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好農」更勝「小農」!鮮乳坊創辦人憑著獸醫魂,從源頭開始為乳品把關

NOM Magazine

面對不算長的一輩子,每個人的選擇都很不同。有人恪守「人生短短幾個秋啊,不醉不罷休」,但也有人立志打破窠臼,就是要走出別人眼中的反骨人生。

即便已經在媒體與獸醫界頗有名氣,但進到鮮乳坊位於新北泰山的開放式辦公室裡面,所有的同事就像是在家工作一般,而被大家稱為阿嘉的龔建嘉,相較起創辦人的身份,更像是個長不大的學長,穿著室內鞋捧著碗,在公司裡邊吃邊聊公事。

對於生活中的大小事,他其實平易近人而沒有距離,但只要談起牛隻健康與動物福利,再加上台灣混亂的乳品標示與刻意被模糊的品項分類,他就會瞬間燃起獸醫魂,用最簡單的方式讓大家理解一切的不合理。

公平健康交易平台,除了需要健全的商業模式之外,最大的重點還是出在酪農本身對於鮮乳的堅持與想法。
NOM Magazine

小額募資,成立畜牧公司

這就是龔建嘉,2015年,因為受夠了傳統酪農只能受控於大型食品公司的限制,決定以自身專業及小額募資的方式,成功打造鮮乳坊品牌的創辦人之一。說起鮮乳這檔事,其實更應該從他每天的工作談起。

看在算是相當年輕的巡迴出診大型動物醫師,獸醫阿嘉坦言自己最受不了的,其實是每天只能重複這種「深入淺出」的狀態下,而不能從最源頭的狀態開始改善。

所謂的「深入」,其實就是他每天與牛隻的真實互動。阿嘉說:「因為我大部分的時間還是會與牛朝夕相處,所以除了看診跟互動時很容易被牛踢之外,還要把手伸進牛的肛門裡面觸診、接生、或是開刀,說真的這些事情不是多數人想經歷的事情。」但也因為有了這樣的經歷,阿嘉才更能理解牛奶這門「淺出」的學問。

擠乳收集及保存這一連串的事情,其實相較起來相對單純,但對一般人而言,大家卻在意這部分更勝過牛隻是否健康。因為體認到這樣的事實,所以阿嘉在四年多前以小額募資的方式,成立了鮮乳坊這個品牌,更精準的說法是一個公平健康的鮮乳交易平台。

拿到錢,阿嘉不成立乳品公司,而是畜牧公司,用全台最高的收購價與酪農合作,百分百把資源放進牧場與配送端,這就是他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但所謂的公平健康交易平台,除了需要健全的商業模式之外,最大的重點還是出在酪農本身對於鮮乳的堅持與想法。「所以我有幾個最想改變的狀態,但首先就是單一牧場這件事。」

阿嘉不成立乳品公司,而是畜牧公司,用全台最高的收購價與酪農合作。
NOM Magazine

堅持單一牧場,注重牛隻健康

提到鮮乳,阿嘉坦言這看似簡單的白色液體,卻有著永遠研究不完的學問,但以目前的研究狀態來說,影響鮮乳風味的最重要關鍵就是體細胞數量與乳脂肪,乳脂肪甚至是生乳收購的計價標準。而影響這兩種數值的最大因素,就是牛隻的飼養方式及健康程度。單一牧場¹之所以成為阿嘉的第一個重點,因為這樣才是確認牛隻狀態的最完整狀態,也成為優質鮮乳品質的最大關鍵。

「每個人都問我,哪個牌子的牛奶好,我總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幾乎所有大品牌的鮮乳產品都是全面收集所有農場的生乳之後再去混合跟調整,所以你會喝到好的部分,當然也有沒那麼好的部分,最大的問題不是酪農,而是後端的混合跟調整。」阿嘉無奈地說。

全台有超過五百個牧場,而阿嘉坦言自己至少去過三百個以上,剛開始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本質上是獸醫,所以最了解的還是牛隻的健康而非鮮乳的品質與風味。我只是想讓動物健康舒適,沒想到身體好了之後鮮乳的品質也大幅提升。」

健康兩個字說來簡單,卻必須從幾個方面來進行,對於目前為止合作的豐樂、嘉明、幸運兒與許慶良四個成功牧場範例來說,阿嘉歸納出幾個重要的因素:「除了願意注意牛隻的健康與合理的空間之外,台灣主要的酪農區,都集中在雲林跟彰化,首先光是購地成本而言,即使每一坪成本大約是 2000 元,但光是要優化牛隻生活空間與健康的軟墊就要 3 倍價錢,還需要定期更換,所以成本自然是最重要的考量。」

單一牧場¹ 之所以成為阿嘉的第一個重點,因為這樣才是確認牛隻狀態的最完整狀態,也成為優質鮮乳品質的最大關鍵。
NOM Magazine

比起市佔率,更在乎公平回饋酪農

即使得到最佳的乳源,鮮乳坊的後端還有許許多多的環節,這對阿嘉來說依舊重要,但他唯一不急著改變的,就是規模與市佔率。「說真的,我反而比較在意每年盈餘的一成,都要回給酪農,因為最辛苦的人是他們。而有關市佔率跟規模這部分,我知道沒人不在意,但以我們的產量跟價位而言,的確還是只能偏向頂級市場。」

雖然以產能與價位而言未必能普及,但阿嘉還是樂意不厭其煩地跟大家介紹與解釋,也開始推出由優質鮮乳製作而成的產品,或是與知名餐飲品牌合作,讓更多人能感受到兼具健康與風味的頂級乳製品。

「像現在,我們就推了純鮮乳玻尿酸PLUS優格飲,只有鮮乳跟專利菌種,其他通通沒有添加,依舊是走簡單天然路線 。而且此菌種是來自母乳分離,製程中可自然發酵生成玻尿酸,且在模擬胃酸、膽鹽環境中24小時仍可持續生成。」另外,鮮乳坊現在也是台北米其林指南2019首選乳製品夥伴,這對阿嘉而言也是一種最好的鼓勵。

所以無論是鮮乳坊這個品牌與平台,或是未來還有其他的競爭者加入,阿嘉都是以很正面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變化,「但我要強調一件事,鮮乳坊追求的不是在地小農而是好農,大或小不是我選擇的標準。」

對於未來,阿嘉還是想要在動物福利與酪農能見度這兩件事上努力,即使從獸醫身份兼任鮮乳坊創辦人,他最在意的事情依舊不是生意本質,而是讓人與動物的關係能更加和諧。

註:
¹ 大廠因為鮮奶的需求量大,會向數家牧場收購生乳。然而,因為各個牧場的生乳混在一起,其中一家出現問題很難追蹤到底是誰應該負責,又或許必須整車倒掉。「單一牧場」讓消費者可以追溯源頭,了解自己喝到的鮮奶來自哪個牧場,也是是一種生產履歷的概念。

本文轉載自NOM Magazine,作者:Rudy Wu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