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成員來自微軟、雅虎和eBay,這間新創將AI帶入金融風控系統

對銀行而言,數據是最寶貴的彈藥,但這間成立剛滿兩年的新創,卻能深入民生銀行和招商銀行這兩大中國銀行的核心風險控制系統,因為團隊成員過去在搜尋引擎、電商、圖像辨識等領域累積的人工智慧技術,正是目前金融機構最缺乏的。

看金融領域的機會,決定走向創業之路

氪信(CreditX)是專門將AI技術用於金融服務的技術輸出新創,於2015年12月成立、總部位於上海,儘管目前氪信團隊規模還不到五十人、成立也剛滿兩年,但已完成B輪融資、金額累計近億元人民幣。乘著人工智慧浪口,再搭上銀行面對科技巨頭進軍金融業備感壓力、不得不積極導入新技術,讓氪信迅速竄起。

氪信的共同創辦人朱明杰本身也是機器學習專家,曾在微軟亞洲研究院、雅虎、eBay、中國旅遊網攜程等企業待過,不過擁有令人稱羨的高薪和工作,他為何選擇不確定性高的創業路?

「數據是金融服務的核心,代表風險和信用,但這些還做得不夠好,」他說,當時看見金融市場還有很多「能輕鬆達到的目標(low-hanging fruit)」,便毅然決定離職創業,找來在微軟研究院、雅虎和eBay等擅長機器學習的前同事,將過去應用在搜尋引擎、圖像辨識、電商薦購系統的AI技術,移植到金融風險控管模型中。

氪信共同創辦人朱明杰,右手戴Apple Watch、左手戴小米手環,透露他是資深科技人的背景。他笑稱自己在創業圈年紀算很大,不過看見數據分析在金融領域有太多機會,忍不住決定跳進來做。
蔡仁譯攝影

機器學習進入風控,讓「弱數據」變有用

目前全球主流的金融機構大多採用美國信用評分系統FICO,其主要透過借款紀錄、收入、年齡、房地產、車子等計算出信用等級,台灣也是採這套標準,但這在中國行不通。朱明杰說明,中國可能只有15%的人有信用紀錄,絕大部分的人缺少這些數據,銀行受限於成本和人力,沒辦法服務到缺乏信用分數的族群,因此這些人過去想借錢,只能透過高利貸。

不過在機器學習出現後,其他和個人息息相關的「弱數據」皆成為推算信用分數的可用資料,尤其中國的行動支付無所不在,大量由手機產生的數據(如工作地點、線上購買行為),都變成可判斷用戶是好人還是壞人的參考資料。

例如,微眾銀行判斷風險的方式之一,就是從用戶的微信朋友圈判定該用戶騙錢的機率有多高,從用戶的App使用習慣,也能判定出這人是否是正常人。朱明杰舉例,如果一個人的手機裝了幾十個借貸的App,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都在用,那可能就是職業詐騙,反過來說,如果大多使用新聞和遊戲App,那可能是正常人。

朱明杰指出,這些都是僅有簡單數學模型的FICO辦不到的,要用到非結構式的弱數據,就必須使用更深度的機器學習模式,而這正是他們擅長的。

不只替銀行導入數據分析引擎,也提供FinTech新創SaaS服務

將自己定位成中立、獨立機構的氪信,目前合作夥伴分為三種。

第一種是傳統銀行,中國前十大銀行的民生和招商銀行都是他們的客戶。朱明杰指出,由於銀行監管嚴格、數據不能流出,因此他們會派人進入銀行內部,提供銀行一套分析數據的引擎並教會他們,另外,他們也提供用戶App使用習慣、興趣偏好等外部數據給銀行,讓他們的數據更完整。

再來是互聯網金融機構,也就是面向消費者的FinTech新創,P2P平台點融網就是其合作夥伴之一。朱明杰表示,這類新創由於不是銀行起家、也不像科技公司有充裕的技術人力,「缺技術也缺數據」,因此他們也推出整套風險評估的SaaS服務,從數據分析到信用評等計算,都在氪信的雲端上完成,而服務團隊只要設下風險控管策略就行,例如五百分以上貸款一千元、六百分以上貸款兩千元。

最後是芝麻信用、眾安保險這類有濃厚技術背景的巨頭,雙方合作偏向數據交換。儘管這類的網路巨頭也有很強的技術,但朱明杰認為,氪信的優勢在於他們本身並不提供金融服務、和銀行及金融機構間沒有利益衝突,反而能在to B市場站穩利基。

不做業務、要建立中國信用體系

既然這塊餅這麼大,氪信有考慮自己跳下來做借貸嗎?對他們而言,氪信作為「技術輸出公司」的定位一直很清楚,「我們的基因是做技術的,去做業務不舒服。」朱明杰毫不猶豫地說,「我們想做的,是幫助把大陸的信用體系建立起來。」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張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