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燒錢做電動機車生意,揭WeMo創辦人吳昕霈內心的「綠色交通大夢」

蔡仁譯攝

在台北市的馬路上已隨處可見綠白配色,WeMo帶著電動機車獨特引擎聲穿梭馬路,「時速最高 65 公里,很夠了啦。」威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昕霈說。他是 2018 年全公司 WeMo 騎乘量的第二名,對於 WeMo 的騎乘體驗相當了解。

隨著兩年前共享風潮誕生的 WeMo 機車,目前在台北市共有 2 千台。靠著與政府密切合作、計畫性地拓展,WeMo 發展並沒有遇到如其他共享交通工具 Uber 與 oBike 上路時所出現的爭議,甚至更進一步成為台北市政府綠能共享交通「3U 計畫」:UBike、Umotor 及 Ucar 中的一員。

在共享交通、綠能環保方面,WeMo 擁有極大的願景與夢想,但如果從新創公司經營的角度切入,還有許多需要時間驗證並克服的問題。

重資產、短期難以獲得大量收入,投資人觀望

WeMo 由光陽 Candy 3.0 電動機車改裝而來,取消傳統鑰匙孔並連結 App 系統。使用者只需要打開 WeMo App,註冊後找尋附近車輛即可透過 App 發動、騎乘與還車。收費方面 25 歲以上前 6 分鐘 15 元,之後每分鐘 2.5 元;25 歲以下前 6 分鐘 9 元,之後每分鐘 1.5 元。

WeMo 的收費分為一般與青春價,基本價格不同,每分鐘的數字也有所差異。
WeMo 提供

比起共享單車、共享電動滑板車,WeMo 的造價相對高,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回收,現階段的收費金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帶來大量收入。吳昕霈坦承目前處於虧損狀態,「造價真的是我們的痛點,但我們為什麼選擇機車,當然是希望能夠對這個城市好一點。」

這並不是完全不可行的漂亮話,根據交通部的資料顯示,每 100 人中就有 92 人擁有機車,是全世界機車密度最高的國家,「當機車族思考其他的可能性時,我們希望能成為第一選擇。」吳昕霈表示,儘管市場有潛力,也需要一段時間等待機車族的習慣與思維轉變。

WeMo 過去推出與幾米的聯名款,吳昕霈表示,是很多女孩子特別喜歡的版本。
WeMo 官網

重資產、短時間內難看到成效的特性,讓 WeMo 較不受創投的青睞。吳昕霈笑著說:「好的伯樂也不好找啊。」因此 WeMo 也積極挖掘不同的商業模式,如先前推出的幾米聯名車,「女孩子很喜歡,非常 Instagrammable(值得放上 Instagram)。」讓行銷、廣告成為 WeMo 拓展的可能性之一。

同時,吳昕霈希望 WeMo 在交通行程上更加有趣,也透露不少遊戲化點子都在洽談中。

WeMo 的未來:移動的城市數據搜集站

另一方面,隨著會員數增加到 10 萬人,WeMo 已是台北最大的機車移動資料庫。吳昕霈對於這些數據擁有極大的想像與期望,除了整個公司以數據為導向經營之外,更希望塑造智慧城市的基礎。在公司內部,目前 WeMo 採用機器學習,小範圍的進行調度與平衡供需的實驗,「用機器學習預測需求,當某一區域需求增加,我們就會進行調度。」吳昕霈說。

對於智慧城市的發展,WeMo 的數據也能作為交通號誌調整,或是舒緩塞車、交通決策的參考。

在更遠的未來,WeMo 期望能夠搭載各種感測器來偵測空氣污染,或蒐集不同的聲音、氣味數據。到時候 WeMo 將不再只是共享電動機車,而是移動的環境、交通、城市數據資料蒐集站。

不過,在夢想成真的那一天到來之前, 吳昕霈與 WeMo 需要克服的挑戰不只是時間,還有台灣人環保意識的崛起與否。

Q:WeMo 出海的計畫?

一直都有跟潛在夥伴聊出海的可能性,全世界需要機車的國家都是 WeMo 目標。像是龐大機車族群的曼谷、越南、印尼、印度都是,除此之外歐洲部分的旅遊城市也都能套用WeMo的管理系統。

Q:WeMo 為什麼要做停車場?

WeMo 的停車場「WeMo Park」設立在府前地下停車場,最主要仍是信義區相當難找停車位。未來 WeMo 可能會朝有樁與無樁式的混合運作,只要用戶覺得便利、有趣、更貼近生活,都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Q:創業中的最大困難?

新創會遇到的人才與資金問題,WeMo 也同樣會遇到。但其中一個困難點是「不知道最困難的事情會是什麼」的未知性。就像問我怕什麼,我怕鬼、死亡,因為永遠不會知道那是什麼。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陳君毅

延伸閱讀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