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情緒不能換成商業價值,創業家沒有時間為失敗感到難過!

JooFotia via shutterstock

本文摘自《如何循序漸進撐起自己的野心:這世上,比賺得少更可怕的,是迷茫,這本書一定可以給你意想不到的答案。》,大是文化出版

有一種風險,叫「什麼都沒做」。並不是表示不工作,而是所謂的「混職場」。「混」的心態,是慢性自殺,是對自己極大的不負責任。

朋友在香港開公司,為了申請各類金融牌照併購一些公司,每天衣著光鮮的穿梭於各種飯局和半島的下午茶,她已經開始產生恐懼了。那天中午香港下著雨,她從一棟大廈去另一棟大廈談事,時間匆忙沒帶傘,被雨淋感冒了;還有前幾天,大半夜應酬吃飯,喝了白酒,晚上十一點坐計程車回九龍的高架橋上,胃實在受不了,停車在高架橋上,衝到旁邊對著塑膠袋嘔吐。

我:「妳身家也不少了,何必這麼拚?」
她:「要不然怎麼辦,租著這麼貴的辦公室,還有員工要養,不做事,每天坐著虧錢嗎?」她長嘆一口氣——現在,每天都在和時間搶時間。

以前我不太明白,有些人會「奢侈」的放棄一些我們夢寐以求的東西,比如不去國外旅遊、拒絕參加一個海外會議,甚至放棄公司出錢去讀MBA(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工商管理學碩士)的機會,簡直太暴殄天物了。現在明白,同樣的時間價值,花在這裡,就一定得放棄另一種更豐富或更值錢的機會。我們崇拜的東西,別人選擇割捨,說白了,就是因為地位不一樣。

隨著我們的成長,我們的眼界和思維決定的,何止是對世界的認知——時間的價值,也會被重新貼上標籤。同時,一定會慢慢認識到——時間,是最大的風險。世界越來越大,能做的事越來越多,降低時間成本,提升單位時間的效率,將會是我們越來越重要的功課。

有一種風險,叫「什麼都沒做」

「雞湯」告訴你:如果你知道去哪兒,全世界都會讓路給你。現實問題是:我怎麼知道要去哪裡?所以雞湯就是雞湯,給湯不給勺,給一個包治百病的單一解藥,甚至都不說明如何拆封包裝。

在職場上,「什麼都沒做」並不是表示不工作,而是所謂的「混職場」。貌似每天打卡上班、一天工作八小時。但是,工作不上心、能力不見長、做錯事不反思,工作的意義是等發薪水,這就是職場上的「什麼都沒做」。別忘了,職場成長期也是沒幾年。要麼好好做,要麼快點滾,不管喜不喜歡,總之,「混」的心態,是慢性自殺,是對自己極大的不負責任。

我現在很反感的一句話是:「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這份工作先做著再說」。什麼叫做先做著再說,你以為工作是王菲的歌〈不愛我的我不愛〉中的歌詞,「邊走邊愛,人山人海,拿著車票微笑著等待」嗎?你還在微笑,車子早就跑遠了。

面試官在面試時,為什麼一般都會問你的長期願景是什麼、你的短期目標在哪裡?你只要告訴他,有哪些成長的需要,要達到財務哪個階段的自由,至於是屬靈還是屬世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你想要什麼,再談接下來的適合問題。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同樣,你也很難拖起一頭想要賴床的豬。這樣的員工,面試官肯定是不想要的,你浪費青春是你的權利,但我不想浪費我的時間裁培你,各自互道珍重就好了。

以「混職場」的心態過日子只會浪費光陰,是對自己和工作極度不負責任。
ShutterStock

用負面情緒,做出正向改變

另外,無謂的負面情緒,也是消耗時間的殺手。總有些人,看城市繁華的燈光就內心蒼涼孤寂,聽窗外的雨聲就一定要陷入莫名的憂傷。迷茫、糾結、猶豫、憤怒、抑鬱,這些負面情緒,就像女孩的生理期,每個月都會來。正常,人之常情。

對於情緒,成熟與非成熟的區別在於,成熟人的這些負面情緒一年來幾次,偶爾釋放、控制有方、不會側漏;不成熟的人,搞不好負面情緒恨不得一週來幾次,而且每次來了,都肆意打開情緒的閥門,任其氾濫、任其潰敗,淹沒內心的燈塔和明天的希望

你不是文藝創作者,你的情緒轉化不成美妙的音符和感動的文字,換不來商業價值,省著點用吧。「情緒」這種貨幣「濫發」之後,也會通貨膨脹、也會貶值。一個處事專業的人,偶爾透露一下情緒的另一面,如同福利,有驚喜感。但如果一個人天天如同祥林嫂(按:魯迅小說《祝福》中的人物,比喻到處跟人抱怨、訴說不幸。)一樣嚼爛舌根,只會留給別人一個滿意的同情而已,太廉價了。

忙碌的人,沒有時間難過、憂傷,也沒有時間高興。爬上一座山頭,喜悅一分鐘,就要重新背起行囊,攀下一座山。因為,好風景都在路上呢

忙碌的人能妥善處理情緒,朝向下一座山頭邁進。
rdonar via Shutterstock

要現實的理想,做世俗的文藝,別那麼市儈,也別那麼矯情。要明白人生本來就不公平,要相信越拚命越幸運。這片熱土,賺錢的速度趕不上印鈔的速度。有多少人在這裡開出了花,有多少人在這裡流下了淚。年輕時,別談莫須有的詩和遠方,如果不想在中年的曠野上一片荒蕪,現在的工作,就是詩和遠方。未來,才能有機會,做個活得明白的「企業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