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Uber、Paypal、Airbnb、Tesla,為什麼大企業常坐以待斃等新創的狙擊?

ShutterStock

隨著全球化的影響,有越來越多的新創公司加入到市場的競爭,如何在衝擊中搶奪市場呢?對於許多公司而言創新也許比訴訟更重要。

本篇文章編譯自Steve Blank發表在哈佛商業週刊一篇名為 "Why You Can't Just Tell a Company Be More Like a Startup." 的文章。

隨著越來越多的公司面對全球化帶來的動盪、新科技以及比大企業擁有更多資金的新創公司的衝擊,華爾街的投資商開始哭訴「為什麼一些公司無法像新創公司一樣創意十足呢?」

以下的原因可以解釋這個問題:

新創公司可以做任何事情,而大企業只能做合法的事情。

剛開始認為是新創公司的弱勢,反而出乎意料是優勢之一是。最初新創公司沒有任何的商業模式,也沒有任何市場佔比需要維護。員工和投資人也不依賴現有的收入來源。如果他們選擇了一個針對產業巨頭的商業模型,他們不需要擔心影響到現有的顧客、合作夥伴或者是通路管道。

然而這些弱勢也給了新創公司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 創新能力 。新創公司可以嘗試任何點子以及任何商業模式——即使有些表面上看來是不合法的作為。

法律和制度是為了保證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但是通常擺在新創公司面前的法律障礙也已經擺在了面向政府和管制人員的公司面前,作為他們維護新市場准進的第一道防線。(現有公司也同樣運用壟斷、雙寡頭、通路管道、以及回扣的網路效應來贏得競爭勝利。)

過去,這些反創新的手段足夠驅逐新的競爭者。但是如今投資人意識到依靠法規和人為市場限制的公司實際上非常脆弱。一旦有了更好的替代項目,之前被鎖在「尋租公司」的消費者們就會瘋狂的湧入更富有創意的新創公司,因為這些新公司的商業模式通常情況下能夠提供更好的服務、更低的價格等等。新創公司從大公司、法規制定者以及法律上得到的回報極其高昂。所以新創公司的投資人通常願意提供創投資金,鼓勵新創公司追逐那些大又很少發生改變的產業。

以下有幾個最生動的例子:

Uber,如今的估值超過700億美金,剛開始的時候就明白共乘服務在很多情況下違反法律。大部分城市都禁止商用且收費搭載乘客。另外,許多城市都透過要求計程車司機購買勳章以及遵從當地規定,來限制計程車的數量。Uber忽視了這些要求,重新定義了當地交通業,為人民提供更加方便的服務。如今紐約大概有13587個黃色計程車勳章以及超過50000輛Uber和Lyft車。

Paypal,開始的時候是作為eBay買家和賣家的轉帳平臺,在建立的三年後eBay要求支付15億美元。銀行抗議說Paypal是不受管制的銀行;而銀行當然受到聯邦政府和當地政府的管制。隨著Paypal的不斷壯大,大型銀行迫使其在每一個州註冊。令人感到諷刺的是,Paypal服從州法,登記為以州為單位的轉帳平臺後,它又給未來的市場進入者設定了障礙。

Airbnb,如今估值超過310億美元,協助使用者將自己的房屋、房間或者公寓租給遊客。不稀奇的是Airbnb自然違反許多城市的當地房地產法律法規。所有的租客都不支付旅館或者遊客稅。這家公司如今擁有的房間數比任一家旅館巨頭都要多。

Tesla,如今估值超過500億美元,透過其自有的通路管道直接銷售汽車。為了在20世紀20年代保護汽車經銷權,那時候美國的大部分州都禁止汽車製造商直銷汽車。因為特斯拉相信現有的汽車經銷商並沒有動力銷售電動車,所以其為消費者提供了一個替代方案。

大公司做合法的事情

在20世紀時,公司擔心如何增加市場佔比、利潤空間、投資回報以及淨資產回報。他們堅持保護現有的市場佔比,同擁有同樣商業模式的公司競爭。他們極少擔心受到新公司的干擾,因為市場進入的障礙(財政、法律、法規)實在太高了。

諷刺的是,一旦公司固定了現有的市場地位,對於他們來說就很難透過打破相同的法律或者整頓現有的管道關係來競爭。同新創公司不同,其他公司受到當地、州以及聯邦法律法規的限制。一旦打破法律就有可能要支付高額的賠償費用,或者吃股東官司。司法部門和各州司法部長將大公司視為打擊的目標。

因此,大公司法律部的角色之一就是保護公司防止陷入任何法律法規的風險當中。例如,當大眾公司發現其柴油車無法通過美國污染標準時,其偽造了污染測試以通過審查。然而在日常的駕駛中,這些汽車的一氧化二氮排量超過法律規定的40倍。等到被發現後,大眾公司收到了180億元的罰款,以及解雇了部分涉案人員。

然而想要留在法律的界限之內,公司需要透過創新設定其獨有的市場進入屏障。和上述相反的是,大部分的企業都選擇訴訟的途徑而非提高創新能力。

為了和特斯拉直銷的商業模式相競爭,通用、福特和汽車行業剩下的公司都選擇要不阻止特斯拉直銷給用戶,要不就放棄他們現有的經銷網路,也推廣直銷模式。隨著顧客發覺汽車銷售員是最不可靠的人員之一,如今他們也處在一個不可持續的位置之上。為了守護其經銷網路,汽車製造商決定提出訴訟,而不是走向創新。

計程車公司需要開始模仿Uber的商業模式,而不是尋找遊說客或者是立法來說服城市管理者,應該要對共乘服務進行管制。

對於那些投資建設大樓的旅館產業也是一樣。

使用現有商業模式的公司有無法一夜之間改變人脈、流程和收入目標。這些大公司傾向於設立短期目標和刺激措施(股價、季度收入、獎金),並且拒絕承認新的平臺和其他通路管道能夠帶來更多的收入。在此情況下,究竟選擇訴訟還是創新是一個顯而易見的選擇。

大公司可以做什麼?

引入新科技肯定會引起現有市場的動盪,尤其是對於那些透過已有通路管道銷售、擁有廣泛的資本設備和固定投資的公司來說。但是如今隨著這種動盪發展的越來越快,並且建立起企業的規模,公司需要弄清楚如何創造創新版圖。

首先,可以透過建立在技術中心的創新海報來瞭解如今的科技趨勢,然後可以投資早期的創新公司。第三,購買這些創新公司,保持他們的創新文化和人群,第四,透過設立內部創新文化,改變其內部的商業模式。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36氪》,編譯作者:李丽佳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