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Uber 的危機仍繼續,再不改變就會倒在 IPO 黎明前夜

動點科技

我們依然還記得 Uber 曾經的雄風,接近 700 億美金的估值佔據世界新創公司頭把交椅。現在,這家公司正遭遇其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其中,人事危機以 CEO 請辭達到高峰。而實際上,高層流失並不是這家失去很多 O(CEO、CTO、COO、CFO)公司的最大問題,Uber 的商業經營模式正在節節頹敗。在矽谷,10 家新創企業中有 7 家會失敗。Uber 再不調整的話,會成為其中倒下的一員。

Uber 持續性虧損讓投資者坐立不安

雖然其 700 億美金的估值甚至高於福特、通用汽車,甚至是特斯拉,但這個風光的背後,其一直在虧損。2015 年,Uber 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的虧損至少為 20 億美元。2016 年 Uber 的虧損總額則達到了 28 億美元。到了 2017 年第一季度,其又損失了 7 億美元。

虧損不是問題,很多公司在上市之前也都是處在虧損狀態。但最致命的問題在於,Uber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更有效率的模式來提升營運表現,尤其是面對其他計程車公司時,似乎沒有還手之力。而其最大的對手 Lyft 在美國本土已經由當初的不到 10%成長到了超過 20%,在全球市場,Uber 退出中國市場不說,面對印度的 Ola 和東南亞的 Grab 也是攻擊乏力。

這樣一來,Uber 就已經陷入了利用其創投投資資金的模式。在一些市場,其激進策略是以每次補貼至少 50%的車費來削減票價,並嘗試獲得壟斷地位,以此來推進業務。由此, Uber 陷入一個窘境,越多的客戶使用 Uber,它的虧損越大。

對於投資者來說,他們投資項目總是希望得到回報,或者面對如此大的現金流流失,也會對繼續投資產生動搖,甚至停止繼續輸血。這就把 Uber 逼到懸崖邊,因為每個新創公司都必須在某一天面對殘酷的市場現實,沒有造血能力,沒有賺取利潤,如何維繫?在中國,樂視就是個前車之鑒。

Uber 沒有找到核心的繼續提升營運利潤的方式

而 Uber 從現在看來,並沒有想到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雖然有所嘗試但基本都進到了死胡同:

第一:Uber 開啟了兩個服務,UberEats 和 UberRush,在客運服務的同時提供食物和包裹遞送,但是利潤率低的驚人。Uber 已經癡迷於尋找更多的方法來提升每個司機的收入,但收效甚微。Uber 司機甚至不想接單,他們在遞送的時候發現更麻煩同時等待時間長,有時候算下來還不及最低工資標準,而對客戶來說也感覺服務品質上有欠缺。

第二:Uber 試圖把更多的乘客放在同一輛車上來增加司機及自身的收入。該公司的最新戰略是 UberPool,實際上就是類似拼車,允許其司機接駁多名乘客,這種服務在機場和商場比較受歡迎。但這個服務目前來看好評率只有 13%,司機和乘客端的反應都不是太正面。

來自於各國政府的監管以及 Uber 司機的訴訟不斷

在多個國家和地區,Uber 遭遇了監管禁止,而其一直不善於處理和政府之間的關係。另外最大的威脅來自于 Uber 司機的訴訟,甚至觸及到其核心的商業營運模式,Uber 一直堅持司機是獨立的服務承包商而不是其員工,但這一情況正在發生改變。

在 4 月份,Uber 突然就美國加州和麻塞諸塞州司機集體訴訟案與法庭達成和解協定:這些州的司機將依然屬於獨立承包商,但 Uber 同意向他們提供 1 億美元補償。而在七月份,美國加州政府稱,它對於 Uber 司機集體訴訟案的賠償會超過 10 億美元,原因是原來的 1 億美元賠償案現在涉及勞動違法。

Uber 最近在英國和瑞士遭遇類似的情況。而在美國本土法庭上,Uber 面臨 70 多起聯邦訴訟,所有這些訴訟都涉及到昂貴的費用。如果 Uber 針對司機的訴訟不能解決,司機最終都變成其員工,那麼就完全顛覆了它的商業模式。這會是個糟糕的局面,Uber 不是一家以數位科技驅動的公司,而變成一家計程車公司。

駕駛員,車輛和燃料占打車服務成本的 85%,這些是硬成本。Uber 目前沒有太多的空間來提升營運效率,從而使其能夠超越競爭對手。Lyft 也在和 Uber 的補貼競爭中損失了大量的資金。除非 Uber 大幅度提高打車費,否則造血能力無法解決,而這點又不會讓客戶感到高興。

自動駕駛技術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救命稻草

對於 Uber 來說,還有一個方式可以逃離硬成本的壓力。那就是透過開發自動駕駛車輛來去除司機成本,但是越來越清楚的是,這是 Uber 不能贏得的另一個巨大的賭博,它沒有足夠的的時間來拯救自己。大多數專家,包括那些以前看好自駕技術的專家,已經認識到完全商業化的自動駕駛運營車輛至少需要 20 年的時間。況且 Uber 並非是自動駕駛技術名列前茅的公司。

所以,5 月 30 日,Uber 正式解雇無人駕駛汽車負責人 Anthony Levandowski。這是必須做的抉擇,放棄在近期沒有機會成功的自動駕駛車輛的愚蠢未來主義思想,避免浪費資源和注意力。但對於一家技術驅動的公司來說,這也等於切掉了未來的想像力,Uber 面臨著造血生存下去的殘酷現實,因為估值已經停滯,資金的輸血已經停止。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或許是個方法

對於 Uber 來說,無論是誰接任 CEO,都必須馬上斷掉縹緲的未來空想,聚焦核心的打車業務,想辦法提升營運效率,迅速調整並進行止血。否則,如果虧損繼續,再加上內部的動盪,在接下去三年的時間裡,其就會因為資金耗盡而黯然退場。不要說是成功 IPO,或許連納斯達克的鐘都敲不上。

眾所周知,在武俠小說裡,武功是要有內力的,僅有招式的被評為花拳繡腿。而對於 Uber 來說,目前是聚精會神修內力的關鍵時期,否則再過一段時間,就不再是江湖高手,而泯然眾人矣。

提供您第一手最豐富的創業資訊!
現在就加入「創業小聚 Line@-數位創新與創業的社群平台!
還有每週聚焦徵才、創業活動的「創業小聚每週電子報!

本文授權自《動點科技》,作者:ice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