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Uber扶不起、WeWork成殭屍企業⋯⋯軟銀孫正義的挫敗,將在2020年吹破科技泡沫?

ソフトバンク(SoftBank)粉絲專頁

對於日本軟銀執行長孫正義而言,2019年恐怕是個令人難熬的一年。

Slack、Lyft、Uber、WeWork……眾多由軟銀投資的科技獨角獸在今年的IPO蒙受不少損失,前三者在上市後股價一落千丈,而WeWork甚至沒能成功IPO便差點夭折。11月公佈的財報中,軟銀14年來首度赤字,虧損逾7,000億日圓。

WeWork籌備IPO的計畫受挫,流失大部分價值,並逼得軟銀投入100億美元進行搶救。
WeWork

過去孫正義在阿里巴巴上押寶成功的逸事,一直是投資領域的神話。2000年,軟銀將2,000萬美元交到「鄉村教師」馬雲手中,14年後,阿里巴巴赴美上市,讓身為最大股東的軟銀賺回1,000%以上的報酬,而孫正義也因此獲得創投之神的美譽。

2016年,軟銀成立願景基金,挾帶1,000億美元闖入新創界,把鉅額籌碼放上賭桌,再一次押注未來。然而事與願違,3年過去,這次他們未能複製阿里巴巴的成功,軟銀投資的眾多新創在今年悉數隕落,帶給公司龐大的財務負擔。

由於願景基金的金額是如此令人瞠目結舌,幾乎可說軟銀投誰,誰就成了眾所矚目的獨角獸。這種挹注龐大資金、擔任新創印鈔機的作法,並不是很受外界樂見。

無論新創本身的商業模式是否獨到,產品是否具有競爭力,只要被軟銀看上,投下的資金會立刻掀起驚天巨浪,公司的價值轉瞬間被放大無數倍。從金融科技、物流、企業軟體、共享乘車……到醫療技術,軟銀的投資遍及各個領域,想方設法要挖掘出下一個阿里巴巴。

科技泡沫加速膨脹,破滅時刻可能即將來臨

在《富比士》的專欄中,評論家William Sand指出,儘管並非孫正義刻意為之,軟銀在新創界的投入,正加速著科技泡沫的到來。

這必須結合外在的條件來看。美國與日本現在正經歷著超低利率的時代,美國聯準會今年已連三度降息;而日本更執行著貨幣寬鬆政策,目標將長期利率維持在0%左右。

低利率意謂著讓持有現金的機會成本變高,企業家會擴大投資,而資產價值則會向上攀升,不斷膨脹這個科技泡沫,而紐約、東京等地的現況正反應了這項趨勢。

與此同時,中美之間的貿易糾紛正影響著全世界的景氣,國際貨幣基金新總裁Kristalina Georgieva就警告,越演越烈的貿易衝突讓「全球經濟同步放緩」。

中美之間的貿易齟齬,讓全球經濟「同步放緩」。
Drop of Light via shutterstock

即使中美雙方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近期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但這項協定避開了敏感的結構性問題,如中國貿易壁壘、扶植企業等。前陣子經合組織(OECD)才發布一項研究,宣稱半導體產業中,中國企業受政府介入、補貼的程度最高。

目前普遍的看法認為,中美雙方很難在第二階段探討的議題上取得共識。

當全球經濟面臨衰退,膨脹到極限的科技泡沫很可能會破滅。《富比士》指出,過去5年裡,全球經濟經歷了罕見的同步成長,這與1990年代中期,網路泡沫破裂前遭遇的情況十分雷同。

投資人卻步、銀行縮手,孫正義創投之路遇艱難

第一期願景基金遭遇滑鐵盧後,孫正義並沒有打算因此停下投資新創的腳步,軟銀正在為第二期基金籌募1,000萬美元資金,然而接二連三的敗仗,已讓不少投資人感到猶豫,甚至選擇抽手。

例如最大金主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已婉拒加入第二期基金,聲稱只會用第一期基金的獲利投入,願景基金尚未回本的此時,這句話的意思再清楚不過。目前軟銀已自掏腰包投入380億美元,並有消息指出,軟銀計畫為員工提供高達200億美元的貸款,入夥第二期願景基金,孫正義可能會負擔其中的一半。

且不只投資人對跟隨孫正義卻步,軟銀借貸資金的日本銀行業者們,也對是否繼續提供金援感到遲疑。根據《彭博社》的資料,日本銀行界與軟銀有著近40年的合作關係,至今已向軟銀及願景基金提供約150億美元的貸款。

即使有著如此深厚的連結,願景基金的挫敗,尤其是WeWork的崩盤,讓日本銀行開始三思。WeWork已被認為是間殭屍企業,死不掉,但也看不見恢復生機的希望。

本週(23)有報導指出,軟銀與日本銀行貸款30億美元救助WeWork的談判陷入困境,業者們聲稱,軟銀是位很重要的客戶,他們希望盡其所能給予幫助,但仍必須考慮信用風險。

有一種觀點認為,孫正義應該暫時擱置第二期願景基金的構想,集中精神在第一期投資的企業上,將轉虧為營視為首要目標,而非再次籌集資金,砸進新創領域深不見底的大海裡。

當過3天世界首富,遭遇兩次泡沫危機

在1999年末到2000年初,孫正義平均每週進帳100億美元。孫正義說,他曾做過3天的世界首富,但就在來得及告訴任何人這個好消息前,網路泡沫就轟然破滅,700億美元頓時化為泡影。軟銀股價暴跌93%,瀕臨破產邊緣。

20年後的現在,科技泡沫即將破裂的此刻,孫正義卻依然身處風暴中心。

當時拯救他的,是收購日本沃達豐、取得iPhone銷售的正確判斷,以及押注阿里巴巴及日本雅虎的投資回報,但此時這樣的機會仍不見蹤影,科技泡沫時代的「阿里巴巴」還不知道位於何方。

Uber、WeWork……軟銀目前的投資,都無法成為當年的阿里巴巴,為孫正義創造豐沛報酬。
shutterstock

2018年8月,孫正義曾說WeWork會是下一個阿里巴巴,但一年後他們便證明自己無法再現這樣的奇蹟;連年虧損的Uber有逆轉情勢,讓孫正義贏回全部籌碼的機會嗎?目前看來恐怕也不容易。

責任編輯:蕭閔云

資料來源:ForbesBloomberg(1)Bloomberg(2)Reuter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陳建鈞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