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回首金萱字型募資2,600萬驚奇之旅,蘇煒翔:這是一趟越級打怪的故事

延伸閱讀
1、58小時、2000萬元—金萱的募資奇蹟,用五年培養台灣人美感更改寫社群定義
2、金萱字體募資,真正解決的是台灣人的自信問題
3、金萱的聲音我們聽到了!其他本土字型業者呢?文鼎:我們從未缺席!

「直到現在,我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經歷一年的替代役生活,justfont品牌總監蘇煒翔回想起「金萱」的爆紅過程,依舊認為,這是個意外。原本,他們只是想讓十年沒有本土中文字型誕生的台灣,能留下不一樣的足跡,沒想到,募資金額衝出2,590萬。對一個只有六名正職員工的小團隊來說,「完全是越級打怪的故事」。蘇煒翔笑著說。

從字戀粉絲團經營、金萱文案操作,都有蘇煒翔在背後一手推動。1989年出生,台大中文系畢業的他,甚至已經寫過一本書—《字型散步》,當上作者。一直以來,他都想當個「說故事的人」,因此,當justfont在提供金萱字型安裝上,出了大問題後。開始有人質疑蘇煒翔不懂商業,不知道什麼是創業。

在蘇煒翔的經營下,jusrfont旗下的字戀粉絲專頁,從本來只有幾百個人的規模,拓展到有好幾萬的粉絲追蹤。
蔡仁譯/攝影

我還是只想說故事

「其實,他們說得都沒錯。」蘇煒翔坦言,自己和團隊一直在學習如何經營公司,因為他們的初衷,其實並不是成為能賺大錢,最賺錢的字型公司,「而是提升台灣民眾對字型的認識。」

他認為,金萱之所以受到歡迎,除了大家認同我們的想法、理念,很大一部份關鍵在於「實用」。三套字型共2,900多元,對設計師來說很划算,加上市場定位明確,你在全家便利商店裡、婚姻平權運動上,都能看到金萱被廣泛運用。「但我們並不會要求自己,一定要打造出下一款明星產品。」

蘇煒翔認為,如果一直用議題榨乾關心字型社群的這些人,反而會得到不好的效果。以justfont目前的情況來說,每個月的單機字型銷售金額,維持20-30萬元,能夠穩定且持續的販賣,其實也是受到金萱效應影響。「像我們最近幫忙一位作者推出的『汲古書體』,能有700多人預購,其實就已經很不錯了。」

justfont認為,明星產品可遇不可求,因此,未來不會有打造下一個爆款字型的壓力。
justfont

越級打怪後,更想好好創作

justfont創辦人葉俊麟開玩笑說:「加入公司5年以來,他最大的改變,就是沒那麼驕傲了。」葉俊麟認為,蘇煒翔對自己的要求非常高,很多東西都是自學,付出了許多努力,因此,過去跟別人有意見不同時,他比較容易覺得自己是對的。

蘇煒翔自己則認為,其實某種層面上,他還是喜歡單純的產出,例如介紹字型相關的知識給社群了解,可是,當角色身份變換了,就需要告訴自己去習慣、去適應它。

他表示,字型公司的發展,大致上可分為兩種。有一些是超級大的商業公司,例如Adobe和Monotype。後者目前是世界最大的字型公司,甚至在2014年買下當時歐美第二大字型公司Linotype。「當然,我也曾想過,如果最終能發展成這樣,也很好,但覺得這樣的壓力太大,距離也太遙遠。」

蘇煒翔認為,justfont的未來發展,比較適合當一個小而美的字型公司。
蔡仁譯/攝影

蘇煒翔說,比較理想的發展,會像是日本小型字型公司「字游工房」,他們的Hiragino(柊野)家族字體(黑體、明體、圓體)內建在 Mac 系統中,公司規模不大,卻相當受到日本設計業界推崇。

展望未來,justfont除了銷售雲端、單機字體,也開始將部分重心放在線下活動。例如三年前就開始的字體課,已經有一批相當死忠的粉絲參與;暑假期間,則會以手繪方式教導大家認識字型。「我們希望不要有太多文青感,用比較像科普的方式傳達理念。」蘇煒翔說。

經歷一年多的越級打怪募資經歷後,獲得《富比士雜誌》的肯定,對他來說,就像埋首工作桌的人,突然聽到了掌聲一樣。不過,蘇煒翔的期許是,能夠走出同溫層,持續創作,「因為危機往往來自停止。」

提供您第一手最豐富的創業資訊!
現在就加入「創業小聚 Line@-數位創新與創業的社群平台!
你的參與讓觀點更加多元、新創資料更加完整「 創業社群交流平台 MeetHub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吳元熙

吳元熙
《數位時代》採訪編輯

《數位時代》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