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失眠者的福音!結合光、聲音和正念減壓的智慧眼罩,Dreamlight 讓你一夜好眠

動點科技

市面上助眠產品千千萬,為什麼你都用不慣?哪個產品才是真正的「催眠大師」?

我只是想睡覺,為什麼這麼難?

「睡不著」已經讓全世界 27% 的人同病相憐,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在社會壓力的摧殘下,患有睡眠問題的人群比例,中國為 38%,法國為 30%,美國高達 41 %。

這個受眾人群數據迅速轉化為一個千億級別的睡眠健康市場。該市場的產品形形色色,功能以檢測睡眠和干預助眠為主,形態以智慧硬體為主流。不過,其實如智慧床墊等監測性質的智慧硬體對於失眠群體來說,並不能直接解決問題。很多用戶也許並不想知道昨晚睡眠品質怎麼樣,他只是想入眠。那麼,最直接的助眠解決方案是什麼? Dreamlight 這家新創的答案是:智能眼罩。

內置四個喇叭只為傳遞更好的音質。
動點科技

高規格智能眼罩

Dreamlight 眼罩是幫助用戶改善睡眠品質的「一站式綜合助眠系統」,主要產品形態是硬體 + 軟體 App。助眠市場不乏智能睡眠枕、助眠燈、智能睡眠眼鏡、智慧眼罩等產品,不過 Dreamlight 的創辦人吳天曜認為眼罩是助眠系統最有效的載體。相比於枕頭、燈等物品,眼罩或者眼鏡可以更直接的強制干預人的睡眠,這兩者對比的話,眼罩在遮光性方面又有明顯優勢。

簡單來說,Dreamlight 眼罩是一個「高規格」智能眼罩。它用光和聲音結合,利用減壓的正念療法來調整引導用戶的呼吸,讓用戶分分鐘即進入到麻醉般的睡眠狀態。其硬體體積與一般眼罩相比雖大,但是材質柔軟,質量輕盈,用戶帶上絲毫不會感覺不適。這個持續研發了兩年的的產品,在今年的 CES 上可是賺足了眼球。「很多來體驗我們的產品的人,在現場就睡著了。」吳天曜笑著說。

智能眼罩這麼多,為什麼 Dreamlight 眼罩可以被稱為高規格呢?首先我們需要對眼罩這個小物件市場的特點有所了解。據 Dreamlight 創辦人吳天曜分析,市場上的眼罩分為三類:

  • 一是純物理性質的普通遮光眼罩;

  • 二是音樂助眠的單一功能性眼罩,適用人群是 60% 左右,效果不明顯;

  • 三是專業級助眠產品,如透過腦波的天使智心、透過光來催眠的HULOO、透過光加上音樂催眠的Sana Sleep。

其中,腦波的有效性比較強,但是它的問題是價格高昂(此類產品價格在數百美元至上千美元)、需要長期堅持才有明顯效果。「我們曾經做過調查研究,腦波的產品一個週期療程可能需要一個月,但是大部分人用兩三天覺得沒什麼效果就不用了。」吳天曜說。

所以,一個高規格的智能眼罩至少要避免上述問題。「我們想做出一個不改變人的使用習慣,也不需要人長期堅持即可迅速助眠的產品。」吳天曜表示這個訴求和 Dreamlight 的理想不謀而合。那麼,Dreamlight 這個高規格版智能眼罩到底有哪些特點呢?據吳天曜介紹,Dreamlight 主要從可用性、有效性、應用性三方面體現其特色。

第一個是可用性。 想要做用戶願意用的眼罩,舒適度和遮光性都是產品設計的必備基礎。「我們採集了大量的人臉數據,然後基於大量數據建立3D模型分析,再找定制的海綿和布料材料。」吳天曜表示現在大部分眼罩不能完全遮光,其實都是限於材料和工藝的問題。據介紹,經過大數據的工藝分析和材料定制,Dreamlight 的產品幾乎能適合所有臉型,並且完全遮光。「我們產品的遮光能力比目前市面上可以買到的眼罩都要好,這方面我有絕對的信心。」吳天曜很堅定地說。

第二個是有效性。 失眠的原因主要有兩種:一是病理性問題,這個比例非常小。大部分人還是因為心理壓力。所以吳天曜認為助眠首先要舒緩心理壓力,壓力沒有了就自然進入睡眠狀態。但是市面上的智能眼罩主要思路是用腦波、視聽來直接干預睡眠,而 Dreamlight 選擇採用了正念減壓療法,先緩壓再助眠的曲線解決方案。據悉,正念療法已經被蘋果等大公司認可並且加入其應用。

Dreamlight 將柔和橘色光與正念減壓療法相結合,用強弱光來引導用戶呼吸,同時,也透過眼罩兩端的四個內置喇叭傳遞引導指令和助眠音樂。用戶只用帶上眼罩,做幾組深呼吸,就可以跟隨光和引導指令進行減壓呼吸調整,當然如果用戶想要加一些音樂也可以透過 App 選擇或者 DIY 個性音效。

醫療上麻痺狀態的數值是 100 表示清醒狀態,0 是完全沒有反應,60 以下就是睡眠狀態,40 以下是深度麻醉狀態。據吳天曜介紹,Dreamlight 眼罩可以讓人達到 30、40 的數值。「我們的產品可以讓用戶幾分鐘進入睡眠狀態,在睡著後的三分鐘左右達到麻醉狀態。」他說。

此外,為了更精確的讀懂各類型用戶的睡眠需求,Dreamlight 也加入了睡眠基因的功能。「真正入睡的時間和每個人的睡眠特質相關,有些人適合早睡,有些人適合晚睡。」吳天曜表示為了更好的體現產品效果,幫助用戶解決問題,Dreamlight 和科研院所、基因企業合作。用戶只要提供基因數據,這些整合數據會上傳到眼罩中,給予用戶更好的睡眠指導。

第三是應用性。 吳天曜表示 Dreamlight與大部分智能眼罩相比,除了常見的光喚醒系統,還加入了冥想、紅外線美容、時差調節等功能。如果你出差,你不用擔心時差問題,Dreamlight會通過算法幫你計算出合適的出差睡眠計劃。根據指示佩戴眼罩,你就可以使用綠光進行睡眠激素的調節。到達目的地時,你已經成功地調整時差。

Stock-Asso via shutterstock

睡眠硬體正流行

和很多解決痛點的 C 端產品類似,Dreamlight 的想法也來自創辦人吳天曜遇到的生活問題。「我自己是一個非常容易失眠的人,睡得晚,醒得早,睡眠時間只有 3、4 個小時。」他說。從一個產品用戶到產品研發者,他表示自己用過很多產品,但是沒有一個產品可以堅持下來。

其實,不能堅持是所有健康性質的智能硬體所面臨的問題。就像各式各樣的監測手環、手錶等,其用戶保留度很差,這也導致了這些希望透過累積大數據提供服務的產品很容易「坐冷板凳」。對於這個問題,同樣是做智慧硬體的吳天曜卻表示並不擔心。「一方面,我們是找到了比較強的需求,我們的產品用戶很明確,就是有睡眠障礙的人群,他們自己無法解決這個問題,而且需要這樣的幫助。另一方面,有很多智慧硬體產品需要持續檢測,但是我們這個產品主要希望可以收集用戶的基因數據就可以提供很個性化的服務,基因數據是一次性的,並不需要長期跟蹤累積。」他解釋道。

除此之外,吳天曜的這種放鬆的心態也緣於 Dreamlight 在商業模式方面的定位。第一階段,Dreamlight 打算以三個檔次來售賣硬體產品:29 美金的基礎款普通眼罩;有部分簡單功能的智能眼罩和 299 美元旗艦版高規格眼罩。未來,Dreamlight 今後的打算是做內容付費。「Kindle 是一個硬體閱讀器,它背後的這種資源是大量的電子書。智能眼罩也是一樣,助眠的光、聲音都可以成為商業模式。而根據對用戶基因數據的累積和分析,我們可以根據他獨特的睡眠特質給予相關的內容。」吳天曜說。

而在市場推廣方面,Dreamlight 目前更多的以 B 端切入,航空公司、國防部隊、消防部隊等壓力較大的人群都是它的用戶。「我們目前做產品測試確實主要是 to C,但是我們將來的銷售渠道會有很多 B 端管道。」吳天曜說。目前,整個智能睡眠市場產品噱頭不小,但是很多產品都沒有買的很好,這主要是目前還是一個對於 C 端用戶市場教育的早期階段,更多的需要巨頭的推進。很明顯,從 B 端管道推進,對於一個創業公司來說是更明智的選擇。

雖然,整個智能睡眠市場已經有蘋果、三星、NOKIA、LG、華為等巨頭陸續入局。但吳天曜表示,就做智能睡眠硬體來說,目前並沒有為首的企業出現。「一方面,傳統睡眠硬體大品牌商,很難轉型到智能硬體的公司,因為研發投入非常大。傳統硬體廠商非常重視現金流,它們雖然體量很大,但是一般不會花很多錢去組團隊做這種創新性的研發。另一方面,對於一些大的科技創新公司如飛利浦,這個市場對於他們來說很小,他們會佈局,但是不會重點去關注這個市場,所以投入不多,產品精細度也不是很高。」他說。飛利浦曾發布了助眠頭戴設備,但是只有白噪音一個模塊,功能也比較簡單。「強生、蘋果、飛利浦這些大企業和我們更多的是合作的機會,而不是直接競爭關係。」他說。

「這個億萬級睡眠市場有一天會突然爆發,巨頭也會重點部署。但是我覺得這個爆發點並不會來的很快。其實這段時間是創業公司的一個窗口期。」吳天曜說:「市場在變化,將來肯定會有危險存在。但只要我們用心去耕耘產品,我相信真的競爭火熱時,用戶在購買同類產品的時候,dreamlight 會在他的考慮中。」

吳天曜認為一個企業的安全感來自於用戶對品牌的認可。「如果在這段窗口期,產品做不好,那就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也不用怪別人來和你競爭了。」吳天曜笑笑說。融過種子輪,目前研發經費也花費了千萬,但是吳天曜對於未來依舊很樂觀。「用心做產品,會有未來。」他很興奮,因為產品在 8 月底即將上市。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動點科技》,作者:張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