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虛擬貨幣泡破之際,Blockchain新創如何突破?

過去近一年來,Crypto由高點反轉進入熊市。Crypto龍頭Bitcoin的幣價,從去年12月一度突破17,000美元的高點,快速下探至今年11月跌破 4,000 美元的重要關卡,跌幅超過75%,至今仍未見跌勢趨緩,對比 20世紀末的.com泡沫,Nasdaq 指數在 30 個月內暴跌 76%,Crypto 退潮的速度更為兇猛。

對Blockchain新創來說,如何看待這一波熱潮退燒?現在是最好還是最壞的時代?

為了讓Blockcahin新創在身處重要的大環境變局中,能釐清迷霧,以及更多彼此交流與切磋的機會,AppWorks特別針對Blockchain新創,於日前舉辦一場以「熊市中,Blockchain新創如何突破?」為主題的Open House,分別邀請全球排名前20的交易所COBINHOOD,以及以Blocklattice (區塊網) 架構設計底層公鏈的DEXON共同創辦人陳泰元 (圖中者) ;和推出 Blockchain遊戲、AppWorks Accelerator第 17 屆進駐的新創團隊雞樂園創辦人朱西西 (圖右者)。

左起:AppWorks創辦合夥人Jamie林之晨、共同創辦人陳泰元、推出 Blockchain遊戲、AppWorks Accelerator第 17 屆進駐的新創團隊雞樂園創辦人朱西西。
AppWorks

分別從公鏈設計者與DApp開發者的身份,連同 AppWorks創辦合夥人Jamie林之晨 (圖左者),一同分享有關Blockchain趨勢的觀察,以及Blockchain創業的機會與挑戰,以下是活動精彩內容整理 (更多有關Blockchain技術發展以及商業前景的分享內容,歡迎前往觀看完整影片):

AppWorks特別針對Blockchain新創,於日前舉辦一場以「熊市中,Blockchain新創如何突破?」為主題的Open House
AppWorks

在台灣,Jamie可算是呼籲政府及企業關注Blockchain趨勢的第一群人。早在2013至2014年間,就曾在他的Mr. Jamie 個人Blog中,分別發表「Bitcoin是否能成為一種貨幣?」與「比特幣不只是位元幣,還將帶動金融秩序的徹底改寫」以及「台灣應積極成為全球虛擬貨幣交易重鎮」三篇文章,提醒台灣不要忽視Blockchain這個重要典範轉移。在2018年即將結束的此時,Jamie認為,Blockchain這個產業還很新,從中本聰發表論文、第一顆比特幣上線至今,不過也才十年的時間,很多事情還在發生當中,現在才開始加入與了解並不晚。

Blockchain新創是史上最幸福的創業者

從大趨勢面來看,Blockchain新創可能是史上最幸福的一批創業者,因為這個領域不缺資金挹注。林之晨指出,至今已有兩千多種Crypto與Token,整體市值加總已超過1,200 億美元,大約是⅔個台積電的規模。這些資產都在想如何將應用,相較於過往Internet或Mobile Internet的創業浪潮,「如何將用戶變現?」始終是糾結新創擴張與獲利的重要課題之一,但在Blockchain的世界中,目前尚未有太多好用的DApp,但用戶們已經存了1,200億美元的資金在這裡面,所以只要有好應用,不用擔心沒有資金。

他形容,現在的Blockchain創業,就好像在一個遊樂場中,所有用戶已經換好代幣準備來玩,但裡面的遊戲機還不多。因此,只要做出好玩的遊戲機,大家就願意花錢來玩,這樣的世界其實非常幸福。他說:「怎麼會有一個創業的領域,只要有好應用,用戶就願意付錢?這應該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

儘管Blockchain的世界,看來如此美好,但近一年來幣價劇烈的波動,Blockchain 新創該如何面對?

泡沫破裂,並不阻礙改變世界的過程

他指出,最近幣圈的狀況不好,任何新技術出現,都會先火一發,很自然會形成一個Bubble,這時候會出現Chasm (斷層),因為這時的技術,還無法承載這麼多的使用者,或是沒有太多應用的場景。現在的Blockchain發展,就是處於Bubble破裂之後的Chasm,如同死亡的低谷,大家一片低迷。

陳泰元認為,這是任何新典範轉移出現的必經過程。
AppWorks

陳泰元進一步指出,任何新技術出現要成為典範轉移,真的能獲得大眾採用,進而改變世界,就必須找到跨越鴻溝 (Chasm) 的應用。他以Smart Phone舉例,第一支可能20年前就有相關的技術,但要直到後來出現的iPhone或Android系統,才是真正跨越鴻溝、創造普及的重要創新。

AppWorks

Jamie也補充指出,Blockchain的發展現在仍處於非常早期階段。想要在公鏈上開發一個DApp,現在還有非常多缺點,若用Internet創業來形容,現在就像還在9.6K (編註:9.6k 是現在 100M 網速的萬分之一) 撥接上網的世界裡,各種Blockchain公鏈,大概還要三、五年才會更成熟,在環境完善的過程中,還會有非常多ups and downs

這情形和1990年代 .com熱潮時很像,發展至今同樣經歷了各種ups and downs,雖然網路股股價起伏,但並不阻礙Internet持續進化、逐步改變世界的過程。他認,Blockchain或Crypto也是這樣,雖然幣價會上上下下,但並不影響它改變世界的過程

Blckchain產業,要能持續成長壯大,關鍵在於技術更成熟、應用更普及,這必然是Blockchain新創得以成功的機會與挑戰。

DEXON 打造新一代底層公鏈

陳泰元以自身投入Blockchain創業的經驗分享他的觀察。他指出,最先切入的是交易所COBINHOOD,因為Blockchain時代的交易所,就像網路時代的Google,是很重要的search engine。因為進入Blockchain的商業應用,要先取得一些Crypto或Token,需要像交易所這樣的入口,COBINHOOD目前已累積超過50萬用戶。後來他又發現,現有的Blockchain技術仍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所以另外切入規模更大的DEXON做底層公鏈技術。

他認為,DEXON是下一個世代的技術,不只是Chain (鏈),而是 Lattice (網),稱為Blocklattice,它是許多條平行的鏈,可以處理大量交易,在嚴謹度方面,鏈跟鏈之間又緊密相依可以視為一條單一的鏈。他舉例,若用Bitcoin 轉帳,目前的技術只能做到每秒七次,對全世界幾十億人來說,這樣的網絡很難使用,信用卡的Visa技術,則是每秒可處理4,000至5,000筆轉帳;若要用Bitcoin去買咖啡,可能要在咖啡店裡等一個小時才能轉帳,或是100元的咖啡,可能要被抽取50元的轉帳手續費,這些問題,現階段都沒有辦法滿足小額支付的應用場景。

這些問題,造成現階段大眾無法使用單鏈的Blockchain,需要朝向Blocklattice。Blockchain應用普及,最大的瓶頸就是它是一條鏈,如果有學過程式語言,就會知道任何事情用線性執行,它的速度不可能快,要讓系統變快,例如PC或手機,會用多核心的CPU來處理,可以讓速度更快。

DEXON所提出的Blocklattice,概念上就像把Blockchain進化成多核心,變成平行鏈,可以平行發展出上百、上千條鏈一起發展。DEXON的演算法,可以確保幾千條鏈最終能被壓縮回一條鏈,這過程稱為Total-Ordered Blocks,每一條鏈每秒各自發展,最後能在保持共識的狀態下變成一條鏈,產生最終的時間碼用來排序,進而可被用來執行智能合約等應用,並在數學上被證明,沒有辦法被壞的節點操控結果,是完全公平且對稱的系統,隨著投入的運算資源越多,速度可以無限提升不會飽和,也不會因為節點增加,延遲產生共識的時間,一條鏈每秒可做到處理5,000筆交易,DEXON致力打造一個可高頻交易、安全性高的系統

除了交易所與底層公鏈,朱西西以DApp切入的經驗創立雞樂園,也非常值得Blockchain新創參考。他舉例,在今年三月,DApp一天大約兩千人玩,到十月已經有超過一萬人玩,那時FOMO 3D就是一個很紅的遊戲,七月時吸引了一萬人去玩。在他眼中,一個遊戲有一萬人在玩,究竟有什麼了不起?因為這一萬人總共投入了四萬顆以太幣,當時價值大約兩千萬美元。

DApp 很適合新創團隊投入

他進一步指出,DApp正在風口上,很適合新創團隊投入。因為現在手機或PC的線上遊戲,動畫非常精緻,對資源不多的新創團隊,進入門檻很高,但在DApp上的遊戲,因為區塊鏈的速度很慢,還沒有辦法做很多動畫、遊戲也相對簡單,新創企業與大企業所掌握的資源,在這邊差異性不大,新創的速度與創意更有發揮的機會,而現在全世界做DApp的人還不多,還有很多值得開發的機會。

朱西西以DApp切入的經驗創立雞樂園,也非常值得Blockchain新創參考。
AppWorks

現在究竟是誰在玩DApp的遊戲?朱西西觀察,在玩遊戲之前,要先到交易所註冊、進行KYC、安裝錢包、把幣領出來、看得懂智能合約,這些流程走完。走完這一長串的流程,還願意使用的用戶,他認為必須回到這些Crypto持有人的心理,去思考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他總結對這些用戶的觀察:風險承受度高、願意嘗試新事物、社群很活躍。舉例來說,像FOMO一投資下去,可能有300%、500%的利潤,但也有可能都歸零,這些持有者本來就比較願意冒險,願意嘗試新事物,所以做DApp時,常常可以看到有願意投幾顆幣試玩看看的用戶,但一旦覺得不好玩,這些人也會很快走掉去嘗試其他新DApp。另外,這些人彼此間很熱衷交流討論,有各式各樣的相關社群,許多DApp也都有推薦好友加入的機制。

對DApp的新創團隊,朱西西建議要把握「快、準、狠」三字訣。快,就是推出應用的速度必須快,因為這個領域變化快速,此外,也不一定要完全去中心化,部分機制可不用上鏈以利DApp的處理速度;準,就是要打中玩什麼?另外則是智能合約要精準,不能有漏洞,否則很快就被駭;狠,則是萬物都需要包裝,任何DApp都是,另外則是相關法律尚不完備,很多事情先做再說。

對Blockchain新創來說,另外值得思考的課題,則是對一般大眾來說,Blockchain仍存在許多生澀堅硬的科技名詞,是否會影響它未來普及與興盛?以及仍有許多法律、政策並不完善,該如何考量法律風險?

Jamie以Internet舉例,現在大家都在上網,但並沒有太多人知道TCP/IP、HTTP、HTTPS是什麼?這些就是Internet應用的底層通訊協定。對絕大多數的用戶來說,並不需要去了解這些,只要開發者覺得,這個通訊協定演進到一定程度好用就好了,Blockchain現在正在經歷這個階段,例如,DEXON正在做的,就是開發一種新的通訊協定,各種被大家接受的通訊協定出來,就能推進整個產業發展,後面的應用就會演化出來。

Blockchain新創如何思考法律風險?

面對與Blockchain有關的法律風險,Jamie則分享,如果會被抓去關,例如涉及刑事責任,絕對不要輕易冒險。如果是行政罰,可考慮大膽一點去嘗試,但仍要清楚自身的公司架構並衡量可以承受的責任範圍。因為創業本身就是一種平衡,動作太慢、方向錯誤都是風險,做現在沒有規定怎麼做的事、賠錢同樣都是風險

但如果一昧地在管理不要做現在沒有規定怎麼做的事、不要冒險、不要賠錢,卻因此犧牲了速度,或是商業模式無法突破,創業最終還是會失敗。對初期的創業團隊來說,比較常見的,是充分了解既有法規的界線,而對於欠缺明確規範的灰色地帶,暫時先不要太在意行政罰方面的風險,在初期階段先衝刺產品或商業模式,法遵面欠下的技術債,未來再來還。

朱西西也補充分析,以比較極端一點來看,推出Blockchain新應用,針對法律風險較高的地區,可以把IP封鎖起來不讓當地境內使用者使用,而在法律沒有禁止的地區先做再說。

他認為,政府在制定法律上所扮演的角色,就像以前吊娃娃機沒事,但因為有很多國小生把零用錢都吊光,後來才重新定義監管的界線,例如禁止五百元以上、校園一百公尺內不能吊。檢察官不會沒事去看有誰在做DApp,ICO剛出來時也沒問題,但後來不肖業者從事詐欺,或是涉及洗錢疑慮,甚至是很多人賠了很多錢,法務部、金管會等相關主管機關當然會出面管理,若要做 DApp,不要踩到紅線,至於法律沒有禁止的範圍,建議短期內一邊觀察、一邊嘗試。

總結來說,Jamie與兩位 Blockchain / Crypto創業者都認為,現在就是創辦區塊鏈新創最好的時機,大家不要錯過。

【歡迎所有Blockchain/Crypto區塊鏈創業者加入專為你們服務的 AppWorks Accelerator

本文授權轉載自AppWorks Accelerator,作者:AppWorks媒體公關總監 李欣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