原來「水質監測」也是一條可走的路。

為了驗證技術可行度,團隊積極尋找技術適合的應用場域,最終選擇了水族,以海馬作為PoC的物種。「有在玩水族的人,無論是專業玩家或ㄧ般人,對於水質檢測方面的金錢投入都不小。」葛士豪進一步說明,海馬對水質純淨的要求度高,且經濟價值極高,活海馬可作為水族觀賞用,死海馬則可在中藥行賣得高價。2017年,通潤作為PoC場域的室內海馬立體養殖場落成,團隊透過水質監測解決方案加上智慧養殖平台作數據分析,其養殖密度為傳統養殖密度的五倍,存活率亦可達五成,對比傳統的一到三成,效果顯著。

正如人需要空氣,魚想存活則注重水質。葛士豪指出,魚死掉有很多原因,檢測人員只能事後分析。之所以無法透過連續監測預判情況,並不是技術不可行,而是好的監視設備成本通常高昂,而低成本的感測則需要複雜監控。對此,通潤藉由奈米技術,降低檢測儀中商業化貴重金屬使用量,體型縮小的同時精準靈敏度更高,且成本夠低,業者可以無痛更換設備。葛士豪指出,產品會因場域不同而有不同樣貌的應用,「低成本、易安裝、適合大量佈建是我們的特點。

2016年,水產養殖占比正式超過漁業捕撈,由於環境汙染,越來越多人往高密度高產能的室內養殖發展,水質環境控管的重要性日漸提升。葛士豪坦言,雖然團隊目前較想投入感測器研發,但感測器其實並不好賣。因此,團隊預計將從數據或其他設備做更多整合,串聯後方自動控制與用戶端,甚至將數據做為資料分享或販售的依據,往數據服務的方向前進。

我們目前也打算攻工業廢水處理這個點。」葛士豪補充,很多時候工業排放廢水會流到養殖水域,水中的汙染物質如「氨」對人與環境將造成嚴重影響。若能透過前端大量佈建感測器去做追蹤感測及數據分析,將能有效取締或溯源汙染物質來自何方。

從感測監視,進展到數據分析、智慧建議,到大數據分析處理,葛士豪期望到2025年時,通潤能夠變成一個智慧養殖平台,真正從台灣輸出到國際。

來賓點評

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商業模式部分,若是計畫往2B走,要注意一件事:剛剛強調「連續」監測,但水產養殖連續監測的意義不大。隨時監測的價值在哪呢?連續是一個概念,個人解讀有所不同,一秒鐘是連續、一分鐘也可以是連續。「連續監測」之餘水產養殖的價值有多高,建議可以再想想。

福壽螺Out!稻田專用緩釋農藥

畢士大生技執行長鄧玉立

畢士大生技執行長鄧玉立
侯俊偉拍攝

福壽螺的惡名昭彰,相信就連沒在務農的人也都略知一二。當初以食用目的從南美洲被帶進口,卻由於肉質口感不受民眾喜愛,導致福壽螺被業者大量野放,逃過被人類吃掉的命運,福壽螺反倒開始狂嗑人類的糧食。

數據指出,一隻成螺只要一個晚上就能吃掉一平方呎的秧苗,徒手撿螺耗時耗力,鴨稻共生其實也存在某些弊端,農藥固然能解決問題,卻又怕其毒性太強對作物產生影響。投鼠忌器,竟沒有一種解決方案能徹底處理福壽螺的問題。

「一般來說福壽螺的防治期約15-30天,但只要21天水稻秧苗就能成長至福壽螺咬不動的程度。」鄧玉立表示,畢士大生技開發的螺麥皂,主打百分百可分解生物材料,零殘留也沒有公害,透過獨家的緩釋技術,讓水裡持續保持藥效濃度,確保福壽螺無論何時從土底冒出都能碰到藥效而被觸殺,預計可增加20~50%的總產量,農夫收入增加2.7倍。

雖然目前已做出成績,不過畢士大目前將主要市場定位在北美,而非台灣。「台灣市場太小,競爭對手多,且農夫多半習慣以化學用藥撲殺害蟲,還不容易改變習慣。」鄧玉立進一步補充,這並不代表畢士大生技將完全放棄台灣市場,畢竟台灣是很好的測試場地,目前這塊也已交由經銷商幫忙處理。

根據鄧玉立所述,目前的商業模式為畢士大生技掌握核心技術,將產品授權外包給製造商,而後透過經銷商或農業電商販售,主要販售地區為台灣和馬來西亞。鄧玉立說,時至今日,植物就算在大自然中長大,也不可避免會遇到其他化學物質,就像農夫若重複噴灑不同農藥,兩種以上化學物質會不會產生意外的效應?

考慮到這點,團隊針對產品與其他農藥的相容性做過實測,確認就算農民同步施放其他藥劑,也不會影響其藥性,對非目標生物更是沒有危害。鄧玉立透露,下一步畢士大生技將往玉米方向發展,「我們希望有一天,有機農業不再需要太大負擔、太多成本的產業。

來賓點評

宇智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 宇邦智權事務所副總經理馮志峯

我個人猜測,在福壽螺部分你們的釋放技術應該已經能掌握到不會傷害其他獨立生物的程度,因為那些獨立生物的敏感性更高。我覺得可以考慮多層次的應用,例如這種要是前21天有效,另一種是21-50天有效之類的。

另一個可以思考的點是,畢士大的產品有天一定會推出去、被看見,進而被破解,如果你的材料是從別的地方找來的,那就代表別人有天也能做到一樣的事,這是必須考慮到的問題。

延伸閱讀

羅郁嫻
創業小聚特約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