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否認港資傳聞,劉奕成主導下「將來銀行」將成科技新創?

蔡仁譯 / 攝影

若是第一次踏進將來銀行籌備處,一進門恐怕會有一股極大的反差感,不僅大門上沒有任何的招牌標示,辦公室內只有兩大排長桌,以及一大一小的兩間會議室,潔白的白牆上也沒有多餘裝飾,也不像傳統金融業主管都有自己的小房間,執行長劉奕成、總經理梅驊跟所有同仁在同一個空間辦公,就是像是一間草創不久的新創。

甚至連辦公室內的白板,都是身為籌備處一號員工的總經理梅驊,在網路上網購親自組裝的。「我們自詡是一間有金融牌照的科技公司。」梅驊的這一席話,正代表了將來銀行骨子裡不一樣的精神,更是吸引劉奕成、梅驊這兩大金融科技戰將投入的關鍵。

三家網銀隊伍中,將來銀行的股東是最多的,產業性質也較為傳統,已經浮上檯面的包括中華電信30%、新光14%、兆豐25%、全聯9.9%,剩餘21%股東,會在2018年12月底前確定,預計在2019年二月就會送件。近來傳經營電子錢包的港商TNG入股的消息,「港資?應該沒有吧,目前為止都沒有處理。」將來銀行籌備處執行長劉奕成才剛坐下來,就簡潔的否認外界傳聞,俐落的態度一如辦公室的簡潔。

辦公室內只有兩大排長桌,以及一大一小的兩間會議室,潔白的白牆上也沒有多餘裝飾,將來銀行籌備處就是像是一間草創不久的新創。
蔡仁譯 / 攝影

網銀三搶二,2019年攪動金融圈春水

金管會在今年(2018)11月開放純網銀執照申請,因為採特許制的關係,只開放2張執照名額,中華電信領軍的將來銀行(Next Bank)、Line及日本樂天這三支隊伍都有意願爭取,這場「三搶二」的網銀之爭,隨著各家隊伍股東逐漸浮上檯面,顯得格外熱鬧。

今年(2018)十月,台灣連線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LINE Financial Taiwan)籌備處負責人劉奕成,宣布在11月1日正式離職,轉戰由中華電信、兆豐金、全聯、新光金等幾大股東集結的「將來銀行(Next Bank)」,讓劉奕成成為最理解競爭對手的狠角色。

人才招募強調踴躍,連五金師傅也有興趣

劉奕成高效、俐落的特性也在人才招募上展露無遺,11月25日他才在個人Facebook上貼出公開徵才消息,貼文中寫到:「我會一封一封讀,一個字一個字看。」截至目前已經有超過1000封履歷如雪花般飛來,會議室外貼著一張面試排程的表格,新創感強烈的將來銀行,顯然吸引了大票人才的關注。

「他(指梅驊)都還沒貼呢!」兩人對看笑了一下,似乎都沒有料想到這般踴躍,「台灣擁有很強烈的生命力,我們收到的求職者,本來做的工作都非常多元。」將來銀行開出的職缺中,有一個叫「創意快速通關區」,讓求職者發揮想像力,重新定義未來銀行的模樣,「甚至還有多年經驗的五金師傅也來投。」

將來銀行開放對外招募以來,已經有超過1000封履歷如雪花般飛來,甚至還有五金師傅也來投履歷,背景豐富的求職者,在傳統的金融機構很少見。
將來銀行

如此背景豐富的求職者,在傳統的金融機構很少見,劉奕成認為台灣金融業需要有更多跨領域的人才加入,「我們一直在思考金融這件事,不會只有現在唯一理解的一種方式。」正如同現在籌備處的20位成員,當中有來自IT產業、金融業、做過電商、網路服務的,「人才招募非常快,一點都沒有落後。」劉奕成預計明年二月,籌備處能擴張到40人規模。

而多元也不會只出現在團隊成員中,梅驊說,未來也很樂意跟新創業者合作,「這跟我自己的背景有關,過去在電商領域多年,我在電商圈的朋友比金融圈多,自己也是小天使投資人。」因為很多創意是很難從金融業角度,去延伸到使用者需求的,納入多元聲音,會是將來銀行的的核心價值之一。

異業結盟搶商機,串起通訊、零售、電商生態圈

拿下台灣將近6成市佔率的Richart,是目前台灣數位銀行龍頭,11月接受《數位時代》採訪時,數位金融處主管多次強調益業合作的重要性,「我們一年內會繼續尋找異業合作,建立生態圈。」南韓兩大純網銀業者K-Bank、Kakao Bank也都是採取異業結盟搶商機。

除了所有金融服務必須在網路上完成外,網路銀行跟一般傳統銀行能經營的業務範圍並無不同,比起傳統銀行,劉奕成認為網銀必須借助科技的優勢,把過去的框架通通忘掉,真正去挖掘沒被滿足的痛點。

劉奕成認為台灣金融業需要有更多跨領域的人才加入,「我們一直在思考金融這件事,不會只有現在唯一理解的一種方式。」
蔡仁譯 / 攝影

從目前將來銀行的股東結構來看,中華電信擁有約1,000萬客戶、兆豐500~600萬、全聯約1,000萬,「突破點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若傳聞中的網家(PChome)也確定入股,就能順利串起通訊、零售、電商的異業結盟生態圈,正因為將來銀行股東組成多元化,能提供的生態系也相對豐富,未來許多的優惠也可能互通。

梅驊表示,有信心在第三年~第四年當月損益轉正,約在第五~第六年累積損益開始打平。背後關鍵在於要把好的商業模式與科技、法規整合在一起,「沒有什麼事情是一定,還有很多機會沒有被看到,現在就是全力把事情做好。」劉奕成認為網銀的競爭可不只是檯面上這兩張牌照,許多傳統金融機構早已開始布局數位化服務,「要謙虛啦!」專訪中劉奕成時不時就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因為他知道可敬的對手不只是另一張牌照,「其他的銀行,終究也會醒過來。」

純網銀對台灣的意義?梅驊:改變悄悄發生中

過去幾個月來,爭取純網銀執照的業者、股東等議題在媒體上被熱烈討論,不過正如同梅驊所說的:「拿執照是0或1的事情,有拿到就有,沒拿到就是沒有。」

梅驊認為,真正重要的或許不在哪家業者爭取到執照,而是在這整個過程中,許多銀行業者都紛紛投入數位化轉型。
蔡仁譯 / 攝影

而對台灣來說,真正重要的或許不在哪家業者爭取到執照,而是在這整個過程中,許多銀行業者都紛紛投入數位化轉型,「默默之中,很多變化已經在發生。」正如同梅驊分享將來銀行(Next Bank)取名的緣由,「Next」指的是下一步會發生的事,而非一個樣貌不清楚的趨勢,或是難以觸及的未來。

對梅驊來說,這就是投入純網銀團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的還是人才,每個機構都會說要創新,但知易行難。」或許我們多年回過頭來看,這股翻轉傳統金融業的氛圍才是最寶貴的資產,「這種願意開放討論,但不是謾罵的氛圍,在我們這邊(指將來銀行)已經慢慢養成,」他認為:「把人才跟氛圍塑造起來,我甚至認為這是台灣未來的決勝領域。」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高敬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