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不畏社交軟體市場飽和,HOLLA打破世界隱形玻璃,成功觸及近兩百國Z世代

動點科技

HOLLA一舉收購了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 Monkey,最先伸出橄欖枝的是對方。

這是一款只要輕輕點擊,便運用隨機配對系統,讓使用者以最快速度和全球各地的人建立視訊聊天的社群 APP。「其核心價值就在於,讓你足不出戶就可看到世界各地的人,直接對話。」創辦人陶沙告訴媒體。

這讓 HOLLA 在極為依賴社群網路的青少年一代裡迅速竄紅。2017年5月,HOLLA進入美國社群軟體榜前30名;8月完成20億用戶配對。如今,HOLLA已被翻譯成 17 種語言、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也使得 HOLLA 贏得上千萬元的投資,每年有幾千萬元的可觀收入。

HOLLA還剛剛完成了對澳洲同類競爭對手Monkey軟體的收購,這使得 HOLLA 在隨機視訊細分領域中幾乎佔據統治性地位。

在這之前,在北美即時視訊社群的賽道上,HOLLA 是身先士卒的老前輩,Monkey 則是不甘示弱的佼佼者,雙方同屬陌生社群的隨機匹配派,主打2000年後出生的用戶。

據陶沙透露,此次並購是 Monkey 創辦人主動伸出橄欖枝並以低價出售給HOLLA,而併購的完成意味著 HOLLA 在北美視訊社群這個細分領域已可以佔據 90% 以上的規模,而 HOLLA 自身的產品也將觸角延伸到了近 200個國家和地區。

在 HOLLA 上有一個功能叫 tag(標籤),基於機器學習演算法,能在幾秒內通過標籤快速匹配用戶。
動點科技

瘋狂年代毅然從美返國,在第一次創業中學經驗

陶沙1991年出生於南京。他的成長路徑,可謂是大多數「碼農」的典型。
憑藉出色的成績,高中畢業後,陶沙不僅拿到了美國本科第一工程學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的錄取通知書,還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就讀電腦工程專業。這一選擇,為他將來的休學決定埋下伏筆。

大三那年,他做出了一個大膽決定,回國創業。

那一年是 2014年,被稱作中國創業元年,和互聯網掛鉤成為創業新常態。在陶沙看來,那更像是瘋狂的一年,「所有人都在找融資,都在投錢,而我也是這個瘋狂年代的產物之一。」

在幸運融到資後,陶沙毅然加入了這股風起雲湧的創業浪潮中。他的第一個創業項目是藍鯨直播。該專案先後完成兩輪融資,第二輪達到百萬級美元。但遺憾的是,維持不到一年後,陶沙決定終止專案。「生意是門好生意,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陶沙如此總結道。

經過長達一個多月的琢磨和思考,陶沙終於又有了新的靈感。在一次南京到北京的火車上,在短短兩個小時內,他便寫出一款行動端隨機視訊聊天 APP 的程式 Demo。2016年末,陶沙及團隊終於推出了 HOLLA 的正式版本。

社交軟體需求多元,資料分析精準配對聊天

早期,HOLLA 透過合作廠商排名推薦、基於需求的同類產品搜索等管道完成了冷開機。Omegle 使用者基於需求會去 APP 端搜索同類產品,商店會自動配對到 HOLLA 這樣的相關產品。半年前,HOLLA 開始和 Youtuber 合作,一些 Youtube 上的網紅會使用 HOLLA 來製作一些有趣的內容。陶沙透露,在Youtube 上,有關 HOLLA 的視訊已經有超過百萬的收藏。

在陶沙看來,一開始很多人使用陌生人視訊應用是出於結識異性的欲望,但實際上,線上陌生人社群需求是極為多元的,「有的人可能剛剛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沒有家人,沒有朋友,就是想透過 HOLLA 看看身邊有什麼人。」HOLLA 會根據使用者的個人資訊、社群行為進行資料分析,學習其偏好,預測其跟誰匹配會更合適。

HOLLA是一個微營運的公司,但陶沙很看重社群的調性,他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健康、積極、友好」的社群。為此,HOLLA建立了一套複雜的審核機制,採用機器學習技術,即時監控聊天中的截圖,機器監控 90%,剩下的需要 24 小時人工審核。一旦發現違禁內容,HOLLA 會立即封鎖用戶。

在變現上,陶沙也不願意透支社群的調性來獲取短期利益。目前,HOLLA 在美國地區的男女比例接近 6:4,但總體來說仍然是男多女少,針對那些確實有結識異性需求的用戶,可以透過購買寶石獲取匹配異性的機會。

「女性是這個平臺的稀缺資源,但我們不會把女性當物品來賣,給平臺的錢不是給女性的打賞,打賞本質上是交易,只要有交易,就是在提供服務,就會出現裸聊的情況。」

做了社群軟體之後,陶沙關於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想法也跟最初不同了。他一開始假定每個人都是有話題可以聊的,但透過 HOLLA 呈現的資料,他發現,由於地域、文化、經濟水準等差異,其實人和人是很不一樣的。

「這個社會隱形的玻璃很多,要實現地球村任重道遠,HOLLA 的職責之一就是在不一樣中找一樣,做滿足更多人需求的東西。」陶沙說。

在 HOLLA 上有一個功能叫 tag(標籤),基於機器學習演算法,能在幾秒內通過標籤快速配對用戶,目前已經歸納了 LGBTQ、青少年、遊戲、吐槽、寵物、才藝等標籤。陶沙覺得,陌生人社群就是想傾訴,那就給他們製造一些話題,讓他們傾訴。

合併之後,HOLLA 下載量達數千萬,月活數百萬,其目標是成為海外市場最大的陌生人社群服務商。「海外像 Tinder 這樣的陌生人社群產品很多,我們希望通過新穎的產品形式和豐富的產品矩陣,挑戰成為一個更年輕的社群應用。」陶沙說。

融資方面,HOLLA 已於今年 5 月完成了五嶽資本和大觀資本投資的數百萬美元的 A 輪融資,黑桃資本、唐彬森、王剛和 GGV 資本均參與早期投資。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動點科技》,作者:柳鵬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