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金萱字體募資,真正解決的是台灣人的自信問題

有很多人傳訊息問:這募資計劃是不是解決了「字型不行」‬的問題?我的答案是:毫無改變。

問題分為「字型設計與應用」和「中文字型與顯示技術」。

這項募資本質上是:「預購一家公司打算製作的私有授權字體,已經購買一些延伸產品。」頂多屬於前者。後者則有字量與技術的問題。要解決後者,需要一套開放授權的多字量基本字型。不需要像花園明朝一般造滿全世界的漢字,但至少需要造到ext-E為止,台灣提出漢字58,000餘字,讓生罕用字也能顯示。

另外需要套用各種OpenType字型功能,例如讓「--」能自動變成兩個全形相連的符號,在直排時「(〈等符號會自動轉向。有了這樣的基礎,之後新增的創作字型若能符合這些技術,萬事ok。我不懂設計,也不多談設計,一些資訊:

  • 簡體與日文字,簡體6000常用字就能做一套字,日文簡單是Adobe jis 1-3,9354字,全套是23058字,但很多日文字只做假名,不做漢字。

  • 中文設計字做到Big5,13053字,會缺字,但沒必要更多;內文字,至少ext-A,27469字,這才是苦工。

  • 台灣不是沒人造字,文鼎剛發表老外宋,蘋果新OS X與iOS內建新系統字蘋方,來自華康的技術。

  • 思源黑體除了開放外,一套字可顯示單一字,中日韓越不同的寫法,同時應用了前述的所有OpenType技術,資料也都開放。

  • 字型設計不一定要造全,香港北魏真書先考證,後設計出範本與風格,配合設計案與合作造字,這比較像是新的生意模式。談設計,還要把字給造齊,結果還是解決不了苦工的問題。

台灣需要如許翰文設計的空明朝般,既不靠攏日本明朝體,也不貼近上海老宋的新內文字體。金萱還是標題字,既不創新也不本土。不過台灣設計本來也都和台灣沒什麼文化關係。建議就取名為Taiwan Grotesque。此外,我們在技術上還有台、客語字,台羅、注音等字型需求。

如果說設計的本質是要解決問題,這募資案解決了台灣人的自信問題。

延伸閱讀:
字體也可以募資?全球首例,中文字體上FlyingV
台灣新創造字計劃,「金萱」募資破千萬紀錄
金萱的聲音我們聽到了!其他本土字型業者呢?文鼎:我們從未缺席!

董福興
數位趨勢觀察家

Wanderer汪達數位出版創辦人、臺灣電子書協會顧問,愛書成癡、想要以電子書放把野火,深信「數位」能夠重新帶給「出版」這種媒體應有的自由,期盼讓「書籍」所呈載的知識透過「網際網路」更廣泛地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