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國際天使資金流入台灣之際,新創該如何面向海外市場?

對立足於台灣的新創企業來說,現在是否是最好的時代,眾說紛紜。不過,如果就投資人的意願以及邁向國際的難易度來說,現在的門檻比起過去的確低上許多。

現在台灣新創企業除了單打獨鬥吸引投資人之外,政府也為投資人設立了租稅優惠加強誘因,便是希望能夠更加活絡台灣新創企業與投資人的雙向互動。

昨(5)日「國際天使與創業投資峰會」上,來自台灣、法國、日本與新加坡的投資人以及業內人士也分享了許多投資人的想法與洞見,要協助台灣新創企業縮短挑戰國際舞台的時程。

透過租稅優惠,政府要吸引更多的「天使」來台

投資的確有賺有賠,不過沒有人想要永遠當虧損的一方。因此在要求投資人掏錢出來時,如果有些額外的利誘絕對相當加分。台灣政府近期除了透過國發基金挹注十億台幣在新創產業之外,也設立相關的實體協助與投資優惠,讓台灣新創能夠更容易地媒合國際加速器、找到外國資金。

由世大運選手村改建的林口新創園(Startup Terrace)便希望成為國際創新聚落,吸引國際新創與加速器進駐。也期望能夠隨著進駐的新創企業,導入最新的前沿科技應用,如無人車、智慧載具等,將林口新創園打造成微型未來城市。而進駐的新創企業或加速器也能獲得實際的投資抵減、免費辦公室、專業服務以及政府投資等助益。

除了實體的協助之外,在投資方面,「天使投資人租稅優惠」則瞄準個人投資人,給予優惠以及稅務減免。其中有3個條件:

  1. 從 2017 年的 11月24日 起,需以現金投資創立未滿兩年的高風險新創企業
  2. 需持有股份達兩年
  3. 同一年度對同一企業投資達 100 萬以上

只要符合上述條件,便能從當年度的個人所得額中,減除投資金額的 50%,上限為 300 萬元。

而在高風險新創的定義上,則包含登記未滿兩年,技術、創意或商業模式具有創新性及發展性等,重點是需要在 2019 年 12月31日 前向主管機關申請判定。

去法國、去日本、去東南亞,台灣新創一定要走出國際

有了投資人之後,新創企業在規劃未來走向中,「走向國際」絕對是必要的目標,以及投資人在意的重點。

French Tech Taiwan 的梁洛杭認為,台灣與法國的新創交流將再創新高。
賀大新攝

現在的新創比起過去,已經有更多走向國際市場的機會。如法國的 Frech Tech Taiwan 就致力於台法兩國的新創與技術交流,不只把法國新創帶到台灣,也協助台灣新創走向法國,進而瞄準歐洲市場。

一直以來透過許多線下的交流活動推廣,French Tech Taiwan 的代表梁洛杭(Laurent La Guyader)認為,兩國新創企業交流的數量每年以 30% 的速度成長,在 2017 年已經輔導 9 家台灣新創去法國發展;更帶了 11 家法國新創來台灣,很快的,這個數字會再創新高。

除了歐洲市場之外,日本市場,也是台灣可以瞄準的標的物。致力於亞太地區新創早期投資的 Infinity Ventures (IVP) 的共同創辦人田中章雄,在很早期就來到台灣。

他認為台灣早就相當國際化,製造和半導體業都是全球水準,「郭台銘跟張忠謀是上一代台灣的 Rock Star(搖滾巨星),台灣要問自己,網路時代的 Rock Star 在哪?」田中章雄說。就他的經驗看來,日本擁有台灣新創需要的「市場」、競爭力又比較低;台灣則擁有比日本更多的新創技術。因此雙方非常契合。他也提到,不管是 17 直播、Pinkoi 都到日本開拓更大的市場,他期望有更多的台灣新創前往日本找尋機會。

Infinity Ventures (IVP) 的共同創辦人田中章雄說道,日本市場是台灣新創值得嘗試的舞台。
賀大新攝

位於新加坡的 Golden Gate Ventures 的合夥創辦人 Jeffrey Paine 則分享了自己身為投資人,面對新創企業會注意的幾個要點。因爲 Golden Gate Ventures 瞄準早期種子輪及 A 輪,他們相當在意新創的未來規劃藍圖;以及是否符合資本市場的口味進而吸引其他玩家投資 B、C 輪;還有新創所瞄準的是真正的趨勢又或者只是一時的熱潮。

對於前進東南亞的新創企業,除了上述所提到的要素外,他們認為「在地化」以及「印尼市場」是他們相當在乎的目標。最後,他也勉勵現場的投資人與新創,「多交朋友、互相支援」,才能形成一個更完善的創業生態圈。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陳君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