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美國監獄的程式設計課,共同創辦人:我們的「畢業生」沒有一個重返牢獄

圖說明

編按:程式設計真的能讓罪犯們迷途知返嗎?來看看這項監獄程式設計課程創辦團隊成員James Cavitt在TED上是怎麼說的。本文來自ideas.ted.com,原文標題《Why I’m teaching prisoners to code》

六年前,我第一次來到聖昆廷州立監獄(San Quentin State Prison)。我從來沒進過這種地方,更別提這個臭名昭著的聖昆廷了。

我穿過了一道道門禁,才終於來到了監獄的核心區域。在我左邊是關押加州最難管教的死刑犯人的整治中心,我右邊是天主教堂,被精心照料的花園圍繞著。我,站在聖昆廷,彷佛站在天堂與地獄的分界線上。

太陽緩緩下山,我走在精心鋪就的路上,路過警衛塔,走進了一個院子,院子裡有數百個身著藍色制服的犯人正在鍛煉、下棋或四處閒晃。

坦白地說,那時候,我真懷疑自己來錯了地方。

我被帶到一個小教室裡,他們安排我在這裡給犯人們講講商業和企業家精神。

當我開始演講時,我發現聽眾們在認真傾聽每一個字,他們沒有分心,哦對了,因為監獄裡沒有手機。

當我結束演講時,犯人們紛紛舉起手,我20分鐘的演講引發了他們長達兩小時的熱烈討論,顯然他們有備而來,並且致力於去學習這些能幫助他們在服刑後過上全新生活的技能。

而我從未想過自己會遇到這樣的情形。

那晚我離開監獄之後感到非常興奮。我在一個早期的創投機構工作過許多年,我在有抱負的矽谷企業家手下工作了很長時間,但是現在,我開始設想,我能否在監獄做同樣的事?

我興奮地告訴了我的妻子,並開始著手計畫。

而她的第一反應卻是:「我可不願在監獄裡浪費美好光陰。」

我勸她在下結論之前用一種更開放的方式去思考問題,並讓她幫我做一些關於美國監獄的研究,再去參觀一次聖昆廷,讓她看看我遇見的那些犯人們。

研究後,我們才真正意識到監獄所面臨的問題有多麼嚴重:

  • 從1972年到2010年,美國監獄的人數增加了700%;
  • 世界上25%的犯罪人口被監禁在美國;
  • 加州一年在監獄上的花費已經超過了在高等教育上的投入;
  • 在加州,囚犯在監獄一年的花費是47,000美元;
  • 超過67%的州囚犯都會在3年內二進監獄。

誰都能看出來,對於納稅者來說,把錢花到監獄是一項多麼糟糕的投資。

如果我們能減少5%的慣犯,就能在未來的10年內節省數十億美元。但如果什麼都不做,這些問題將永遠存在。

2010年,我與加州刑事局、加州監獄管理局一起合作,開展了一個為期6個月的關於商業和創業的叫做「最後一英里」的專案,這個項目主要介紹我們投資實踐中的一些原則和規律。我們的學生是有許多是罪名多項的犯人,還有一些重刑犯。(但是我們不面對死囚,以及對兒童犯罪的犯人。)

我們的「畢業生」沒有一個重返牢獄

我們要求學員們根據個人的興趣去創辦一家企業,並教他們如何建立一個商業計畫。在一個早期的培訓班裡,一名叫詹姆斯·休斯頓的犯人學員開發了一個非營利性的商業計畫,這個專案能對他曾生活的老社區裡的高危險青年產生積極影響。

詹姆斯創辦了一個青少年科技中心,這是一個課外專案,旨在教10至14歲的兒童應用程式開發和基本的程式設計。在監獄服刑18年之後,詹姆斯回到加州的里士滿(Richmond)去追求他的夢想,他打算在2016年的秋天推出他的青少年科技中心。

2014年,我們推出了「Code.7370聖昆廷監獄」課程,這是美國監獄歷史上第一個電腦程式設計課程。這項課程的成果頗豐。我們的一些畢業生今年將被監獄釋放,我們有信心未來他們能夠當上軟體工程師。他們努力工作、有決心,並已經克服了嚴重的障礙,他們透過學習程式設計,創造了一條通向未來的積極道路。

「Code.7370」課程將在今年被推廣到加州的另外5個監獄,包括兩個女子監獄,我們還計畫在5年內開始將這項計畫推廣到全國。

我們為我們的畢業生感到驕傲,他們中沒有人因再次犯罪而重返監獄,他們走了一條正確的路。

@@ACTIVITYID:514@@

本文授權轉載自:虎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