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看好機器經濟商機,台灣新創BiiLabs做區塊鏈時代的Red Hat

今年初,台北市政府和分散式帳本基金會IOTA簽署合作備忘錄的消息,引起國外媒體關注,也讓台灣成為少數將區塊鏈技術納入智慧城市解決方案的政府之一,背後牽線的是台灣新創BiiLabs。

但台北市僅是他們其中一個實驗場,打從一開始,他們瞄準的是跨國市場,目標做區塊鏈時代的紅帽(意旨當客戶有問題時,紅帽會提供技術諮詢)。

看好物聯網機器經濟,分散式帳本技術是工具

雖然BiiLabs是新創,但背後的三位創辦人都來頭不小。執行長朱宜振為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擁有15年以上軟硬體經驗;技術長是網路代稱jserv的黃敬群,是台灣知名Linux核心開發高手,也是Android作業系統的貢獻者之一;策略長林弘全則是無名小站共同創辦人、募資平台flyingV創辦人。

這樣的豪華陣容,把來自技術、軟硬整合、創業三位專家串在一起,他們同樣看好「物聯網」帶來的機器經濟。

想像未來的物聯網世界,我們不用再操控手機完成行動支付,而是機器彼此自動完成交易,不過等到那天,電腦需處理的交易量也將是現在的好幾萬倍。

「物的裝置數會比人口數成長更快,」朱宜振預估,加上個人穿戴式裝置、公共區域的聯網裝置,未來每天至少會有50兆筆交易,用傳統的雲端儲存方式不僅成本高、效率也低,而區塊鏈的分散式儲存技術,則是不錯的解方。

不過,朱宜振指出,目前多數區塊鏈機制(如比特幣、以太坊),交易只能一筆筆「排隊」被確認,先天上有速度的問題,「就像漏斗,數量級太大,水就會溢出來。」2017年,黃敬群在開放原始碼網站GitHub一筆筆查看名字含區塊鏈的原始碼專案,耗時一個月,共看了上千組程式碼,才決定選用IOTA。

朱宜振說明,IOTA的分散式帳本技術,一開始就是設計成「越多人做,效率越快」,特別適合物聯網高數量級的交易。此外,IOTA的驗證機制也不像比特幣把幣當做誘因,不需要礦工協助驗證交易,而是由IOTA網路的使用者協助驗證交易,交易也不用手續費。「沒有幣、不挖礦,可以很單純談應用場景。」林弘全補充。

選擇將區塊鏈結合物聯網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其不可竄改性。朱宜振解釋,區塊鏈被視為可靠的網路,資料一旦寫入便很難竄改,「但前提是,源頭(資料)就是乾淨的」。他表示,物聯網是直接透過感測器,而不像過去資料庫是人為輸入資料,因此物聯網能解決「乾淨資料來源」的問題。

提供企業客戶IOTA開源程式相關服務

BiiLabs自始至終的目標很明確,把自己定位成「區塊鏈時代的紅帽(RedHat)」,提供企業顧客IOTA開源程式的訂閱和顧問服務。 經歷過20年前Linux發展黃金期,朱宜振認為,區塊鏈發展到後來會和當時的Linux一樣,很多新創會泡沫,存活下來的會是B2B平台業者。

現在BiiLabs積極參與IOTA基金會運作,除了了解關鍵技術的國際趨勢,甚至可以影響未來走向。朱宜振說,基於IOTA的開源身份識別技術TangleID,近90%都是由他們和成大分散式帳本實驗室團隊共同完成,而BiiLabs也是IOTA生態圈中,全球第一家定位做像紅帽提供PaaS(平台即服務)公司。

目前BiiLabs主要產品有三項,協助物聯網業者能把原來存在雲端上的數據,轉到區塊鏈上。首先是基於Tangle上的清算結算服務;其次是從TangleID延伸而來的數位浮水印,可用於關鍵時刻存證,如醫病資料、成績紀錄、警察報案等;第三則是客製化服務,針對物聯網點對點交易的一站式解決方案(turnkey)。

有了數位市民卡,下一步將是資產歸戶

談到與台北市智慧城市的合作,第一個計畫「數位公民卡」,其實就是用TangleID做一套「分散式帳號系統」,當每個人都擁有數位身份後,下一步可以做「資產歸戶」,讓個人自行管理如戶籍、病例等資產,並自行決定是否讓政府或醫院取用。一旦上路,也會是目前最多用戶數的分散式帳本實驗場域。

在此前,BiiLabs也和各界合作做了「空氣盒子」,把來自3,000個感測器的數據寫到IOTA分散式帳本Tangle上,確保數據不被竄改,並和IOTA的獎勵支付系統整合,這也是目前IOTA在一個應用中使用最多感測器的實驗專案。

雖然區塊鏈產業才剛起步,但BiiLabs向歷史學習,比起推出各種產品,更重視自己在區塊鏈產業中的定位,希望在幾年後的機器經濟發生前,搶先站穩利基。

把時間維度拉長,林弘全說,「現在的問題用雲端架構都能解決,我們談的是比現在量級大幾萬倍以上的場景。」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張庭瑜

Meet創業之星