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與狼共舞──Lyft與Uber之間的「相愛相殺」

Geoffrey Kuchera via shutterstock

2018年12月初,美國共享出行的兩大公司UberLyft雙雙提交IPO申請,眼看要手拉手一起上市的節奏。

在人們回顧兩家的營運情況時發現,Lyft的財務狀況似乎更良好,一些投資分析師認為,儘管同時申請,但Lyft依然有可能率先獲得批准。而就在這週,應用數據分析上Sensor Tower的最新報告更是顯示,Lyft的首次下載數正趕上Uber,差距縮小到一百萬以內。

於是,不少媒體和專業人士紛紛表態,認為Lyft有機會趕上、甚至超越Uber。

但在矽星人看來,這一切都是幻覺。

此次提交IPO,其實是Lyft「率先提交」,但就在消息發布之後,Uber 也馬上高調證實自己也已經提交了申請。兩者雖然都沒有公開此次公開募股的具體融資計劃,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已最後一輪的融資情況計算,Uber的估值已經達到1200億美元,而Lyft只是它的零頭,只有150多億美元。根本不是一個量級。

另外,只要你回頭看看這兩家「相愛相殺」的歷史,就能明白,無論從Lyft的公司文化、過往與Uber競爭中展示出來的執行力,還是創辦人的性格,Lyft都不可能「取代」Uber。

不過,更重要的是,這種相愛相殺更像是外界在強行「組CP」,在外界眼中,Lyft一直是活在Uber陰影裡的小弟,但事實上,Lyft有自己的追求。

小而美的Lyft

如果不去拿Uber比較,單純看Lyft自己,它絕對算得上一個成功的創業故事。而且故事從一開始就很「浪漫」。

Lyft 由原本互不相識的洛根·格林和約翰·季默共同創辦,《財富》雜誌的一篇報導形容兩人在不認識的時候「活在平行宇宙」:

格林生長在洛杉磯,擁堵的交通讓他思考如何能更好利用駕駛資源,季默出生在紐約,在康奈爾大學的課堂上思考如何讓城市交通更好。

Lyft創辦人
品玩Pingwest

大學畢業後,季默有一天偶然在他和格林的一個共同好友的Facebook上看到格林發的一則貼文,帖子里格林宣布自己正在搭建一個網站。網站名叫做「Zimride」。

季默心裡一驚,這名字聽起來就是以他命名的啊。「他怎麼想出這個名字的?」

其實,「zim」和季默一點關係都沒有,它取自津巴布韋的簡稱,格林在津巴布韋看到那裡的人們共享小巴,受到啟發,決定創業做一個共享出行的項目。季默和格林最終取得了聯繫,並且一拍即合,決定共同創業。

2012年,兩人在Zimride的基礎上開發出Lyft,當時,網約車市場剛剛興起,Uber 已經成立4年,但尚未完全一家獨大。Lyft 進入市場後成長迅速,並快速受到資本關注。2013年,矽谷知名的VC a16z 決定領投總額6千萬美元的投資。負責項目的投資人Scott Weiss特地撰寫部落格誇讚Lyft。

Lyft司機就好像是你的一個會開車的朋友。

格林和季默從一開始就沒想變成另一個Uber和Uber搶市場。他們希望Lyft能更加差異化,而選擇的路徑就是讓Lyft更有人情味

Lyft 主打社交牌,在最開始,Lyft 要求司機和乘客都必須通過Facebook連接,藉此來建立信任和保障安全。Lyft還要求所有的服務車輛在保險槓處貼上可愛的粉紅色鬍子裝飾。是的,就跟中國的婚車一樣。

粉紅色鬍子裝飾是Lyft車子的標示。
品玩Pingwest

「當你坐進車裡,請坐到前排,司機會和你擊拳打招呼。你會得到一個充電器,甚至可以當這輛車的DJ,有時候司機還會送上一些點心零食。」

Lyft讓我對人類重拾信心。」一名Lyft早期司機曾經這樣說。

格林和季默想把Lyft打造成一個社群。「這裡你可以結交真實的朋友,同時還能省錢」。這與一開始從提供高檔黑色轎車的Uber完全不同。而Lyft的做法也最終影響Uber,後者開始開放給所有車主。

行為天真,行動緩慢

這種「文藝」的特質一直延續至今,大部分體驗過Uber和Lyft 的乘客都對矽星人表示,他們更喜歡Lyft的搭乘體驗。

即便市場佔比一直遠遠落後Uber,Lyft的用戶忠誠和用戶體驗一直高於Uber。根據投資機構Raymond James的最新調查,Uber在美國的市場佔比達到60%,而Lyft只有23%。但是,1/3的用戶認為Lyft是用戶友好的品牌,而只有1/4的用戶選擇Uber。

Lyft在用戶中有極高的口碑,這與醜聞不斷的Uber形成鮮明對比。但儘管如此,Lyft卻從來沒能在業務佔比等核心數據上超越Uber。「問題」就出在Lyft理想化的營運風格,這讓Lyft看起來慢吞吞的。

由於從一開始就執著於建立人與人間的美好聯繫,季默在Lyft上線初期曾制定了嚴格的司機審核政策,嚴格到現在看來有些好笑:他要求每一名Lyft平台上註冊的司機,都需要來Lyft總部進行面試,由他親自確定對方具備良好的文化素質

在職場交流網站Glassdoor上,有Lyft 員工就形容,兩位創辦人從來沒有把重點放到業務成長上。他們極度在意用戶體驗。

這樣的思路讓Lyft 在業務擴張上變得緩慢,迅速被Uber甩下。無論是融資額還是市場佔額,Uber都遙遙領先。

Lyft這種「用愛發電」的做法也延續到公司文化上。在Glassdoor網站上,Lyft的整體評價極高,多數人提到公司文化時會形容它「包容友善」。

你會感覺你在得到所有同事的支持
。」一名員工如此說道。不過,缺點也十分明顯而一致:「但公司沒有什麼野心。

這用中國互聯網的話說就是,缺少「狼性」。這讓它沒法在競爭中佔道任何便宜。

Lyft公司的歷史就是錯過各種機遇的歷史。」一名員工這樣形容。

2017年, Uber全方位跌入谷底。前員工跳出來揭露Uber內部嚴重的職場性騷擾,大力佈局的自動駕駛技術遭到來自Waymo的起訴,創辦人卡蘭尼克更是黯然下台,社交媒體上一度掀起「刪除Uber」的運動。但即便如此,Lyft也沒有抓住這最好的機會完成超越。

在The Information裡有一篇關於為何Lyft沒有抓住機會的報導,Lyft儼然一副傻白甜的形象。報導稱,Uber內部設計了很多工具來監測Lyft的表現,而Lyft的高階主管對此卻不屑一顧,公司幾乎只能靠員工人工蒐集對手的數據。

Lyft對商戰總是少一根筋。當年,Lyft在內部率先完成了更廉價的共乘服務──Lyft Line的開發,但在正式發表會前,他們向媒體率先舉辦了小型記者會。結果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Uber那裡,特拉維斯・卡拉尼克很快就搶先發布了如今廣受歡迎的Uber pool產品。

另外,在Uber的負面輿論最高峰時,Lyft也沒有及時制定出搶奪用戶的方案,當時的Lyft依然在維持著高補貼的推廣政策,這的確幫助他們在吸引乘客上更進一步,但是同時在事實上導致了他們的乘客和司機比例失調。而堅持要維護一種年輕形象的Lyft,拒絕通過放寬審核(比如允許車齡更久的車在平台登記等)來吸引更多車主。最終,Lyft從Uber的危機中獲得的成長,並沒有真正累積下來,只是成了短暫的繁華。

其實,Lyft這種在打硬仗上的「無能」,已經讓很多人習慣。甚至有一種觀點認為,人們不應該討論Lyft為何沒有藉機幹掉Uber,因為事實上是Uber的危機「救了」Lyft ——如果當時Uber繼續順風順水,Lyft可能早已經被吞掉了

共享出行界的Twitter和Facebook

最終Lyft活了下來,而且沒有失去自己的特色,這很難能可貴。如今與Uber一起IPO,被外界認為是兩者競爭進入下一個階段,但其實,兩個同樣做著「共享出行」生意的公司,早已經不在一條賽道上了。

作為世界上估值最高的獨角獸公司,Uber 不再侷限在共享出行這個生意上,它在全世界營運,它上線送餐服務、嘗試收購共享單車、滑板車等公司,並且大力投資無人駕駛技術。

按照Uber的說法,它是一個「平台」,意味著你可以往上面不斷的加東西,而且Uber高額的融資也需要他講出更多的故事。

許多人將Uber和Lyft作比較,但他們其實已不在同個賽道上。
PingWest

而反觀Lyft,它還是一直堅持做一個「建立更好的交通體驗,從而實現更環保的出行」的公司。這幾年它也投資了自動駕駛,但更多是與擁有資金和技術的第三方合作,比如與通用、福特等合作,讓對方的自動駕駛車輛可以在Lyft的網絡裡提供服務。

如今的Uber和Lyft,就好像當初的Facebook和Twitter,曾經人們也以為兩者是直接的對手,但現在Facebook早已不只是一個社交網絡,但Twitter的重心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最終人們也會發現拿Lyft和Uber比較是無意義的。當然,你可以說Uber更流行,比Lyft更值錢,但你也一樣不能否認,Lyft也在改變著世界。

所以,各位讀者,在Uber和Lyft之間,你們喜歡哪一個呢?

本文轉載授權自《PingWest品玩》,作者:玄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