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展店不是重點,建生態圈往海外走才是HTC Viveland的未來

「從HTC戰略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先把整個生態建起來。」HTC虛擬實境部門副總經理李文材表示,HTC線下虛擬實境樂園Viveland就是生態中的其中一個點,成立目的不是為了再複製出10個、100個體驗店,而是要作為頭戴裝置HTC Vive、內容平台Viveport,和Vive X Accelerator(加速器)最終可以發展成VR生態系統的可行性證明。他透露,去年10月在台北三創園區設立的Viveland,經過九個多月經營,目前每個月已經可以穩定帶進一萬多名人流。

李文材解釋,Viveland當初設立時,就將目標同時鎖定了消費者以及開發者。在開發者端,是透過VR Arcade找到VR可以實際獲利的模式;而在消費者端,過去很多人第一次接觸到VR都是用較低階的裝置,導致體驗感受不好,因而對新科技卻步,但如果HTC透過線下店,第一步就能讓消費者對於VR有好的印象,也能帶動產業中好的循環。他認為現階段VR雖然還沒有大爆發,但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推廣,最後還是會轉換成2C市場。

HTC虛擬實境部門副總經理李文材表示,Viveland將目標同時鎖定消費者以及開發者。
吳晴中攝

而Viveport的角色就像蘋果(Apple)的 App store一樣,是提供遊戲內容選擇的遊戲庫,同時HTC也能藉此協助開發者將遊戲內容改良成更適合Arcade的模式。目前,Viveport中有近500多款軟體內容,能為Viveland的遊戲內容提供有效支援,而對遊戲開發者來說,還可以透過Viveport的分潤機制,根據遊戲的使用頻率,創造直接的營收來源。

HTC Viveland中熱門遊戲《英雄防線》遊戲製作人何威毅觀察,HTC Vive具備Roomscale空間追蹤技能,能讓用戶在一定區域內360度旋轉、行走,這種大空間追蹤的裝置很適合Arcade模式。這也讓遊戲業者在開發時能盡可能發揮硬體優勢,進一步思考如何透過追蹤玩家身體位置、座標跟旋轉等資訊,讓玩家在遊戲中能更好的與虛擬世界互動。

「過去大型機台不是一般開發者可以製作的遊戲,只有像是台灣鈊象、日本SEGA等特定廠商,能夠做機台與遊戲的整合。」過去在遊戲產業有10多年經歷的何威毅也說,過去大多數的中小型研發商要上架遊戲,得經過中間發行商,整個過程並不容易。但透過Viveport的模式,現在VR對開發者來說,就會是一個全新且更為開放的平台。

HTC去年10月在台北三創園區設立虛擬實境樂園HTC Viveland。
吳晴中攝

還有另一個關鍵要角是加速器。HTC Vive X Accelerator亞太區負責人吉慶表示,「加速器不只是為平台找到合適內容,更重要也是把團隊從新創規模,帶到真正可以做VR的營運模式、可以規模化的一家公司。」HTC在2016年發起Vive X Accelerator加速器計劃,投資、培育有潛力的VR團隊。除此之外,如果加速器中團隊的產品適合Arcade形式,也能透過Vive X與Viveland的雙方合作,實際導入到線下場域。

李文材與HTC Vive X Accelerator亞太區負責人吉慶認為,HTC Viveland跟Vive X 加速器計畫都是HTC VR生態圈中的重要一環。
吳晴中攝

「導入到Viveland裡,就不只是試驗、而是真正商轉。開發商會知道他的東西可不可以賺錢,在呈現給消費者的時候,就可以有萬全的準備。」他說。

另外,吉慶也認為,以VR內容來講,除去自成一格的中國市場之外,沒有一個團隊可以因為單一國家的市場就真的能夠生存,基本上做軟體內容的人都想放眼全球市場,HTC做的也要是全球佈局。把台灣團隊做的好的內容推出去,把外國團隊好的內容帶進來。例如Viveland這個月導入的一款VR棒球遊戲,就是韓國的一家新創團隊實際到Viveland參訪後,再花費近半年時間,調整遊戲內容成功導入的結果。

重心放在海外市場

李文材也直言,目前對HTC來說,重心就是海外市場,他們希望能根據不同市場需求,找到Viveland在其中可以扮演的角色。像是中國雖然在VR Arcade產業中跑得最快,但卻是一窩蜂跟著衝,缺乏一個可以持續的商業模式;或者像是日本雖然是遊戲大國,除了推出VR ZONE的萬代南夢宮之外,其他廠商的態度還是猶豫的;如果再更遠一點看到歐美市場,當地雖然不走路邊的Arcade模式,但有很多主題公園(theme park),很多業者都在觀望轉型,以Viveland的角度來說,這些市場都能看到潛在的合作夥伴。

「我們現在要建立一個模式,讓大家知道這條路是可以走的。」李文材說。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點擊以下連結
臉書交流最新活動Line@互動訂閱電子報發表專欄、建新創資料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曾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