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諾基亞、柯達、飛利浦、奇異,4個百年企業的失敗啟示

shutterstock

百年企業儘管累積了豐厚資產,面臨的挑戰卻不曾少過。歷經數位化革命及網路浪潮後,不少昔日霸主因過度擴張、破壞創新者闖入,埋下轉型失敗的因子。

死守底片產業,賣數位相機仍破產

柯達︱Eastman Kodak Company

相機與底片商柯達(Kodak)是數位轉型失敗的經典案例。市場對底片的需求在2011年到達史上顛峰,隨後一路急轉直下,2005年後更是兵敗如山倒。柯達在跨入數位成像上面臨困難,2006年當時的執行長裴瑞茲(Antonio M. Perez)曾公開批評數位相機是個彆腳生意,因為利潤不佳,又沒有耗材可賺錢。

數位相機可以模組化,對新手而言難度不高,使得柯達即便推出數位相機也必須與許多業者競爭,最終於2012年面臨破產。柯達並非沒轉型,2005年柯達開始銷售數位相機,一度在北美市場拿下21.3%市占率,遠勝其他日本對手,但這沒有讓企業成功轉型,因為柯達始終沒有從賣出的數位相機中獲利。

那麼這家成立137年的企業轉型失敗的關鍵是什麼?產業分析師認為,即使預見產業下滑,仍死守相機底片業務才是柯達轉型失敗主因;相對於對手「富士底片」不僅縮減了底片工廠生產規模,也把底片技術挪去其他新領域應用如醫藥、化妝品、化學材料等,如今富士已是LCD偏光片的主力供應商。

事業體過多,財務槓桿操作失靈

奇異︱General Electric Company

美國工業巨頭通用電氣(GE,又稱奇異)的企業轉型並非一帆風順,即使2016年被讚許為數位轉型模範生,2017年GE發布的財報大虧60億美元,面臨125年企業的新一波景氣向下走勢,連股神巴菲特都拋售持股。關鍵之一,是過去10年成長主要透過購併買事業體,導致現金大量流出,財務槓桿操作失靈。

今年10月1日才上任的新主席暨執行長卡普(Larry Culp),決定透過銷售資產來套現,降低財務槓桿率。事實上,GE今年才宣布出售照明業務,這是公司的起家祖業,而GE股價今年以來也已經重挫5成。

不過GE多年來多角化布局7大產業,如今退縮固守航空業及電力事業發展,除了照明、交通、再生能源及金融業出售,連醫療事業都評估處分,藉此拿回200億美元現金,讓公司槓桿比例下滑。事業體過多,各自面臨轉型挑戰導致焦點分散,加上GE轉型過程中沒有提到電商、人工智慧或工廠自動化等產業布局,都是市場對其轉型效益保守以對的原因。

新商業模式重擊,「一條龍」優勢變劣勢

諾基亞︱Nokia Corporation

曾經是手機巨頭的諾基亞(Nokia)2014年斷尾求生出售手機事業,把通路業務賣給三星、製造工廠與品牌賣給微軟,此舉讓諾基亞重整後交出獲利成績單。這家153年歷史的芬蘭企業,做過造紙、橡膠、無線通訊,如今則再從手機轉型布局物聯網產業。

諾基亞是知名手機品牌,也曾連續14年是手機龍頭。《哈佛商業評論》分析,它贏在「一條龍設計軟、硬體」,讓成本優勢遠勝對手摩托羅拉(Motorola),成為公司獲利金雞母。這個戰局卻在蘋果和Google的App平台推出後巨變,手機軟體遊戲規則被新商業模式打破,讓諾基亞面臨系統封閉、應用軟體進步速度不若開放平台的窘境。

諾基亞曾經在2000年以前切割掉弱勢產業,專注通信市場帶來長期榮景,但在手機失敗這一役,諾基亞檢討失敗主因,在於事事要自己完成、疏忽軟體競爭力、固守Symbian這個封閉的智慧型作業系統。新的諾基亞將專注無線網路通訊業務,也將更專注物聯網世界發展。

中國低價威脅,轉攻解決方案求生

飛利浦︱Royal Dutch Philips Electronics Ltd.

飛利浦(Philips)是成立127年的歐洲百年企業,三大核心事業為消費電子、醫療、照明。在2012年之前,飛利浦一直位居全球最大照明設備商,即使是照明這類強需求,也面臨來自中國的低價威脅。

2011年飛利浦陸續處分家電業務、授權品牌,並將虧損的電視業務與中國代工廠冠捷合資求生。

飛利浦2014年分拆成醫療和照明兩個事業群,2016年飛利浦照明淨利衰退23%,公司決定加速轉型,先出售了LED廠Lumileds給私募基金,「飛利浦照明」也獨立分割在歐洲交易所上市,宣示從純光源燈具供應商轉型為系統及服務解決方案供應商。

飛利浦照明宣示將導入物聯網及生態系統,要和跨行業夥伴合作,提供顧客更好的創新照明服務。從賣燈具轉為賣解決方案,今年飛利浦照明再更名為「Signify」,為照明事業轉型跨出一大步;飛利浦也喊出2020年所有LED照明都能提供聯網功能,目前全球已經有2,900萬個互聯照明裝置。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作者:王郁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