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台杉產業新創白皮書 #1】內部創新太慢!台灣企業生存保衛戰需仰賴外部創新

蔡仁譯攝

創新是企業持續成長的關鍵動能,以往企業多僅仰賴內部研發創造第二成長曲線;但隨著產品、服務及技術的生命週期愈來愈短,企業內部創新的腳步趕不上各種破壞性創新及典範轉移的速度,此時就必須考慮藉由外部力量,如投資、併購新創事業或採策略合作模式,維持創新動能。

企業新創投資崛起,突顯外部創新的重要性

從1960年代開始,在反托拉斯法的影響下,美國包括Exxon、3M和DuPont等產業巨擘為了避免事業過度集中壟斷,開始多元投資新創事業;1970至1990年代初期,電腦時代來臨,迫使更多美國企業正視新創投資的重要性,許多企業紛紛透過投資創投(Venture Capital)或成立企業創投(Corporate VC)獲取外部創新的能量。1990年代網路崛起,歐美企業新創投資的金額和件數更是高速成長;21世紀以來,社群網路和智慧型手機的興起,進一步引爆新一波新創投資浪潮,近十年的投資金額更屢創新高。

台灣現正面臨的挑戰,也須仰賴外部創新提供能量。隨著AI、IoT、生技及Blockchain等新興科技發展,新一波科技典範轉移儼然成形,愈來愈多台灣企業感受到內部創新不足以因應外在變化,此時若不積極對外尋求新創投資與合作機會,就有可能在這一波新科技浪潮中遭到淘汰。

圖1、國際企業新創投資發展史
CB Insights; 台杉整理

投資作法多元,企業創投造就成長機會

企業對外尋求創新的模式相當多元,可能是直接投資或併購,也可能是投資外部VC,或自行成立企業創投(CVC),要採取何種方式取決於企業本身的目標和主客觀等因素(圖2);也有企業多管齊下,希望能盡量擴大新創投資標的的來源。

即使同一家企業,在不同時空背景下也有不同作法;如Intel Capital一度以策略目標為主,僅專注投資有助母公司本業的新創,2018年卻宣布未來將以財務目標為導向。台灣佳世達科技則是根據自身不同階段的財務狀況,採取新創投資1.0和2.0的分階段轉型模式(個案詳情請見後續文章)。

企業創投(CVC)是目前國際企業普遍採用的新創投資方式之一,透過成立一專責部門/創投公司,投資具有創新潛力的公司,不僅可以彌補內部研發之不足,也能對整體科技趨勢有更全面的了解。長期而言,則有持續為企業創造第二、第三成長曲線的機會。

圖2、不同創新模式適用於不同目標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台杉整理

中美貿易戰預計帶動資金回流,如何引導投資為首要問題

當前全球各種破壞性創新科技風起雲湧,企業若僅仰賴內部創新,恐難因應外在環境的快速變化。為了不在這場生存保衛戰中遭到淘汰,台灣企業恐須積極投資未來,以內外創新並行的方式迎頭趕上,成立CVC或投資外部VC即為企業外部創新的重要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貿易戰及2019年8月實施的《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預期可帶動一波台商資金回流。在境外資金回流條例中,企業直接投資新創或投資創投皆可享稅負優惠(圖3)。如何引導這些資金投資於未來,將攸關台灣經濟和產業的競爭力。

圖3、境外資金匯回條例投資相關規定
台杉整理

本文轉載自:台杉投資產業新創白皮書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