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美國《經濟學人》雜誌:科技巨頭正用各種方式圍剿新創企業

Sergey Nivens via Shutterstock

美國《經濟學人》雜誌發表文章稱科技巨頭們正在用各種方式對新創企業進行圍剿,導致新創企業步履維艱,許多創業者的創業目的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面對這種情況,監管機構應該有所作為。

以下為文章全文:

這是一個經典的創業故事,但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卻遇到了一些麻煩。2016年,三個20多歲的年輕人在MIT的宿舍裡成立了一家公司,他們希望用算法來預測電子郵件的回覆內容。那年5月,他們開始為這家名叫EasyMail的新創企業尋求融資。也正是在這個時候,Google召開了一年一度的軟體開發者大會,並且發佈了一個與EasyMail非常類似的工具。

EasyMail的老闆菲利普·塔羅斯基(Filip Twarowski)表示,Google的這次襲擊讓他確定了自己的方向是正確的,他更加確定自己正在做的是有意義的事情。但是同時,他也承認自己感到震驚。Google嚇跑了至少一個EasyMail的投資方,因為風險投資人不想和Google這樣的巨頭形成競爭。

邁克·德里斯科爾(Mike Driscoll)是投資機構Data Collective的合夥人,他表示:「Google每年都會舉辦開發者大會,在大會上他們會發佈新的工具、功能並且宣佈最新的收購。這樣的大會總是會在創業者之中掀起一陣恐懼。風險投資人也會參加這個大會,看看接下來他們投資的哪些公司將會被殺死。」然而大企業對新創企業的圍剿遠遠不止是透過開大會而已。阿爾伯特·溫格(Albert Wenger)是來自Union Square Ventures的風險投資人,也是Twitter的早期投資人之一。在溫格看來,大型企業對於新創企業形成了一個「絞死地帶」。新企業很難在當前的科技行業存活下來。科技巨頭們會透過各種方式對新創企業進行圍剿,例如模仿他們的功能,或是在新創企業還沒成氣候的時候就將其收購,從而徹底消除潛在威脅。

這個絞死地帶的概念,可能會讓一些人想起上世紀90年代的微軟,那時他們採取了「擁抱、發展和消滅」的策略,以此來對新創企業進行威嚇,阻止他們進入微軟的地盤。但是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創業者和風險投資人成功突破了微軟的阻攔。2014年,《經濟學人》在一篇文章中將新創企業的激增與寒武紀生命大爆發進行對比:軟體的發展讓創業變得比從前更簡單了,市場上突然間出現了大量的創業機會。

而在今天,情況似乎出現了變化。由於亞馬遜、Facebook以及Google(Alphabet旗下)的存在,任何與消費互聯網有關的創業項目都被視為了危險項目。對於社交媒體、移動和電子商務等創業項目,風險投資人也變得非常謹慎。研究機構Pitchbook的數據顯示,2017年這些項目的融資數量相比2012年下降了大約22%。

風險投資人的這種謹慎來自於他們的觀察,這些年來,他們見到了太多的實例,一旦新創企業有意或無意進入了絞死地帶,它們的下場總是會顯得有些悲慘。Snap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2013年,Facebook想要以3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Snap,但是該公司拒絕了這個收購要約。在此之後,Facebook複製了Snap的多個重要的功能,此舉就像是給Snap的成長套上了枷鎖。還有一個名叫Life on Air的公司,這家公司最著名的產品就是影片直播應用Meerkat。就在Meerkat最火熱的時候,Twitter突然出手,推出了競品Periscope。之後Life on Air不得不關閉了Meerkat。之後該公司推出了一個名為Houseparty的群組影片聊天應用,這個應用同樣馬上就獲得了用戶的喜愛。然而好景不長,Facebook推出了相似的功能,於是Houseparty的風頭立刻就被Facebook搶走了。

在企業軟體領域,這個絞死地帶同樣存在,微軟、亞馬遜和Alphabet三家巨頭希望用這種方式保護自己的地位。亞馬遜的雲端服務AWS稱很多新創企業都是他們的「合作夥伴」,而亞馬遜對這些夥伴的態度是:複製他們的功能,並且提供更低廉甚至是免費的價格。這樣一家巨頭突然進軍小企業的領域,而且這個巨頭還掌控著小企業賴以生存的平台,這種局面讓新創企業舉步維艱。例如,數據管理企業Elastic,2015年在AWS推出功能類似的競品之後,Elastic損失了大量用戶和銷售額。

而且就算巨頭們不直接去模仿小企業的功能,他們依然有能力影響小企業的前途。去年亞馬遜斥資137億美元收購了全食超市。受此消息影響,本來已經做好上市準備的餐飲配送企業Blue Apron突然失去了投資人的信賴,因為投資人都認為亞馬遜遲早也將會進入餐飲配送領域。這種事情不僅僅發生在年輕企業的身上,一些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的企業也會面臨類似的事情。不久前Facebook宣佈他們將會進軍線上約會市場,就在同一天,2015年上市的Match Group的股價大跌了22%。

創業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科技巨頭們又給創業公司帶來了更大的挑戰,更多的領域受到了影響,包括社交媒體、數字廣告、虛擬實境、訊息與交流、智慧手機、家用音箱、雲端計算、智慧軟體、電子商務等等。這讓新創企業更難以尋求立身之地,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科技巨頭擊垮。

如今的巨頭比以往變得更加殘酷。Data Collective的風險投資人馬特·奧科(Matt Ocko)就表示:「這些巨頭們為了生存下去,甚至會吃掉自己的孩子。」而且這些巨頭會經常在自己的地盤上巡視,發現所有有可能對自己產生威脅的人。雲端計算與資料分享服務企業Box的阿隆·列維(Aaron Levie)表示,以前新創企業在被巨頭發現之前,還能有幾年的發展時間。但是今天的新創企業們只有6-12個月的時間,之後馬上進入巨頭的雷達中。

當然也有一些例外。Airbnb、Uber、Slack和其他一些「獨角獸」在圍剿中存活了下來。但是他們畢竟只是少數,大多數新創企業都在殘酷的商業世界中學會了一個道理:把目光放在更實際的目標上。法律機構Goodwin Procter的拉里·朱(Larry Chu)表示,如今的創業者們早早就開始考慮自己會在何時被哪家巨頭所收購。一直以來,科技巨頭們就都非常樂忠於收購:Alphabet、亞馬遜、蘋果、Facebook和微軟在2017年內在收購方面共計花費了316億美元。這種創業環境讓一些新創企業喪失了當初的雄心。科技行業投資機構Mithril Capital的阿傑伊·羅洋(Ajay Royan)表示:「在我見過的新創企業中,90%的創業目的就是被收購,而不是為了擴大自己的規模。」

尋求收購可以讓企業創辦人獲得豐厚的回報,在出售了企業之後,他們可以選擇繼續自己的創業之旅,成立下一家公司;或者,他們也可以搖身一變成為投資人,為其他擁有良好創意的創業者提供資金。從某種角度來看,追求收購能夠為未來的創新提供資金,這也算是一件好事。巨頭收購新創企業,也能為新創企業提供幫助,在巨頭的幫助下,這些小企業能夠完成更大的成就,這種成就是他們自己單打獨鬥所難以獲得的。例如,Facebook收購了Instagram,表面上看Facebook的此次收購是為了消除競爭,但是在Facebook的庇護下,Instagram發展的非常好,因為他們可以使用Facebook的技術資源、人力資源以及豐富的經驗。

朋友還是敵人?

但是矽谷中的很多人卻認為這種收購實際上是弊大於利,他們認為這種狙擊式的收購扼殺了創新。私募機構Elevation Partners、Facebook早期投資人羅傑·麥克納米(Roger McNamee)表示:「人們創業的目的變了,以前人們是想要打造一個大型的平台,而現在人們創業是為了讓自己的新創企業符合大企業的胃口,從而尋求被收購。」

更值得擔心的是,一些小企業受到了來自大企業的威脅,不得不將自己委身出售給對方。一些科技巨頭喜歡以「威逼」的手段讓新創企業接受收購要約,如果新創企業回絕,大企業就威脅要推出競品,和新創企業直接競爭,從而讓對方招架不住。這是一位消息人士所透露出來的巨頭常用手段,這位消息人士供職於某科技巨頭,負責的就是收購談判,而他所供職的科技巨頭經常會使用這個手段。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之前所提到的絞死地帶將會繼續存在下去,原因有三。

首先,巨頭們擁有大量的數據,能夠比以往更快速的發現潛在競爭對手。 Google可以透過Chrome瀏覽器、電子郵件服務、安卓操作系統、應用商店以及雲服務等手段收集訊息,瞭解互聯網用戶當前喜歡哪些東西。Facebook能夠看到哪些應用受到了用戶的喜愛,以及他們經常會訪問哪些網站。他們曾經收購了一個名為Onavo的應用,正是這個應用讓他們發現Instagram正在受到用戶的歡迎。之後,Facebook在Instagram成熟之前就斥資10億美元收購了它。去年,Facebook又收購了一家名為tbh的剛剛出現的社交平台投票機構。亞馬遜也可以透過自己的電子商務憑條和雲服務平台獲取這方面的數據。

科技巨頭洞悉市場訊息的另一個手段,就是對新創企業進行投資,這種投資能夠幫助巨頭發現新市場,以及那些在未來有可能顛覆市場的新企業。 在所有美國科技企業,Alphabet是在新創企業投資方面最活躍的一個。2013年以來,他們已經為308家新創企業提供了126億美元的投資。對於很多新創企業來說,能夠拿到這樣一家巨頭的投資,是一件讓他們感到興奮的事情。然而,也有一些新創企業在日後卻後悔自己接受了Alphabet的投資,因為雙方之間產生了利益衝突。例如Uber,他們就獲得了Alphabet的投資,但是不久之後就發現對方在無人駕駛領域與自己形成了競爭,那就是Alphabet旗下的Waymo。技術人才線上市場Thumbtack也接受了Alphabet的投資,但是不久之後對方就推出了競爭服務Google Home Service。亞馬遜和蘋果為新創企業提供的投資次數較少,但是也都曾經出現過類似的事情。亞馬遜投資了家用內部通話系統企業Nucleus,之後他們在去年自己推出了類似的產品。
其次,招聘也是巨頭建立絞死地帶的一個工具。大型科技企業能夠為優秀人才提供更有吸引力的薪金水平,就連那些平均水平的員工,在大企業掙的錢也比在新創企業中賺的多。2017年,Alphabet、亞馬遜、蘋果、Facebook和微軟為員工共計提供了價值237億美元的股票補貼。大企業透過這種方式壟斷了人才市場,這讓新創企業難以得到迅速發展。風險投資機構Index Ventures的邁克·沃爾皮(Mike Volpi)透露,該機構投資的新創企業中,有10-20%還沒有完成今年的招聘目標。

第三,現在還沒有任何新平台能夠打破巨頭的壟斷,儘管移動互聯網已經發展了10年的時間。 例如,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曾經打擊了微軟的個人電腦業務,並且給Facebook和Google帶來了發展,讓這兩家企業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線上廣告平台。但是今天卻沒有了新平台。在巨頭們的掌控下,新創企業若想獲得大量互聯網用戶的注意,他們需要付出高額的代價:Facebook、Google和亞馬遜都會對新應用和服務收取高額的銷售分成。

在和科技巨頭的競爭中,由於看不到任何機會,新創企業和投資人紛紛將注意力轉向了其他地方。於是,大量投資人開始注意加密貨幣和合成生物學這兩個領域。然而壞消息是,巨頭們也瞄上了這兩個領域。有傳言稱Facebook想要收購加密貨幣企業Coinbase。

監管機構將會留意巨頭們的下一步舉動。人們對監管機構的批評越來越多,很多人認為他們對於巨頭們的收購審查做的不夠,這才讓巨頭們得以透過收購來消除競爭。Facebook收購Instagram以及Google收購YouTube,都是在被收購方還沒能力產生威脅的情況下完成的。放在今天,這樣的收購很可能被監管機構否決。要想消滅巨頭們建立起來的絞死地帶,監管機構必須要仔細考慮自己需要拿起什麼樣的武器。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創業邦》,作者:行雲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