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金融科技下南洋:東南亞將成為「下一個中國」?

ShutterStock

從電商撬動支付、再從支付走向個人借貸、財富管理等業務是中國互金近十年已走通的發展道路。只是參考中國互金企業近期多次有關"剝離金融業務"的表態,海外公司在未來是否也會作出類似的轉型值得關注。

下南洋,正在成為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的集體選擇。

從已對外公佈的信息來看,從螞蟻金服、百度、騰訊、京東金融及至陸金所、宜信財富、PINTEC集團、凡普金科等科技或金融科技公司都進行了海外佈局,並且無一例外都涉足東南亞市場。

一位東南亞跨境電商物流企業負責人如此總結東南亞市場:整個東南亞,GDP是中國的四分之一;人口數量是中國的二分之一;人均消費水平是中國的二分之一;平均經濟成長率超過6.5%。

顯然,東南亞存在足夠大的、又可預見的成長空間。

IDG資本投資總監江左曾說道:「東南亞在地理上距離中國較近,是中國遊客非常集中的地方,就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國金融機構跟隨美國遊客的步伐出海擴張一樣,中國金融科技從業者同樣如此。」

繼電商、出行、遊戲、智慧手機等行業南下淘金之後,新金融行業開始集體開闢新戰場。

早在2012年11月份,支付寶專門拓展海外市場的國際事業部宣告成立。此後螞蟻金服在東南亞市場先後投資、收購、合作了印度、泰國、菲律賓、新加坡、印尼等諸國企業,主要瞄準支付基礎設施。

騰訊的擴張思路同樣從支付服務下手,主要為中國遊客提供購物支付服務,佈局消費場景。

百度和京東佈局稍晚,卻都以泰國為首選地逐漸向其他東南亞地區滲透。 2016年4月13日,百度錢包宣佈在泰國上線境外支付業務。2017年9月15日,京東金融與泰國尚泰集團有限公司成立合資公司,為泰國及東南亞地區消費者提供金融科技服務。

不同於四大巨頭的策略,創業型金融科技公司則選擇另闢蹊徑,以技術輸出、資產管理等方式,佈局東南亞市場。

2016年5月,宜信新加坡分公司獲得了新加坡資產管理全牌照。陸金所緊隨其後,在2017年7月獲得了新加坡監管當局原則性批准的資本市場服務牌照。

今年4月,品鈦與大華銀行有限公司宣布成立合資公司華鈦科技。此前,2017年10月份,品鈦在新加坡成立金融科技公司PIVOT推廣數字化財富管理及智慧投顧技術服務。

凡普金科同樣瞄準了東南亞市場,今年越南知名電商平台Tiki.vn獲得凡普金科C輪投資。3月,凡普金科和新加坡金融服務機構Cashwagon達成戰略合作。

東南亞,下一個中國

從各個視角看,東南亞與五年前的中國非常相似。

一方面,龐大的人口基數帶來巨大想像空間。數據顯示,東南亞地區6億人口,其中4.2億人口都是40歲以下的年輕人。東南亞的「中產階級」也在快速崛起。據波士頓集團預測,2020年印尼中產階層將達到1.41億人,會帶來巨大的消費潛力。

與此同時,行動網路等基礎設施已初步形成。以泰國為例,行動網路用戶數超過66%,智慧手機普及率超過60%。Google與淡馬錫聯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

「東南亞的網路用戶非常活躍,每天在行動終端上平均花費3.6個小時,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區的用戶都要多。這一令人難以置信的參與度,為該地區的網路企業帶來巨大的市場機遇。」

另一方面,新金融仍有巨大缺口。品鈦集團CEO魏偉告訴鈦媒體,東南亞國家普遍金融基礎設施薄弱。以印尼為例,商業銀行在金融體系中佔據主導地位,但信用卡普及率不超過4%,金融卡的擁有率僅為26%。支付工具依賴現金,網購消費中,75%的訂單採用的是貨到付款和櫃檯付款,網銀和電子錢包等支付方式只佔10%左右。

魏偉表示,印尼的電子商務普及程度,大概落後中國5-10年,主要是滲透率、物流等基礎設施薄弱。而在電信和網路基礎設施方面,基本與中國無異。在監管層面,印尼不像中國監管機構應對新金融模式那麼有經驗,但是信息的互動程度差不多,欠缺的主要是經驗。

在需求方面,中國目前人均GDP大概是7千美元,印尼大概是3千美元,所以在需求層面印尼估計落後中國5到10年。但是投資佈局已經不缺,軟銀、阿里、京東在東南亞有大筆的投資。各方面綜合看來,印尼比中國落後五六年。

龐大的人口數量、迅猛成長的行動網路普及率,以及廣闊的市場藍海,都與中國互金剛剛起步的2012年非常類似。

在印尼,平均每個成年人有3張身份證

市場機遇的背後,東南亞同樣也存在著中國網路金融市場在五年前需要面臨的問題。

最直接的問題是徵信市場的薄弱。

不少現金貸公司把印尼作為出海首站。 印尼擁有約2.6億人口,佔整個東南亞人口的40%。印尼傳統銀行借貸利率高,且服務輻射範圍高度集中在Java和Sumatra這兩大核心區域,市場廣闊

但是據魏偉透露,在印尼,平均每個成年人有3張身份證,僅有20%的人擁有銀行卡。由於沒有身份證系統,印尼的公共徵信系統數據匹配技術不足,導致報告信息和多人重複匹配的情況很多,個人信息不准確,無法為銀行提供所需的信息。

「中國官方徵信體系覆蓋率較低,但近幾年官方體系之外的徵信發展得很好,用這個來彌補官方徵信體系的不足,整個產業就起來了,」魏偉表示,「現在是換了一個國家,它的官方徵信體系覆蓋率遠不如中國,是否能很快發展出官方體系之外的徵信,這是個主要挑戰。

中國的大數據風控獨角獸同盾科技已在去年進入了印尼市場,瞄準的正是東南亞的徵信行業。

另外的一個問題是中國外監管環境的差異。陸金所CEO計葵生曾表示,監管政策的不同是中國網路金融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最大挑戰。計葵生說,「之所以選擇新加坡作為陸金所海外首站地,因為新加坡監管局鼓勵網路金融創新,在申請牌照的時候也很有效率。」

值得注意的是,在東南亞諸國之中,新加坡是一個相對特殊的存在。在這個發達的東南亞小國,傳統金融基礎設施和監管環境都很完善,個人居民享受的零售金融服務較為豐富。但是,新加坡監管局卻對網路金融創新保持鼓勵態度。

這種差異也導致了出海網路金融企業的分野。觀察目前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在新加坡開展的業務,主要為資產管理類業務,數據或者技術建模服務。而將更為底層的支付、借貸等業務輸出至印尼、越南等發展中國家。

前者的典型案例如品鈦、宜信財富。

魏偉提到,品鈦與新加坡大華銀行的合作,本質上是想為東南亞本土的B端用戶提供智慧信貸評估解決方案,雙方的合作方式是,品鈦提供技術和風控,大華銀行提供資金、渠道、品牌和當地的資源。並且已確定會把東南亞業務的首站放在印尼。

後者的相關案例則更多。2018年2月,中國專注導流的企業融360對印尼貸款超市CashCash進行了投資;2018年3月,小米金融的貸款超市APP在印尼上線,掌中金服也在越南落地現金貸業務。

相對而言,BATJ(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則扮演了網路金融基礎設施建設者的角色,巨頭們更傾向於投資電商、零售、支付等相關企業。

舉例來說,螞蟻金服已投資了印尼、泰國、菲律賓等國的支付企業。去年更是花10億美元控股了有「東南亞亞馬遜」之稱的Lazada,這家公司已交由剛剛卸任螞蟻金服董事長的彭蕾掌舵。京東則與東南亞大型零售商尚泰集團共同成立金融科技合資公司,並且宣稱合資公司初期將以支付業務為核心。

從電商撬動支付、再從支付走向個人借貸、財富管理等業務是中國網路金融近十年已走通的發展道路。只是參考中國網路金融企業近期多次有關「剝離金融業務」的表態,海外公司在未來是否也會作出類似的轉型值得關注。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鈦媒體》,作者:蔡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