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矽谷精英嘲笑中國產品?李開復:中國山寨時代中最可貴的不是產品!

本文摘自《AI 新世界:中國、矽谷和AI七巨人如何引領全球發展》,天下文化出版

新創公司和創辦人並非橫空出世,這些公司的商業模式、產品及核心價值,都是所處時空獨特文化的一種表現。矽谷和中國的互聯網生態系統,生長自非常不同的文化土壤。矽谷創業家很多都是成功專業人士的後代,諸如電腦科學家、牙醫、工程師、學者等,在成長過程中經常被告知他們能夠改變世界 。他們在大學生涯向世界頂尖的研究人員學習編寫程式,同時接受博雅教育的薰陶。進入矽谷工作之後,他們上下班通勤時會行經加州市郊和緩蜿蜒、兩旁樹木扶疏的街道。

這樣的環境非常富裕,培養人們產生崇高的思想,為抽象問題找出洗鍊的技術解方。矽谷的發展史,就是電腦科學創新突破的歷史,這樣的環境長期為「技客─嬉皮」的混合意識型態搭建好舞台,成為矽谷悠久的特色。這種「技客─嬉皮」混合意識型態的核心,是較為天真、單純的技術樂觀主義,相信每個人和每家公司都能透過創新思考來改變世界。在這樣的氛圍下,抄襲別人的點子或產品特色,被鄙為背叛時代精神,是真正的創業家所不齒的行為。這裡追求的是從 0 到 1 的創新,能夠做出完全原創的商品,就像史蒂夫 • 賈伯斯(Steve Jobs)說的:「在宇宙中留下印記。」

美國蘋果公司共同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
apple

在這種環境成長的新創公司,多半為使命導向。這些公司大多從一個新奇的點子或一個理想目標開始,全公司上下因為這個點子或目標全力發展,公司的使命宣言簡單、崇高,沒有一點世俗味或銅臭味。

反觀,中國新創圈的文化,則是迥然不同了。如果矽谷是太極中的「陽」,中國新創圈就是「陰」。中國公司不是使命導向,而是市場導向,這是最優先、也是最重要的目標。為了賺錢,沒有什麼產品是不能做的,任何商業模式也都可以考慮採用,各種不同的事業領域全部可以考慮發展。 這樣的心態使得商業模式和執行力都具備高度靈活的彈性,兩者正是矽谷推崇的「精實創業」(lean startup)的精髓。對中國新創公司和創業家來說,點子是誰想的、從哪裡來的,都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執行得好,因此賺錢。對市場導向的中國創業家來說,主要的動機不是追求名聲、榮譽或改變這個世界,這些東西固然很好,但最大的獎項是致富,不管方法為何。

中國公司的營運方式偏向市場導向。
pathdoc via shutterstock

這種一律向「錢」看的態度,在很多美國人看來很礙眼, 但背後有深長的歷史文化淵源。數千年來,填鴨死背就是中國教育的核心。從明清開始,想要進入中國朝廷任職,就得要有能力一字不漏地背誦古文,遵守章法寫出結構嚴謹的八股文。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鼓勵學生詰問,探究、追求事物的真理;中國古代聖賢則是教導弟子要效法先賢,完美仿效聖賢才能通達道理,成為人中龍鳳。

除了這種文化淵源,20 世紀中國各項發展和資源的稀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因素。大多數中國當代的科技創業家,距離中國擺脫長達幾世紀的赤貧,頂多也不過一代的時間。其中很多都是獨子,這是中國「一胎化」政策下的結果。

他們背負著雙親和四個祖父母的殷切期望,全家人把希望都壓在這個孩子的身上,期盼孩子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在成長的過程中,父母不會跟他們談什麼改變世界的偉大目標,只會告訴他們如何才能在社會上生存,要能夠賺錢養家,當父母老了、無法工作的時候,才有能力奉養父母。 大學教育被視為脫貧的重要關鍵,為了能在競爭激烈的高考中取得好成績、進入頂尖學府就讀,全國各地近千萬的莘莘學子,花了幾萬個小時死記硬背。在這些創業家的人生中,中國靠著宏大政策和辛苦奮鬥成功脫貧,把飯票換成新創事業股份的薪餉支票。

填鴨死背是中國教育的核心。中國企業利益導向的決策與其說和家庭教育有關,不如說是中國整體政策及歷史淵源的影響。
shutterstock

中國經濟近幾十年來的快速起飛,並未減輕這種稀缺心態。中國人民曾經目睹,由於法規管制跟不上割喉式的市場競爭發展,產業、城市和個人,在一夕之間失去財富。鄧小平領導中國走向改革開放的時代,遠離毛澤東的平均主義,這位前國家領導人曾經說過,中國必須「先讓一部分的人富起來」,才能夠進一步發展。但接下來中國如閃電般的發展速度,卻加深人們心中的害怕與擔憂:如果動作不夠快、跟不上最新潮流,沒能及時站上新市場的風口,可能就會變成眼睜睜看著別人富起來的窮人。

就是這三項元素:接受效法他人的固有文化、稀缺心態、願意跳進任何有前景的新興產業,構成了中國互聯網生態系統的心理基礎。

我無意在此宣揚文化決定論,我經常進出中美兩國,並且深受東西方文化的薰陶,深知不是只有出生地和文化傳統才會影響行為,個人特質和政府法規對公司行為也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在北京,創業圈經常開玩笑說,臉書「是最像中國公司的矽谷公司」,因為願意模仿其他新創公司,而且祖克柏本人具有強烈的競爭傾向。我在微軟工作時也曾親眼看到,政府的反托拉斯政策如何拔除一間狼性公司的利牙。不過,歷史和文化確實有影響性,在比較矽谷和中國科技業的發展時,必須了解不同的文化熔爐如何產生不同類型的公司。

多年來,中國出爐的山寨商品,被矽谷的精英人士廣為嘲笑,被譏為廉價仿冒品,只是讓製造者難堪罷了,不值得真正的創新者注意。但是,那些不知情的局外人,看不到壺裡正在翻滾攪動的東西,中國山寨時代製造出來最寶貴的並不是產品,而是一批幹勁十足的世界級創業家。

【活動預告】李開復 2018年台北首場公開演講《AI新世界│趨勢論壇》

活動時間|2018/8/9 (四) 19:30–21:30(19:00 入場)
活動地點|公務人力發展中心/卓越堂
活動講者|李開復(本書作者,現任創新工場的董事長兼執行長)、盧希鵬(論壇主持人,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專任特聘教授)
主辦單位|天下文化
參加方式|購票入場
詳細資訊|請點擊參考網站內容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