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小米生態鏈計畫:新創公司加入後的得與失

Tech in Asia

2013年底,小米(Xiaomi)開啓了「生態鏈計劃」,雷軍訂下5年內投資100家生態鏈企業的目標。截止到2017年底,小米生態鏈企業已經達到99家,擬定目標近在咫尺。

今年2月,華米(Huami)——小米生態鏈下的主要可穿戴設備廠商——在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掛牌上市,總融資額超過1.1億美元。有傳言稱,此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是在為小米上市試水。顯然,這家中國科技巨頭的野心絕不僅僅止步於智慧型手機。

早在2013年,小米就抓住了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發展浪潮的契機,啓動了小米生態鏈計劃,預計在5年之內投資100家硬體新創公司,為小米生態鏈打開佈局,比如充電寶(power bank)等手機周邊的智慧設備和空氣淨化器(air purifier)等智慧白電。如今,小米甚至將投資目光轉向了牙刷、行李箱等生活產品。

這些新創企業成功搭上了「小米號高鐵」,其中一些在其豐滿的羽翼下茁壯成長、日漸強盛。截止到2015年末,包括華米科技在內的4家小米生態鏈企業達到了獨角獸公司的標準,估值超過10億美元。2017年,小米生態鏈囊括了99家新創公司,年收入總額高達31.6億美元。

在中國的創業圈,流傳著這麼一句話:生活消費品想融資、謀發展,請加入小米生態鏈。然而,伴隨這一決定,這些公司往往會犧牲掉自己的獨立性。

揚帆

小米將其生態鏈戰略稱之為,幫助生態鏈企業發展,為其提供品牌、用戶、管道、資金等方面的支持。

首先,小米擁有一支由經驗豐富的產品經理所組成的核心團隊——其中大多數都是工程師,用以尋找能夠打造下一代暢銷設備的團隊。同時,這些團隊必須必須秉承與小米一致的理念: 研制質優價廉的產品。

這也是小米當初開始售賣智慧型手機時的做法:接受較低的低潤率,並透過「只做線上」的方式,降低分銷成本。隨後,小米手機席捲全國。2014年,創建僅僅4年的小米成功顛覆了三星的統治地位,市場佔比達到12.5%。

小米尋求利益一致的企業,進行投資,同時遵循「不控股」的經營邏輯——持股佔比不足5成,並且助其步入正軌。最終,收益將在小米及其生態鏈企業之間進行分配。

在這之前的一次調研訪談中,小米科技共同創辦人、副總裁劉德表示:「不控股意味著我們把最大的利益留給團隊。當你用這個邏輯去打造團隊的時候,會發現團隊的積極性會變得非常之高,它們會變得樂於上前線。」

起航

小米的資源配置視企業情況而定,但大體來源於兩個方面:品牌和管道。這些新創企業能夠共享小米多年積累的良好口碑:物有所值。

同時,小米也為這些企業打通了管道,比如小米商場、米家App,以及線下門店「小米之家」——小米轉型零售之舉,以應對增速放緩的中國電商產業。2016,小米成為了中國第五大B2C線上零售商,讓很多人深感不可思議,畢竟大多數人以為小米只是一個手機品牌。

硬體加速器企業HAX普通合伙人Benjamin Joffe告知Tech in Asia:「消費者信賴小米產品的質量,其下生態鏈企業無需廣告投入,就能得到可觀的流量,這也帶來了定價上的優勢。」

一些新創企業——尤其是那些對小米收益貢獻較大的公司,比如耳機、充電寶和可穿戴設備的製造商——通常都會配備項目經理,他們具備設計、供應鏈、定價、品牌和融資等方面的專業才能。

視感科技(Poputar)共同創辦人駱石川解釋道:「小米最看重的產品是智慧型手機,其次是智慧型手機配件和網絡互聯設備(internet-connected device),最後是生活娛樂類產品。」

Tech in Asia

視感科技是一家製造智慧吉他、烏克麗麗的智慧樂器公司,去年加入了小米生態鏈。作為「最不重要」產品類別中的一員,這家依託小眾市場的新創企業沒有得到產品經理的「標配」,加入小米所得到的資金和管道收益也是最低的。

相反,華米科技創辦人黃汪在一篇博文中回憶稱其得到了劉德的鼎力支持。2014年,華米研發的小米手環(Mi Band)進入中國市場,僅售12美元,而其美國競爭對手Fitbit的售價在60-250美元之間。次年,小米躍居全球第二大可穿戴設備品牌,僅次於Fitbit。

平衡車(hoverboard)製造商納恩博(Ninebot)也得益於小米的支持。2015年,小米聯合其它投資機構共同出資8000萬美元,幫助納恩博收購美國競爭品牌賽格威(Segway)。這次堪稱「蛇吞象」的全資並購,為納恩博引入了400多項「 關鍵專利 」,市場佔比隨之「 顯著 」提高。

弊病

雖然小米生態鏈提供了許多裨益之處,但它也不無局限之處。

一家位於深圳的匿名硬體製造商表示:「我們決定不加入小米生態鏈,因為利潤率太低了。」然而,隨著企業的發展,這一點可能會有所改善。華米科技的招股說明書(IPO prospectus)顯示,2015年的毛利率(gross margin)只有12.3%,反觀2017年的前3個季度,這一比率升至25.3%。

此外,能夠獲得小米的投資,低潤率低一點似乎也無傷大雅。硬體電商平台微燒嚴選(VeeShop)的合作品牌包括小米生態鏈企業,該公司CEO兼共同創辦人Wendy Wang認為:「擁有小米的背書(endorsement),以及完善的發展模式,足以打動投資者。」

更大的問題來自於對小米品牌和管道的過度依賴。儘管華米市場佔比很高,但其獨立品牌Amazfit對總銷量的貢獻卻不高。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前3個季度,小米可穿戴設備對華米總收入的貢獻率分別為97.1%、92.1和82.4%。

這意味著,僅從目前來看,華米的成功完全得益於小米。華米承認:「小米是我們最重要的客戶和分銷管道。雙方關係的惡化,或者小米可穿戴設備銷量的減少,都會對我們的經營成果產生直觀的負面影響。」

小米重視自己的品牌。如果任何一個生態鏈產品的質量出現問題,同樣也會損壞小米的品牌。

青米(Ching Mi)的主要產品為接線板(power strip),該公司2年前在中國上市的時候,99%的銷量都是透過小米的分銷管道創造的。

Joffe辯解道:「這些公司主要生產日用品,因此品牌知名度和低廉的分銷成本決定了成敗的關鍵。在這兩個方面上,它們都依賴於小米,因此出售公司並不是一個可取的選項。」

無論如何,只要小米對這些新創企業保持信心,它們就能免於失敗。駱石川認為:「小米重視自己的品牌。如果任何一個生態鏈產品的質量出現問題,同樣也會損壞小米的品牌。」

然而,不是所有的生態鏈企業都如此依賴小米。拿視感科技為例,天貓(Tmall)和京東(JD)貢獻了主要銷量。有別於哪些尚處萌芽的新創企業——許多都是從零開始,視感科技早在加入小米之前,就有穩定的收入了。

確實,小米正在投資更多像視感科技一樣的公司。它們遠離智慧型手機的影響範圍,同時具備自給自足的能力。這一舉措不僅豐富了小米的產品範疇,還能探索未來更多領域的可行性。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36氪》,作者:常潤曦

原文:Inside Xiaomi: The perks and perils of startups that join its ecosystem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